檔案從 九月 13th, 2015

李克強:應對全球性低迷須有全球性方案

星期日, 九月 13th, 2015

李克強基于中國的經驗,提出了兩種可行的全球性方案,即對內推進結構性,對外加強國際合作

夏季達沃斯在中國召開,全球目光此時集中投向中國經濟。不過夏季達沃斯畢竟是國際論壇,探討的是世界性經濟問題。李克強總理在論壇開幕式上的特別致辭,除了回應全球關切,當然也要針對普遍問題。他談的主要是中國經濟,但在分享中國的經驗背後,實際上是對世界經濟深度融合的判斷,以及對世界的期許。

李克強傳遞的信號是:應對全球性低迷,必須要有全球性方案。

只有攜起手來才能共克時艱

論壇主題“描繪增長新藍圖”,總理致辭“共繪世界經濟增長新藍圖”,這本身就構成問題和答案的關系。如何描繪新藍圖?靠共繪!

所謂“共”,第一層意思是“彙集”。因此李克強開明義講了大連一家創客公司的故事,他們彙聚28萬注冊用戶之智對大量機床進行智能,還計劃“集衆智”制造新的智能機床。總理稱千千萬萬這樣的創新型小企業爲“新領軍者”,展現著未來經濟發展的希望。他隨即對比道,這次論壇也是彙集衆智和衆識,尋找全球未來發展之。

第二層意思是“分享”。李克強明確提出:“目前全球分享經濟呈快速發展態勢,是拉動經濟增長的新子。”這可謂是既針對中國國情、又針對全球局面的一個重要判斷。

言下之意,應對世界經濟複蘇乏力,“自掃門前雪”,只著眼針對自家問題的方案,這是“一葉障目”、遠遠不夠的。只有攜起手來才能共克時艱,只有整體性方案才能解決整體性問題,進而從中獲利,破解各自難題。

只顧自家的方案行不通

世界經濟深度融合,這不是一句虛言。事實是,全球不好,中國很難好。正如李克強所坦承:作爲一個與國際市場密切關聯的經濟體,全球經濟情況總體偏弱,中國不可能獨善其身。另一方面,中國好了,也是對全球的利好。李克強指出:今年上半年,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約30%,中國不是世界經濟風險之源,而是世界經濟增長的動力源之一。

更高的數據來自世界銀行前行長、美國前貿易代表佐立克。他撰文稱,中國推行曾爲世界經濟帶來廣闊發展機遇,如今中國已成爲世界經濟引擎,對全球經濟增長貢獻率高達40%。

李克強在夏季達沃斯回應國際關切的兩個重點,話中深意其實是指出兩種只顧自家的方案行不通。一是貨幣競爭性貶值,即“貨幣戰”。他說,我們不希望通過人民幣貶值來刺激出口,這不符合我們結構調整的方向,我們更不願意看到世界上發生“貨幣戰”,如果真的發生了“貨幣戰”,對中國只有害、少有利。

“躺著也會中槍”的中國幽默,被李克強機智地用來化解國際上一些不負責任的。事實是,如果算總賬,兩年多來人民幣兌美元的實際有效彙率有比較大幅度的上升,此次小幅回調後,目前已基本保持穩定,人民幣不存在持續貶值的基礎。

另一種方案就是量化寬松。英國《金融時報》注意到了這層含義。該報提醒讀者,會見全球商界時回應了有關中國觸發今夏全球市場動蕩的說法。指出,國際金融危機發生以來的實踐證明,單靠量化寬松政策難以解決制約增長的結構性障礙,而且可能帶來負外部效應。

兩種可行的全球性方案

明智的決策者有破有立。李克強基于中國的經驗,在此次論壇上提出了兩種可行的全球性方案,即:對內推進結構性,對外加強國際合作。

前一種方案在中國的實踐就是大衆創業、萬衆創新。總理指出,對中國來說,結構性是要激發全體人民的無窮創造力,推動大衆創業、萬衆創新,這是結構性和結構調整的重要內容。他把“雙創”視爲發展分享經濟的重要推手,因爲創業創新通過分享、協作方式來搞,門檻更低、成本更小、速度更快,這有利于拓展中國分享經濟的新領域。

“雙創”所蘊涵的,可謂是多種全球性難題的對症之藥。

首先是就業。普遍面臨就業壓力,而中國恰恰在此方面表現不俗,這正得益于“雙創”。中國經濟增速放緩而就業不減反增,主要是因爲新的市場主體快速增長,通過簡政放權、商事制度等,持續一年半以上每天有1萬多家新企業注冊,創造了大量就業機會。

其次是收入分配。財富的過度不均衡已是世界性,而且成爲極端等滋生的土壤,人類社會需要尋找更有效的解決之道,否則將到我們的共同安全。“雙創”了一種徑,能更好發揮“一次分配”的作用,是收入分配模式的創新。

第三是社會。日益固化的階層必然窒息社會活力,在這方面都有教訓,但社會上升通道並不易建構。“雙創”意味著無論什麽人,只要有意願、有能力,都可以靠創業自立、憑創新出彩,都有平等的發展機會和上升通道。

後一種方案是國際産能合作。既然量化寬松不可持續,那麽全球經濟複蘇的著眼點就還是要放在做強實體經濟上。總理的主張很明確:通過開展國際産能合作,重塑有利于發揮比較優勢、更加均衡和普惠的全球産業鏈,打造互利共贏、包容共進的世界發展和利益共同體。

這不是中國的局部方案,而是中國提出的整體性方案。中國在其中當然有利益,但這是一舉多得、三方共贏之道,廣大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在國際産能合作的框架中同樣有利益。這樣才真正構成李克強所提出的“利益共同體”。

在回答達沃斯論壇創始人施瓦布提問時,李克強更坦誠地講到了國際産能合作的來源。他說,我們必須看到,全球70億人口當中,只有10多億人口的國家實現了現代化和工業化。絕大多數國家還處于工業化的初期、中期,需求和潛力巨大,國際産能合作正是這樣的提出來的。我們可以解讀出總理的潛台詞是,這個問題涉及全球均衡發展,人類社會應該更公平地分享現代化、工業化的文明,這就需要全球産業鏈的高中低端攜起手來,共同發展,這樣才符合世界人民利益,才稱得上是“發展共同體”。

李克強在致辭最後說,我們生活在同一個世界,發展于全球化的時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大家都在同一條船上。面對促進全球經濟複蘇的共同任務,國際社會應當同舟共濟,加強協調。難免有競爭,但合作大于競爭,我們的共同利益遠遠大于我們之間的競爭。

參加論壇的跨國企業高管在隨後討論中評價李克強的致辭:中國顯然不是世界經濟的麻煩制造者(trouble maker),而是麻煩的解決者(trouble shooter)。

這不僅是對中國經濟的信心,無疑也是對中國總理提出的全球性方案的一種認可。李克強在此次夏季達沃斯論壇上向國際社會傳遞的信號,不僅證明中國有駕馭中國經濟的能力,也證明中國有對全球經濟問題提出解決方案的智慧和擔當。

新婚男子見24歲網友起沖突沈河

巴西一辦生日趴 請侏儒男子跳

連續四次入室 盜走紅色“馬六”

男子盜竊滿足酒瘾 妻子滅親舉報

白血病患兒想上學 4所學校“踢皮球”

狠心父親輪斤賣兒子1萬1斤收7.6萬元

小夥喝酒喝“斷片”醉酒設計出一架飛機

少女暴打八旬老太逼其因租地起糾紛

撿到國寶陽彩臂金龜甲蟲 價值數十萬

女教師險遭同事 丈夫出頭又被砍

女子撿個錢包內裝2.5元 失主卻說四千

志願者攔車救狗 女車主持刀自傷

女研究生遭男友 今後面臨終生殘疾

嫦娥四號任務確定 將登陸月球背面

女子做整形手術昏迷 搶救無效死亡

煙台一村莊自來水變藍色 村民不敢喝

留守少年出走:下輩子不做窮人家孩子

蛇精男穿女裝 自認比Angelababy美

扶老人被當事人退回金 舉家搬走

雲南賓川6人因煮食草烏炖豬腳中毒身亡

美富豪逼子女奮鬥 蓋茨夫婦只給孩子1千萬美元

星期日, 九月 13th, 2015

第一位:比爾·蓋茨和梅琳達蓋茨夫婦(Bill and Melinda Gates)淨資産總和:857億美元雖然蓋茨的大部分資産都來源于他在1975年創辦的微軟公司,但他現在已經將主要精力放在比爾與梅琳達蓋茨基金會。梅琳達從1987年開始爲微軟工作,兩人在1994年結婚。兩人育有3個孩子。蓋茨目前仍擔任著微軟的董事和技術顧問職務。

第二位:阿曼西奧·歐特嘉和弗洛拉·佩雷茲夫婦(Amancio Ortega Gaona and Flora Perez)淨資産總和:707億美元零售時裝大亨歐特嘉和他的第二任妻子佩雷茲在20年前認識,經過20年長跑才結婚。佩雷茲是歐特嘉的零售服裝控股公司Inditex的一名員工。歐特嘉在1975年與第一任妻子一起創辦了Zara,他的大部分財富均來源于這家公司。目前,佩雷茲代表著控制著公司50%股份的Gartler在Inditex擔任董事。

第四位:大衛和茱莉娅·科赫夫婦(David and Julia Koch)淨資産總和:475億美元目前,茱莉娅在美國芭蕾舞學校擔任董事。大衛在科赫工業公司擔任執行副總裁,同時在科赫化學技術集團擔任首席執行官。他還曾經是美國黨副總統候選人。他堅定地支持保守政策,在2012年總統期間,他曾舉辦過一次晚宴來支持米特·羅姆尼(Mitt Romney)。

第五位:查爾斯和伊麗莎白·科赫夫婦(Charles and Elizabeth Koch)淨資産總和:474億美元科赫家族一直被妖,伊麗莎白稱,如果沒有保镖,他們現在哪兒也去不了。查爾斯和他的三位兄長在1967年繼承了父親的産業,科赫和兄長大衛在1983年買下了另外兩位兄長持有的公司股份,價格爲10億美元。如今,科赫擁有公司42%的股份,兼任公司董事長和首席執行官。

第六位:王健林和溫甯夫婦 淨資産總和:407億美元王健林在1986年的時候借了8萬美元創辦了私人地産開發公司大連萬達。30年過去了,現在他擁有地區第二大影院連鎖店,他還投資了五星級豪華酒店,擁有Sunseeker Yachts遊艇的大多數股權,他還是中國商業地産領域的。

第七位:傑夫和麥克肯齊·貝索斯夫婦(Jeff and MacKenzie Bezos)貝索斯夫婦是在1992年通過紐約對沖基金DE Shaw認識的。兩年後兩人結了婚,並在搬家到西雅圖期間制定了亞馬遜網站的商業計劃。亞馬遜目前價值高達1750億美元,貝索斯本人比沃爾瑪三位繼承人的財富總和還要多。

第八位:伯納德·阿諾特和海琳·梅西爾·阿諾特夫婦(Bernard Arnault and Helene Mercier-Arnault)淨資産總和:387億美元阿諾特目前是時尚和奢侈品集團易威登的CEO。

第九位:馬克·紮克伯格和普莉希拉·陳夫婦(Mark Zuckerberg and Priscilla Chan)淨資産總和:385億美元紮克伯格現在是全球最大社交網絡Facebook的創始人兼CEO,而在十年前,他還只是哈佛大學的一名大二學生。兩人通過一次偶然相識,九年之後兩人終于結爲連理。普莉希拉·陳是一名兒科醫生,以前還做過多語種教師。

第十位:詹姆斯和林恩·沃爾頓(James and Lynne Walton)淨資産總和:362億美元詹姆斯·吉姆·卡爾·沃爾頓是沃爾瑪創始人塞缪爾·沃爾頓(Samuel Walton)的小兒子,他于2005年兄長約翰去世後加入公司董事會。

去年7月,美國搖滾歌星斯汀透露說,他的3億美元資産不會分給他的6個孩子。“我特別不想讓他們依賴信托基金,被牽著鼻子生活”,這位歌星對《郵報》說,“他們必須有自己的工作。”無獨有偶,去年2月去世的演員菲利普·塞默·霍夫曼沒有將3500萬美元的房産留給子女。他在遺囑中說,不想看到他們依賴信托基金。

在美國,被寵壞的“富二代”一直以來都被人們唾棄。他們多身陷于父輩們留下的巨額遺産,這是令巨富們非常頭痛的問題。但是,對一部分出生于二戰嬰兒潮的富豪們來說,這不再是困擾。比爾·蓋茨夫婦只給每個孩子1000萬美元;巴菲特給每個子女20億美元基金。

面對紛雜的世界,大部分父母想自己的孩子,但“富不過三代”的老話一直起作用。麥肯錫曾進行過“家族企業調查”,發現在全球範圍內,家族企業的平均壽命僅有24年,其中得以傳承至第二代的只有約30%,第三代僅約13%。

範德比爾特家族打造了美國航運與鐵運輸帝國,身爲第三代的瑞金諾德·範德比爾特1925年去世時,已經揮霍掉祖父的遺産超過700萬美元(相當于現在的9.4億)。他去世前將剩下的500萬留給兩個女兒。其中一個女兒格勞瑞沒有動這筆錢,而是通過個人奮鬥積累了2億美元資産。格勞瑞曾告訴兒子安德遜·庫柏,他不可能從她那裏得到一分錢。安德遜淡然接受這一切。這位知名CNN主持人現在年薪高達1100萬美元。“如果從小就知道將來可以擁有一大筆遺産,我不知道是否還會有動力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除了“逼”子女奮鬥,在盛行重商主義的美國,富人們也不惜花重金培養下一代,比如花大價錢送子女就讀名校。在美國高校中,“富二代”“富三代”很多。

其實,美國父母無論是“窮一代”還是“富一代”,都很重視子女的教育。美國人認爲,一個人的理財能力直接關系到他一生的成功和幸福。因此,美國父母希望孩子早早自立,明白勤奮與賺錢的關系。美國人沒有是“銅臭”的思想,鼓勵孩子從小工作賺錢。

富裕的美國是一個很值得一提的群體。他們從小就注重財富教育。孩子1歲時,父母會送給孩子股票;3歲時,教他們辨認硬幣和紙鈔……理財教育中有一個核心——社會責任:讓孩子知道錢如何來,知道節儉、付出、分享等。石油大亨洛克菲勒這方面的“教育經”常被人提起,作爲世界第一位擁有數十億美元財産的富人,洛克菲勒給子女的零用錢少得可憐。

在美國,《環球時報》記者聽到過不少有關“富二代”的說法,多是其大學畢業前生活且低調的事,當然也有類似帕麗絲·希爾頓這種看似“很不成器”的“豪門痞女”的事迹。但希爾頓們是否有能力、有學識,固然和其家族有一定關系,卻不會影響到其祖先創辦企業之榮枯。這是因爲,隨著現代企業經營管理模式的複雜化、專業化,越來越多的傳統家族企業創始股東幾乎不再涉足企業經營,而成爲純粹的股息食利者。摩根和洛克菲勒家族是這方面的典型。總之,美國“富二代”有繼承家業的,但也有很多不是,不少人以創業爲榮,這一點和中國差別很大。

圖集:揭秘中國年輕富豪階層 30歲住進天價豪宅

至上勵合劉洲成結婚了 新婚妻子已有一女

星期日, 九月 13th, 2015

劉洲成曬結婚證

鳳凰娛樂訊 9月9日晚,至上勵合劉洲成在微博上曬出結婚證,並留言“如果有下輩子,我一定會跟你在一起,人會有下輩子嗎?不知道,所以我現在就要MiuViki”,並艾特了新婚妻子MiuViki。

新婚妻子已有一女

劉洲成妻子微博個人資料是“Galaxy Lighting Ltd Canada市場營銷總監”,在她的微博中,有不少她女兒的照片。有聯系至上勵合經紀人,對方表示目前只能確定女方確有一女,其它的暫且未知。小女孩長得和媽媽十分像,已經到了背起書包上學的年紀。

至上勵合的馬雪陽點贊祝福:“有情人終成眷屬。祝福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