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從 七月 6th, 2011

Please don’t call me baby!我不是你的寶貝!

星期三, 七月 6th, 2011

說話表態方式有很多種。

”或許只是其中種表達方式,但只要不傷人、不難聽,何嚐不可?

 

回溯兩年前記憶片段,當時因公務到大直區某間酒店。(其實是飯店,不知為什麼要叫酒店就是了。)大廳佈置裝飾,天花板垂吊著許多小花束,這場景沒什麼弔詭,但小花下面用一根一根玻璃試管裝著,整片垂吊在天花板,一時鬼迷心竅自己,竟在當下對所有人說︰「你們看!這樣一片像不像滿清皇朝寶貝房,一個一個公公寶貝掛在那?」……還當人家酒店主管面前說。

 

OK!這段回憶到這,開始怪異的發展方向。(想了解詳情,請吞下口中的茶水,然後點這邊連結。)

http://tw.myblog.yahoo.com/reicospg/article?mid=24912&prev=25056&next=24755&l=a&fid=5

 

 

寶貝 Baby”這字,用在不同地方,會有不同結果。用在對地方,可能是甜蜜結果,用在不恰當地方,可能是人推自己到地獄去。寶貝可甜蜜,可地獄;寶貝可加分,可零分。

 

在下用自己當人體證明,舉例說明。(這是無心之舉,絕非刻意,但結果就是,唉~~~俗稱拿磚頭重擊自己腳,而且是連續很多下。)

 

那天,堪稱盛大場公務活動結束後,照慣例將所有道具、物品,通通上車統一壓運回公司,天色已黑。(其實該說根本是半夜,一片黑!哪來天色黑不黑,通通都黑黑。)一同回程的其他工作人員,東西一放,根本懶的再清點、核對,就各自回家去了。(心裡的OS都是︰很累了,早點回家好,其他隔天再說吧!)就這麼堆成一座小山東西,就扔在那自生自滅。

 

哀嚎傳出,往往是隔天後。開始有人找物品、不見東西,到處尋求失蹤品。

 

不斷地,無名物品一個接著一個,被失主領回,唯獨那閃燈反光板,一直躺在桌面最顯眼處,乏人問津。

 

一週過去了,兩週過去了,終於,到第三週…這天吃便當時,無意中與反光板四目交接。

開始思索︰『這東西是失主自己親手作的,既然是自己親手作的,理當相當寶貴才是?怎麼會過了三週了,還不會想到它呢?太奇怪了吧?難道…』盡管滿心疑問,失主還是遲遲未來領回他的“孤兒”。打了電話去,找不到人;寫了Mail去,沒有下文。

 

終於有天,在到別樓層樓梯交錯走道的當下,巧遇失主,一句寒軒後,因急著去會議,節省時間直接帶到主題︰「○○!很忙喔!忙的東西掉我那,發Mail很多次,都沒空過來拿喔?」

「啊?~你有發信給我喔?我怎麼沒看到呢?」

「有啊~發了兩次吧!我還在想,你怎麼都無動於衷,不理呢?」

「喔…有喔?可能信箱爆了!沒注意到吧!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再找時間去跟你拿!」

「好!那等你有空,來撿回去!」

「欸…那問一下,我掉什麼東西在你那?」

(內心OS︰這傢伙也太強吧!掉這麼重要東西都還會忘喔?親手作的耶!親手作的耶!)

「喔~你的~寶貝啊!~」鏗鏘有力聲音,我這麼答道。

 

此時,旁邊原本低頭在擦欄杆清潔阿嬸、阿姨們,瞬間“猛爆性”反應,不約而同抬起頭,一個個睜大眼,目不轉睛看著我們這方向。

接著更機車的是,在場面凝結幾秒後,這男人突然冷冷說︰「厚!~我的寶貝?愛說笑!!!我的寶貝還在我身上啊!怎麼會隨便掉呢!呵呵呵!!!~」(接著還相當故意,往他下半身望一眼,似乎是在確定什麼的表情,然後回頭望著我。)

「………………」

「………………………………」

 

懂了。

懂那些阿姨、阿嬸們,為什麼會放下手邊的工作,抬頭專心聆聽。

也懂了,不該隨便把人、事、物,拿“寶貝”來當形容詞。

 

接下來的畫面,他忍著狂笑著離開,我則是琅嗆走過那些,對我露出奇特眼神,行注目禮的阿姨、阿嬸們上樓。且堅信,在我離開後五秒內,她們所有人,會像哥倫布發現新大陸般,開始瘋狂說著剛剛的“Baby寶貝事件”。接著十傳百、百傳千、千傳一堆堆,然後,之後WC遇到,我就會是大家指指點點對象→『那個…就是…說著她當眾撿到男人寶貝的女人,嘖…嘖…嘖…』

 

 ̄_ ̄

 

『唉………』

 

該邊”跟“撿寶貝”,反正位置都差不多。

唉…誤會就誤吧!

 

集滿五個誤會,再一次開說明會澄清好了,比較環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