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從 七月 18th, 2011

物盡其用︰燃燒吧~火鳥!

星期一, 七月 18th, 2011

無論大公司、小公司、高科技公司、血汗公司、血肉模糊公司、沒有人性公司、無良產業公司,對小員工來說,最害怕的一件事,莫過於打考績。

 

這與讀念書時代,放榜時刻一般驚悚。請原諒在下用“驚悚”這字眼形容。

 

因為真就是恐怖片般,劇情往往直轉急下,不照牌理出牌,或柳暗花明又一村,你能想到的結果,最終就絕非那般。所見,不會是所得。

 

老闆、長官、上司們,對員工下屬,總有許多期待。

這些期待,幻化成數字公式,量化表格,或高高低低的曲線圖,或是潛規則

 

他們也總是不厭其煩,一而再,再而三諄諄告誡,身為基層員工的你,大的貢獻就是要有產值!要有價值!最好還要超值!最好肝爆了,尿血了,也要站的直直!

OK!銀貨兩訖,有薪水有工作;有酬勞有上工。大家都是為了五斗米,紛紛折腰,這就是最真實不過的人生。小員工的價值,不是能力與付出,有些狀況下,是他們所謂的物盡其用,放在他門覺得OK的棋盤上,不管你願意不願意。

 

 

好這陣子了,總聽長官們不斷提及︰「你要有亮點!要有亮點,才會凸顯你的不一樣!人家才會注意到你!」這對長官們來說,是勉勵與激勵人心的職場話語。但對小職員來說,卻是讓人皺眉的詭異不思議。

 

大家都作著差不多事,遵循相同規則,鶴立雞群?是真有其革命偉大健樹嗎?萬一不幸鶴立雞群後,所有雞看不順眼鶴,通通圍剿那鶴,該怎麼辦?我們不是要探討所有人一起沉淪,而是,亮點真正背後的意義是?

 

人人都想出頭,但要合理,要不樹敵,真沒這麼簡單。

亦或是,所有成員,都一閃一閃亮晶晶時,那誰該是不亮的那一個?

 

所以對亮點這兩字,對其投以相當大疑惑值。亮點,怎麼亮才是對的點?

 

 

考評結束,隔天與友人交談,他這麼說︰「亮點?~啥亮點?妳們公司邏輯好怪,我們作背光模組的,一聽到亮點,就知那塊營幕毀了,哪來得好啊?一個好好營幕有一堆亮點,早該報廢了吧!嘖…嘖…我不懂其他科技產業啊!嘖…嘖…嘖…嘖…嘖…嘖…」

臉上三條粗黑線,明顯清楚表達了我無言與無奈。亮點再不同地方,有著完全不同的詮釋。

 

亮點…對啊…亮點。

某些狀況下亮點,是亮的,但某些狀況下亮點,是找死的。

對老闆、長官、上司來說,物盡其用,人盡其力,拋頭顱,灑熱血,爆個肝,血點尿,是合理的。因為她們心中亮點,是用員工身體,當火引,作材燒才點起來的。火燒的再旺,火焰再大,都與他們無關。亮點,是用別人身軀,當耗材來引燃,來茁壯的。燒掛的是耗材,會痛的是別人,與他們,何干?

 

燃燒吧~火鳥!爛掃把~火鳥!點火的不是鳥,觀火的就很鳥。燃燒吧又火又鳥〜!!!

 

 

這天扔了假單,打算休個長假。再 稀鬆平常不過的事了。

只見後來,有長官啪啦啪啦跑來,趴屏風上開始聊。

 

「呃…妳過幾天要請假喔!」

「嗯啊!前一陣子太忙,都沒休到假,想說最近工作告一個段落,趕快來休一休。」

「喔~OK啊!該休的快休一休,不要不休假,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休~快休!」

「謝謝。」微笑表達我的謝意。

「妳有“ㄓˊ ㄉㄞˋ”嗎?」突然長官一個回頭問。

「喔!~有啊!有啊!當然有啊!」

「那好!Say~」

「要哪種的?」我問。

「啊?妳的~“ㄓˊ ㄉㄞˋ”還有分種類喔?」

「當然啊!花樣可多了!而且啊~我平常都有再這方面的準備,物盡其用,不浪費的說!」

「喔?~這樣啊!~」

「當然啦~當然啊!~我是ART啊~思維模式本來就跟一般人不一樣的!」

「所以?是因為妳作設計的,所以“ㄓˊ ㄉㄞˋ”多嗎?」

「當然囉!就是因為作設計的,花樣要比人家多啊!不然怎麼叫ART對吧?等我幾秒鐘,我馬上弄出來!Wait…」

「蛤?出來?」

「對啊!等我一下下!~」

迅速跑到櫃子邊,將一堆收集回的精美紙袋,整陀拎到桌面,對著長官開始笑。「挪~紙袋!什麼樣大小都有,要多花俏就多花俏,還有塑膠材質的喔!你看~這個還燙金的喔!」

 

「……………………………」長官睜大眼,不發一語。

「(咳)……小茹!妳誤會了!我是要說,妳要請假,妳的“ㄓˊ ㄉㄞˋ”呢?」

「對啊!請假!紙袋啊!這些都是紙袋啊!通通都是紙袋啊!喔!~除了那個塑膠的不算外,其他都是啊!有問題嗎?我還在想,長官您對於請假這事,著眼點特別特殊不是嗎?放心啦!您要幾個紙袋都沒問題,喜歡哪個就拿吧!別客氣!放假前盡量拿別客氣,通通拿光也OK啦!」

 

「……………………………」

「…………………………………………………………」長官再度面露無奈詭異表情,然後嘆氣。

「我…是說,妳的“ㄓˊ ㄉㄞˋ”!~」

「對啊!就這些紙袋啦!這些都是苦心收集的上等貨呢!喜歡那個就拿去吧!」

 

 

「…………………………………」

「我是說!妳要請假不是嗎?妳的職務代理人!“職代”是誰啦!」

「給一堆紙袋,是要幹嘛咧?」

 

「……阿你…………不是……要……紙……袋喔………………」

我錯了。

 

好吧。我的耳朵可能有長繭,或是被什麼東西堵塞了。

 

這次是在下的問題,跟老闆無關。

老闆很好,我也很好,只是“紙袋”出現的…有點不好…

 

『“ㄓˊ ㄉㄞˋ”有很多用途,可以幫忙代理工作,可遮掩東西,還可套在頭上遮羞愧…』

 

【謎之音︰妳鬆散的腦子,應該直接用布袋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