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從 四月 30th, 2015

揭秘合肥首家婚車可駛入禮堂的婚宴酒店 給您一場夢中婚禮

星期四, 四月 30th, 2015

舉辦一場完美的婚禮,是每對准新人的夢想。當然,一場完美的婚禮離不開對婚宴酒店的正確選擇,如何選擇一個適合自己的婚宴酒店呢?下面,跟著小編的腳步,走進合肥塞納河畔廬州八號,感受一場獨一無二的夢中婚禮。

塞納河畔廬州八號酒店

區別于傳統的婚宴酒店,塞納河畔廬州八號本著“與時俱進,與時俱新”的經營和“漫步塞納河畔,品味美妙人生”的服務箴言,爲新人們打造最新潮、最浪漫色時尚婚禮。爲了能夠給新人營造通透的婚宴現場,塞納河畔廬州八號所有的婚宴廳均是無柱遮擋式大廳, 讓整個婚禮360度無死角的呈現在賓客面前。並且酒店最大的廬州廳,有1000多平米,婚車可以直接駛入,這也是目前合肥市內唯一一個可以把婚車開進禮堂的酒店。

唯美婚禮現場

據了解,塞納河畔廬州八號酒店,是安徽塞納河畔酒店集團按國際標准設計建造的園林風格主題酒店,座落于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區廬州大道與繁華大道交彙處,爲包河區、經開區、濱湖新區所環抱,地理優勢得天獨厚,商業活動方便快捷。

唯美婚宴布場

廬州八號酒店占地面積170畝,綠樹蔥茏,鳥語花香;名家字畫,藝海缤紛;近200間客房,布局舒適,優雅奢華; 9000平米生態園林大堂,配套餐飲、宴會廳、茶室、酒吧、自然清新,異彩紛呈,可同時容納2000嘉賓宴會、用餐、娛樂休閑和;酒店專門布置莊重典雅的婚禮堂可爲新人舉辦婚禮儀式,並隆重推出純西式婚宴;酒店會議系統設施先進齊全,10間多功能會議廳可容納50-500人會議,千余車位的停車場全城罕有,是您舉辦婚宴的理想場所。

廬州八號唯美婚宴現場

此外,酒店擁有可容納50-700人就餐的各式多功能宴會廳6個,營業面積共2500多平方米,適合舉辦式婚宴、冷餐會、雞尾酒會等。爲給新人們呈現一場浪漫完美的婚禮,酒店特別設置婚禮堂,可舉辦各類西式婚禮,可供親朋好友同時隆重莊嚴的婚禮儀式,分享美妙時刻。

廬州八號婚宴廳介紹:

1、廬州廳(1樓、60桌、長方形、900平方、11米、主台不知道、無柱、有LED)

2、黃山廳(1樓、30桌、長方形、500平方、7米、主台不知道、無柱、有LED)

3、天柱廳(1樓、30桌、長方形、500平方、7米、主台不知道、無柱、有LED)

4、海棠廳(1樓、12桌、長方形、200平方、無LED)

5、蜀山廳(2樓、20桌、長方形、380平方、6米、無LED)

6、桃花潭廳(1樓、8桌、長方形、100平方、6米、無柱、無LED)

酒店婚宴廳可容納桌數(最低最高):8桌60桌

酒店地址:合肥市包河區廬州大道8號(繁華大道與廬州大道交叉口,向北200米)

酒店電話:

90後夫妻辦婚禮遇尴尬 8位家長到底該請誰上台?

星期四, 四月 30th, 2015

今年23歲的馮曉岚,8月2日領了結婚證,下個月就要舉行婚禮,可邀請父母的事情,讓她和新婚丈夫犯了難。

原來小馮和丈夫都來自離異家庭,如今,他們的父母都各自組建了家庭,也就意味著他們兩人有8位家長。

那麽問題就來了:舉辦婚禮,邀不邀請父母上台?怎麽邀請才能避免尴尬?

90後小夫妻有八個“家長”

逢人愛笑,左臉頰會起小酒窩的馮曉岚,性格外向,總愛和朋友談天論地。不過,婚姻卻是她很少提及的話題。用她的話說,若不是十分交心的朋友,她是不會輕易告訴別人自己的家庭情況的。

尤其是這幾年,一旦有人提及婚姻、夫妻的那些事情,要麽躲得遠遠的,要麽就沒有聽見或者將話題引開。她說,這是一個話題,也是她的“禁區”。因爲在她上初二的時候,爸媽離婚了。

如今長大了,在小馮看來,父母離婚這一事情,對生活學習影響並不大。“實際上,這麽多年來,父母也並沒有離開過我,爸爸依然是我的爸爸,媽媽也依然是我的媽媽。我隨媽媽生活,爸爸定期也會打錢到我卡上來,也會帶我出去玩。”

但馮曉岚也有尴尬的時候,尤其是在父母各自再婚的那兩年,媽媽再嫁的叔叔家有一個兒子,父親再婚兩年後生了一個妹妹。和爸媽的關系就發生了一些微妙變化。“外人看不出來,也感受不到,有時我一個人關在臥室裏哭。”

“別人家都只有爸媽,而我卻有四個家長。讀大學後,最怕放假。”小馮說,或許是“同病相憐”,如今的丈夫,親生父母同樣也是離了婚的。“家庭情況,和我出奇相似。”

辦婚禮如何邀請父母成難題

小馮說,從讀大學那年開始,她暗自發誓,早日離開自己的家庭,爭取各方面早些。如今她算是做到了。大學畢業前,順利地在保稅港區一企業內,找到了一份還不錯的工作。

實際上,她父母的條件也不錯。父親創業多年,如今是一名老板,母親是醫生。她現在住的兩室一廳的房子,就是父母共同出錢買的。“40萬元,父母給的全款。精裝修房子,也不需要按揭。買了房後我就從媽媽那裏搬出來了。”

丈夫來自長壽,西政畢業後就回了長壽工作。“當時我倆約定,他好久調回主城,我們就好久結婚。今年春節後,他調回了主城。安頓下來後,我們七夕當天去預約結了婚。”

領了證,接下來考慮的就是婚禮問題。和婚慶公司接觸後,小馮才發現,結婚典禮上,有不可或缺的一環,就是主持人會邀請男女雙方的父母上台。這個時候,小兩口就犯難了。“我母親的意思,是她和我的婆婆一起上台,爸爸們就不上台了。而我,還是想邀請我的爸爸上台,我覺得他是愛我的。但母親態度很,怎麽都不同意。說這樣很扯。”

幾經糾結,也請教了身邊的好友,初步決定,都不邀請上台了。

但是,隨著婚禮一天天臨近,馮曉岚這小兩口心裏懸著的擔憂,還是沒有落下來。“感覺就像小時候做了壞事一樣,恐怕還是要到婚禮前再作最後決定。”小兩口表示暫時不想這個問題了,目前正在考慮邀請哪些親友參加婚禮。(文中馮曉岚爲化名)

90後婚禮遇尴尬:父母均再婚 致辭不知該選誰

星期四, 四月 30th, 2015

雙方父母都再婚 8位家長請誰上台

今年23歲的馮曉岚,8月2日領了結婚證,下個月就要舉行婚禮,可邀請父母的事情,讓她和新婚丈夫犯了難。

原來小馮和丈夫都來自離異家庭,如今,他們的父母都各自組建了家庭,也就意味著他們兩人有8位家長。

那麽問題就來了:舉辦婚禮,邀不邀請父母上台?怎麽邀請才能避免尴尬?

90後小夫妻有八個“家長”

逢人愛笑,左臉頰會起小酒窩的馮曉岚,性格外向,總愛和朋友談天論地。不過,婚姻卻是她很少提及的話題。用她的話說,若不是十分交心的朋友,她是不會輕易告訴別人自己的家庭情況的。

尤其是這幾年,一旦有人提及婚姻、夫妻的那些事情,要麽躲得遠遠的,要麽就沒有聽見或者將話題引開。她說,這是一個話題,也是她的“禁區”。因爲在她上初二的時候,爸媽離婚了。

如今長大了,在小馮看來,父母離婚這一事情,對生活學習影響並不大。“實際上,這麽多年來,父母也並沒有離開過我,爸爸依然是我的爸爸,媽媽也依然是我的媽媽。我隨媽媽生活,爸爸定期也會打錢到我卡上來,也會帶我出去玩。”

但馮曉岚也有尴尬的時候,尤其是在父母各自再婚的那兩年,媽媽再嫁的叔叔家有一個兒子,父親再婚兩年後生了一個妹妹。和爸媽的關系就發生了一些微妙變化。“外人看不出來,也感受不到,有時我一個人關在臥室裏哭。”

“別人家都只有爸媽,而我卻有四個家長。讀大學後,最怕放假。”小馮說,或許是“同病相憐”,如今的丈夫,親生父母同樣也是離了婚的。“家庭情況,和我出奇相似。”

90後婚禮遇尴尬 離異家庭父母衆多邀請上台成難題

星期四, 四月 30th, 2015

90後婚禮遇尴尬雙方父母均離異再婚請誰上台是題,本來結婚是夫妻們充滿期待又甜蜜的時刻,但是今年23歲的馮曉岚就犯難了,因爲她和男友8月2日領了結婚證不久後就要舉行婚禮,但是小馮和丈夫都來自離異家庭,而且他們都各自組建了家庭,婚禮那天邀請誰上台致詞成了困擾兩人的煩惱。

今年23歲的馮曉岚,8月2日領了結婚證,下個月就要舉行婚禮,可邀請父母的事情,讓她和新婚丈夫犯了難。原來小馮和丈夫都來自離異家庭,如今,他們的父母都各自組建了家庭,也就意味著他們兩人有8位家長。

原來小馮和丈夫都來自離異家庭,如今,他們的父母都各自組建了家庭,也就意味著他們兩人有8位家長。

那麽問題就來了:舉辦婚禮,邀不邀請父母上台?怎麽邀請才能避免尴尬?

90後小夫妻有八個“家長”

逢人愛笑,左臉頰會起小酒窩的馮曉岚,性格外向,總愛和朋友談天論地。不過,婚姻卻是她很少提及的話題。用她的話說,若不是十分交心的朋友,她是不會輕易告訴別人自己的家庭情況的。

尤其是這幾年,一旦有人提及婚姻、夫妻的那些事情,要麽躲得遠遠的,要麽就沒有聽見或者將話題引開。她說,這是一個話題,也是她的“禁區”。因爲在她上初二的時候,爸媽離婚了。

如今長大了,在小馮看來,父母離婚這一事情,對生活學習影響並不大。“實際上,這麽多年來,父母也並沒有離開過我,爸爸依然是我的爸爸,媽媽也依然是我的媽媽。我隨媽媽生活,爸爸定期也會打錢到我卡上來,也會帶我出去玩。”

但馮曉岚也有尴尬的時候,尤其是在父母各自再婚的那兩年,媽媽再嫁的叔叔家有一個兒子,父親再婚兩年後生了一個妹妹。和爸媽的關系就發生了一些微妙變化。“外人看不出來,也感受不到,有時我一個人關在臥室裏哭。”

“別人家都只有爸媽,而我卻有四個家長。讀大學後,最怕放假。”小馮說,或許是“同病相憐”,如今的丈夫,親生父母同樣也是離了婚的。“家庭情況,和我出奇相似。”

辦婚禮如何邀請父母成難題

小馮說,從讀大學那年開始,她暗自發誓,早日離開自己的家庭,爭取各方面早些。如今她算是做到了。大學畢業前,順利地在保稅港區一企業內,找到了一份還不錯的工作。

實際上,她父母的條件也不錯。父親創業多年,如今是一名老板,母親是醫生。她現在住的兩室一廳的房子,就是父母共同出錢買的。“40萬元,父母給的全款。精裝修房子,也不需要按揭。買了房後我就從媽媽那裏搬出來了。”

丈夫來自長壽,西政畢業後就回了長壽工作。“當時我倆約定,他好久調回主城,我們就好久結婚。今年春節後,他調回了主城。安頓下來後,我們七夕當天去預約結了婚。”

領了證,接下來考慮的就是婚禮問題。和婚慶公司接觸後,小馮才發現,結婚典禮上,有不可或缺的一環,就是主持人會邀請男女雙方的父母上台。這個時候,小兩口就犯難了。“我母親的意思,是她和我的婆婆一起上台,爸爸們就不上台了。而我,還是想邀請我的爸爸上台,我覺得他是愛我的。但母親態度很,怎麽都不同意。說這樣很扯。”

幾經糾結,也請教了身邊的好友,初步決定,都不邀請上台了。

但是,隨著婚禮一天天臨近,馮曉岚這小兩口心裏懸著的擔憂,還是沒有落下來。“感覺就像小時候做了壞事一樣,恐怕還是要到婚禮前再作最後決定。”小兩口表示暫時不想這個問題了,目前正在考慮邀請哪些親友參加婚禮。

對策;

都不上台,或許是最好的辦法

現實生活中,小馮的煩惱,並不是孤例。只是,不一定雙方父母,都是離異夫妻。

“今年接觸的90後客戶中,有這類情況的,每周都會有。”市內一大型婚慶公司負責人告訴重慶晨報記者,一般情況下,他們給新人的,是邀請親生父母上台亮相。“因爲這是我們的傳統,子女需謝父母恩,父母也需要在婚禮上講一講,感謝親友來參加婚禮。”

看上去,兒女結婚讓親生父母上台,並沒有不妥之處。然而,在實際操作中,多數新人會犯難。因爲不少父母離異後,往來得並不多。而且邀請親生父母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子女在這個離異的家庭裏長大,有的年齡很小,幾歲時父母就離了。“後來進入這個家庭的叔叔阿姨,客觀地講對新人本人也有養育之恩。上台的人尴尬,的裏難受。”

“或許都不邀請是最好的辦法。”這位負責人說,在父母上台這一環節,也可以采取這樣的做法來規避尴尬:只邀請一位家長代表上台講話,然後介紹的父母,各自站起來點頭示意即可。

“前年結婚時,我就是讓嶽父上台,代表家長講的話。”李先生說,爸媽在他很小的時候就離婚了,不願意一起站上去。“和老婆協商後,嶽父上場了。”李先生說,盡管少了雙方父母上台敬茶這一環節,但婚禮舉行得還算順利。“後來問了爸媽,他們反而沒有啥意見。”

近年來國內現貨白銀市場快速發展,日益成爲廣大投資者最爲親睐的投資品種,越來越多的投資者踴躍參與,在現貨白銀市場上賺取了第一桶金。而隨著銀市快速發展,行業內也出現了害群之馬,某些公司也打著現貨白銀的旗號,侵害投資者的利益。而行業內的一些非正規公司往往具備以下特點,投資者可參考做好識別,謹防上當!

證金貴金屬是中國金融在線旗下品牌,公司致力于打造國際一流的貴金屬投資服務平台,爲廣大投資者提供投資分析、交易指導、研究創新等綜合性的專業貴金屬投資服務。公司成立于2012年,是天津貴金屬交易所212號會員單位,海西商品交易所第058號會員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