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從 七月, 2011

古典仕女圖〈四〉

星期六, 七月 30th, 2011

古典仕女圖〈

圖片引用自:衣情翩飛“飛象映象網”

可賞海景的城堡咖啡屋

星期五, 七月 29th, 2011

                       可賞海景的城堡咖啡屋

 

位於宜蘭頭城外澳山頂的金車伯朗城堡咖啡屋,是座歐式古城堡的咖啡屋,從蘭陽博物館就可遙望。

 

                  可遙望「烏石鼻漁港」 及「蘭陽平原」的美景
 

                  
 

       

            「金車伯朗咖啡古堡」位於頭城外澳山頂上

 

              位於金車頭城造林園區內,海拔約220公尺 。

          

                 從蘭陽博物館遙望山頂金車伯朗城堡咖啡屋

 

 

       「城堡」造型堅固又美觀,暗灰色的磚牆,穩重

       耐看,傳承了「歐洲古堡」的典雅歷史風格。↑↓

              

                 周圍美麗景觀↑↓

 

              壯觀的「城堡」!200910月始奠基,

              20106月即開幕↑↓

      

    

         「城堡」造型堅固又美觀,暗灰色的磚牆,穩重

           耐看,傳承了「歐洲古堡」的典雅歷史風格。↑↓

        

              「金車伯朗咖啡古堡」位於頭城外澳山頂上

    

城堡的尖塔與屋頂三角立體造型,都突顯了此建物的

特色。↑↓

 

                          我們點用的套餐

         

          「金車伯朗咖啡古堡」餐廳內部↑↓

            

            威士忌儲酒橡木桶,是金車集團「葛瑪蘭」酒廠的主力

            產品之一。↑↓

                 

                  「金車伯朗咖啡古堡」餐廳內部

 

                            我們點用的套餐

        

                     可觀賞飛行傘↑↓

 

                        

                   可觀賞飛行傘↑↓

 

 

                   

          可欣賞蘭陽平原太平洋頭城海岸的風光

                 

              可欣賞蘭陽平原太平洋頭城海岸的風光

       

              可欣賞蘭陽平原太平洋頭城海岸的風光

 

                 可欣賞蘭陽平原太平洋頭城海岸美麗的風光

 

                

 

         

                       文/圖:Allen Chang

 

富貴,天註定。

星期二, 七月 26th, 2011

那天那位業務大哥手機打來,劈頭即問︰「問妳喔!現在一個會用美工軟體助理妹妹,行情是多少?說個價碼吧!」

「啊?~~~???」當下,反應是,錯愕。

「對啊!就多少錢!價碼大概多少錢?」

「呃…大哥…這無法第一時間回答你耶!可以先把資料Pass過來,稍微了解狀況後,再跟你討論,可以嗎?」

「厚~不用這麼ㄍㄠˇ ㄍㄤ啦!就跟我說現在行情是多少就好啦!是客戶這邊要找人,然後他們想知道行情多少而已啦!」

「喔~這樣喔!不過,大哥,你還是把資料Pass過來,了解一下,才比較好理解!」

「厚~不用啦!不用這麼麻煩啦!只要跟我說,多少錢就好啦!真的啦!~兩萬二?兩萬五?說個價看看,我參考一下!」

「……………………」OK!他很堅持,只要知所謂“價碼”就好,其他部分,並不想多了解。

 

隨口說個數字,並不難。但“價值”,就這麼隨意定論嗎?況且,用在“”身上?人的價值?用數字幾秒定江山?感覺有點不負責任…

 

 

那天H友人閒聊,提及日前Interview時印象深刻事。

他眼前是個輕熟女E,應徵職缺是內勤會計、財務類工作。

HHR界沙場老將,人稱“滅絕師公”。(←他自己說的,都說自己殺人無數,宰殺不留情。)

 

Interview結束,照慣例H問︰「好吧~那說說妳心目中薪資Range,大概是哪個範圍?」

 

E女說了天方夜譚數字後,H這麼開始。(↓以下強烈個人觀感,不能接受者勿入!)

 

「她說她不是剛出來工作,社會打滾很多年。不能領那種小朋友剛出社會薪水,那沒意思!接著說,人出來工作,要養活些東西是基本。所以她覺得沒有五、六萬以上,是不會考慮的!」

Wa~~~OH!~Then?」

「妳知我叫滅絕師公吧!一遇到那種“自我感覺過度良好”又會“自體膨脹”特殊人種,就會燃起要幫人類世界“淨化”本能!妳了吧!」

Then…?」

「我就只好清楚告訴她,她真正價值落在哪!這叫幫社會價值觀曲解人類,端正視聽!」

 

E小姐!妳開的價碼,算是公司裡面不低數字!通常能達到這範圍,不是一堆証照可舖牆當壁紙,就是天才型可替公司日進斗金的!這些人貢獻度,隨便都佔公司營業額某些%數,可說是相當有價值MVP人才!容小弟我好奇問,以妳背景、學歷、資歷、能力,這數字是怎麼計算出來的?可為小弟開釋一下嗎?順便跟妳透露一下,如果今天公司聘用,妳薪資該高於主管階級囉!當然啦!有能力的人,一定值得公司投資,打滾多年的社會人士,應該知道吧!」

「我不是菜鳥,我出社會很多年了,也沒有一天到晚換工作,我一直很穩定的在作事,因為結婚了,想說結婚後要找個離家近一點工作,比較好!呃…我老公在○○上班…(←啪啦啪啦…以下是一堆不是很重要流水話,此,快速略過!)」

E小姐!我仔細拜讀過妳履歷,還算寫的不差,至少算中肯!所以我們願意請您過來面談,讓大家彼此互相了解!我想有些話,我們還是攤開來說,較明確!(←啪啦啪啦…以下又是堆不是很重要流水話,此更加快速略過!)」

嘆氣後,H這麼說。「老實說,一開始看穿著打扮,就想請走她!妳是女生,告訴我?為什麼人妻都邋塌?NO!應該說!為什麼人妻她們可默許自己這麼鬆散?妳知道嗎~她給我穿那種醜惡不入流涼鞋就算了!不要說要穿套裝困難度這麼高的,全身上下,只讓我看到兩個字,居家!!!妳想想,萬一真給她矇進了公司,一個熟悉加一個自我良好,是不是整天給我穿拖鞋,肆無忌憚在女廁道人長短,說人閒話?好!再來說她樣子,我的媽啊!妳們女生不是天天都在呼喊“這世界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她都三十好幾了,下巴抬個半天高,自信滿滿說不是菜鳥,社會打滾很久,怎會敢用沒裝甲過的牆來Interview啊!~啊~妳倒是說說看啊!我後來認真端詳她,還發現沒眉毛耶!她眉毛只有一點前端耶!連畫完都沒畫就來,竹取公主喔!」

「……………………」我,無言狀態。

「好~外貌先撇一邊,反正阿字輩,都自我感覺過度良好導致的!她一坐下,就看著她肩上背那大LV包,超刺目!後來要填資料,她拼命從大LV中掏出LV皮夾,一堆東西堆半天,就是連支筆都沒有!我很錯愕,怎連支筆都不帶,就來面試?LV包大,但拿不出半張證照!皮夾炫,卻連自己名字都寫得歪七扭八!不是痛恨LV,是討厭拿著名牌就覺自己高尚,但本質卻不補強的人種!通常都不會用這類人!她們大可回家給人養,開心繼續虛幻度日,沒必要出來跟一般人搶飯碗,作身體健康不是嗎?」

「口口聲聲說自己不是菜鳥,工作經驗很足夠!大姐啊!在一家公司蹲很多年都沒升上去,值得驕傲嗎?穩定不是罪,但不上進就讓人起疑竇!當助理都與妳平起平坐時,還敢說妳要人家三倍錢,還只作原來Level事,是當企業都是慈善產業嗎?白目!同年人都國小畢業念高中了,妳人還在國小說妳很穩定,要當人柱是嗎?」

「……………………」我,依舊無言狀態。

「草包一個,敢要那種價碼,SXXX 真想當場叫她撒泡尿照照自己什麼德性!」

H~女的!不能站著撒尿!」

「媽的!那明明是個中年男人戴假髮吧!靠!~講的我滿腔熱血噴發起來!那種的,最多給她個25就偷笑了,還敢開這麼高,嘖~呸~!」

「……………………」

「………………………………………」更加,無言。

「欸…H!都這麼熟了,問你喔!要老實說喔!如果是我,那價值多少?用你多年專業、閱人無數的經驗法則來判斷,值多少錢?」

「………………」

「………………………」原本像太陽黑子活動噴發大量閃焰男人,H突然沒了聲,開始沉思面容。

「嗯…呃…嗯…(咳)老實跟妳說,外星人~不在我邏輯法規裡…計算不出來…很困擾啊~」

 

「……………………」

「…………………………………………」

有時,朋友可以不要這麼多。

 

 

大概自己比較變態,所以思維邏輯跟一般人不太雷同。

賺錢不易,判斷要能增色的物件,該是自己本身!

人可為自己增值,端看怎麼進行;人可為自己加分,端看怎麼取決。女人滿辛苦,背負東西不會較少,能替自己本體增值,是件好事。經濟不景氣,要珍惜新臺幣,與其亂亂花,迷戀衝動不思索,不如花在刀口上。名牌包不會替女人加大分,因妳不是時尚名媛,跑PA非得要給記者拍。奢侈品不會革命大翻身,因妳除非被幾億身價單身小開撞翻上新聞,不然沒機會讓人看到錶面有沒鑽石亮晶晶。

 

問過無數男人相同問題︰「今天兩個女生穿差不多樣子,一個背名牌包,一個長得好,你們真要心動偷看或回頭,會對哪一個?」所有人說,「後者!」然後說︰「沒辦法!男人就是視覺動物!如果長的可愛又聰明,那又更好了!」

 

粉牆”有時限,過了再怎麼粉,都蓋不住歷史最直接的軌跡,能跟著女人成長的,不是粉撲與名牌,是腦下皮下組織,是一生的智慧!老了也可以可愛,不正也會討喜,但先決條件是,妳不是俗不可奈,不是腦容量停在青春期,一直沒長大!有腦有能力,可愛可以更持久。

 

莫再問︰「混的不好嗎,怎麼連個LV都沒?」

「或許混得沒很好,但沒LV也不算差。包中價值?不重要!裡頭有著一扇窗,通往世界的窗,通往每條路開端的窗!SO~名牌包可幫妳賺下個萬嗎?窗可帶來無限的可能!我知所謂價值,該落在哪裡!只是不跟隨人群,扛Logo在身上,並沒有甚麼錯。富貴命或許是天註定,但能不能有價值,是自己的手心定啊!經濟崩盤、不景氣時,跟著的是能力,不是裝不了什麼的名牌包。」

 

 

這天,眼見冰箱一盒放了NCake,想想再不解決掉,又浪費!拿起保鮮盒裝一裝,作早餐。酷暑早晨,到公司已滿身汗,東西都就定位後,開始吃早餐。

 

一日之計在於晨,早餐要吃的飽,一天才有精神,不是嗎?

 

但在一秒後,原本平靜,就天崩地裂!

 

 

面對這般結果,不斷咒罵︰「是怎麼樣?~有必要這樣嗎?~我雖然賺不多,也是很認真上班賺錢啊!就算比不上科技新貴,還是很珍惜新臺幣啊!有必要…○※◎◆#﹟□☆※…」

 

「……………………」

「…………………………………………」

 

「唉~~~富貴~真的~~天註定啊~~~~~~~」

我的早餐,一瞬間就經濟大崩盤,通貨大膨脹,糧食又短缺啊!

 

台灣體壇除了民粹還有什麼?

星期六, 七月 23rd, 2011

 

如果你去谷歌一下,就會發現「民粹」是一個中性的用詞,並非大家所想的那麼負面或全然的不理性。或許可以將其解讀成一股狂熱吧?縱使是有時效性的一窩瘋,但咱們冷靜想想:台灣體壇除了民粹究竟還有什麼?

 

我們有沒有普及的運動風氣?沒有!

我們有沒有健全的體育政策?沒有!

我們有沒有良善的運動環境?沒有!

 

不過,不管藍綠怎麼互鬥,不管妳想統想獨還是維持現狀,也不管你喜歡稱我們的代表隊為中華隊或台灣隊,國際體育競賽經常是我們這塊土地的「最大公約數」。日前,中華足球隊在台北出戰馬來西亞,聽說現場有時候是喊「台灣加油」,有時候則是高喊「中華隊加油」,但不管怎麼喊,都是幫身穿「Chinese Taipei」的國手們加油。

 

這次楊淑君的黑襪撤告風波,無疑是澆了所有熱愛體育的國人一盆冰水,也會讓大眾不禁懷疑:國手真的是代表國家嗎?想一想,過去只要有國手或運動員面臨困境見諸媒體,民眾總是口徑一致的聲援與支持,長久以來,大家總認為「國家沒有善待國手與運動員」的想法,經過這次事件後,能夠不動搖嗎?

 

表面上,這次的撤告是保住所有跆拳道選手的國際賽參賽權益,同時也編織了明年倫敦奧運的金牌夢,但是台灣發展跆拳道及各項運動的目的是什麼?就只是為了奧運或大型賽會的獎牌嗎?「運動家精神」是什麼?「追求真相」是什麼?「公平正義」又是什麼?這些普世價值難道都不敵一面奧運金牌嗎?

 

這些年跆拳道不斷面臨被剔除在奧運正式項目的危機,原因大家都非常清楚,這也不是靠精密的電子護具等,就能夠遮掩它邪惡與醜陋的一面,然而當權者押著如同人質般的國手妥協,真的就能夠在「擅於分配」的骯髒組織下,乞討到一面奧運金牌或獎牌嗎?就算能,這樣的獎牌能榮耀青天白日滿地紅嗎?

 

就算許多國內民眾對體育的關心,真的只是一種有效期限不長的「民粹」,但所有從事體育相關工作的官與民都要想清楚,如果連這種「民眾很純粹」的支持都沒有了,請問,台灣的體壇究竟還剩下什麼?

榮耀你的國與家

星期四, 七月 21st, 2011

 

雖然我們常說「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但現實世界中這是辦不到的,在台灣尤其不可能!在世界少棒賽的期間,有很少數的網友問:「為什麼賽前不是演奏中華民國『國歌』?」,其實答案大家都知道(奧會模式),但在開幕典禮的時候,大會還是響起了中華民國國歌,而且外野(不是看台上)總是飄著青天白日滿地紅,能夠這麼做,主要就是咱們主辦之外,我們在棒壇有一定的實力,這不是滿不滿意的問題,而是能與不能的問題。

 

這些年我在轉播國際賽的時候常在想,叫中華隊也好,叫台灣隊也好,不得不接受的中華台北隊也好,國旗也好,會旗也好,國歌也好,國旗歌也好,重點是我們(國家隊等)要用最好的成績、最棒的拼勁來榮耀他們(國旗等),而不是靠他們來榮耀我們。

 

又到了比賽愛國家與愛國旗的季節了,也又到了討論「妳是什麼人」的固定週期了,不過我總覺得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比當一個堂堂正正的好人還來得重要,而且,這也不是件簡單的事情呀!

 

 

 

Ps.如果你硬要問我是什麼人或哪裡人?這麼說吧!我父母都是艋舺人,我只有一本中華民國的護照,有生之年,也不打算有第二本護照到期不算哦!呵呵呵!

 

物盡其用︰燃燒吧~火鳥!

星期一, 七月 18th, 2011

無論大公司、小公司、高科技公司、血汗公司、血肉模糊公司、沒有人性公司、無良產業公司,對小員工來說,最害怕的一件事,莫過於打考績。

 

這與讀念書時代,放榜時刻一般驚悚。請原諒在下用“驚悚”這字眼形容。

 

因為真就是恐怖片般,劇情往往直轉急下,不照牌理出牌,或柳暗花明又一村,你能想到的結果,最終就絕非那般。所見,不會是所得。

 

老闆、長官、上司們,對員工下屬,總有許多期待。

這些期待,幻化成數字公式,量化表格,或高高低低的曲線圖,或是潛規則

 

他們也總是不厭其煩,一而再,再而三諄諄告誡,身為基層員工的你,大的貢獻就是要有產值!要有價值!最好還要超值!最好肝爆了,尿血了,也要站的直直!

OK!銀貨兩訖,有薪水有工作;有酬勞有上工。大家都是為了五斗米,紛紛折腰,這就是最真實不過的人生。小員工的價值,不是能力與付出,有些狀況下,是他們所謂的物盡其用,放在他門覺得OK的棋盤上,不管你願意不願意。

 

 

好這陣子了,總聽長官們不斷提及︰「你要有亮點!要有亮點,才會凸顯你的不一樣!人家才會注意到你!」這對長官們來說,是勉勵與激勵人心的職場話語。但對小職員來說,卻是讓人皺眉的詭異不思議。

 

大家都作著差不多事,遵循相同規則,鶴立雞群?是真有其革命偉大健樹嗎?萬一不幸鶴立雞群後,所有雞看不順眼鶴,通通圍剿那鶴,該怎麼辦?我們不是要探討所有人一起沉淪,而是,亮點真正背後的意義是?

 

人人都想出頭,但要合理,要不樹敵,真沒這麼簡單。

亦或是,所有成員,都一閃一閃亮晶晶時,那誰該是不亮的那一個?

 

所以對亮點這兩字,對其投以相當大疑惑值。亮點,怎麼亮才是對的點?

 

 

考評結束,隔天與友人交談,他這麼說︰「亮點?~啥亮點?妳們公司邏輯好怪,我們作背光模組的,一聽到亮點,就知那塊營幕毀了,哪來得好啊?一個好好營幕有一堆亮點,早該報廢了吧!嘖…嘖…我不懂其他科技產業啊!嘖…嘖…嘖…嘖…嘖…嘖…」

臉上三條粗黑線,明顯清楚表達了我無言與無奈。亮點再不同地方,有著完全不同的詮釋。

 

亮點…對啊…亮點。

某些狀況下亮點,是亮的,但某些狀況下亮點,是找死的。

對老闆、長官、上司來說,物盡其用,人盡其力,拋頭顱,灑熱血,爆個肝,血點尿,是合理的。因為她們心中亮點,是用員工身體,當火引,作材燒才點起來的。火燒的再旺,火焰再大,都與他們無關。亮點,是用別人身軀,當耗材來引燃,來茁壯的。燒掛的是耗材,會痛的是別人,與他們,何干?

 

燃燒吧~火鳥!爛掃把~火鳥!點火的不是鳥,觀火的就很鳥。燃燒吧又火又鳥〜!!!

 

 

這天扔了假單,打算休個長假。再 稀鬆平常不過的事了。

只見後來,有長官啪啦啪啦跑來,趴屏風上開始聊。

 

「呃…妳過幾天要請假喔!」

「嗯啊!前一陣子太忙,都沒休到假,想說最近工作告一個段落,趕快來休一休。」

「喔~OK啊!該休的快休一休,不要不休假,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休~快休!」

「謝謝。」微笑表達我的謝意。

「妳有“ㄓˊ ㄉㄞˋ”嗎?」突然長官一個回頭問。

「喔!~有啊!有啊!當然有啊!」

「那好!Say~」

「要哪種的?」我問。

「啊?妳的~“ㄓˊ ㄉㄞˋ”還有分種類喔?」

「當然啊!花樣可多了!而且啊~我平常都有再這方面的準備,物盡其用,不浪費的說!」

「喔?~這樣啊!~」

「當然啦~當然啊!~我是ART啊~思維模式本來就跟一般人不一樣的!」

「所以?是因為妳作設計的,所以“ㄓˊ ㄉㄞˋ”多嗎?」

「當然囉!就是因為作設計的,花樣要比人家多啊!不然怎麼叫ART對吧?等我幾秒鐘,我馬上弄出來!Wait…」

「蛤?出來?」

「對啊!等我一下下!~」

迅速跑到櫃子邊,將一堆收集回的精美紙袋,整陀拎到桌面,對著長官開始笑。「挪~紙袋!什麼樣大小都有,要多花俏就多花俏,還有塑膠材質的喔!你看~這個還燙金的喔!」

 

「……………………………」長官睜大眼,不發一語。

「(咳)……小茹!妳誤會了!我是要說,妳要請假,妳的“ㄓˊ ㄉㄞˋ”呢?」

「對啊!請假!紙袋啊!這些都是紙袋啊!通通都是紙袋啊!喔!~除了那個塑膠的不算外,其他都是啊!有問題嗎?我還在想,長官您對於請假這事,著眼點特別特殊不是嗎?放心啦!您要幾個紙袋都沒問題,喜歡哪個就拿吧!別客氣!放假前盡量拿別客氣,通通拿光也OK啦!」

 

「……………………………」

「…………………………………………………………」長官再度面露無奈詭異表情,然後嘆氣。

「我…是說,妳的“ㄓˊ ㄉㄞˋ”!~」

「對啊!就這些紙袋啦!這些都是苦心收集的上等貨呢!喜歡那個就拿去吧!」

 

 

「…………………………………」

「我是說!妳要請假不是嗎?妳的職務代理人!“職代”是誰啦!」

「給一堆紙袋,是要幹嘛咧?」

 

「……阿你…………不是……要……紙……袋喔………………」

我錯了。

 

好吧。我的耳朵可能有長繭,或是被什麼東西堵塞了。

 

這次是在下的問題,跟老闆無關。

老闆很好,我也很好,只是“紙袋”出現的…有點不好…

 

『“ㄓˊ ㄉㄞˋ”有很多用途,可以幫忙代理工作,可遮掩東西,還可套在頭上遮羞愧…』

 

【謎之音︰妳鬆散的腦子,應該直接用布袋套吧?】

國父紀念館民國一百年夏日即景

星期三, 七月 13th, 2011

 

                      國父紀念館民國一百年夏日即景

 

Allen Chang 於日前至 國父紀念館餐廳與友人餐敘,因抵達時間距用餐時間尚有半個多小時,於是利用這時間,逛了 國父紀念館四周圍一圈,所見所聞,透過鏡頭,就讓您驚夏一下

 

 

                                         夏日豔陽下的 國父紀念館

                 

                        莊嚴肅穆壯觀古色古香的建築

3

                                   國父紀念館平常日參觀遊客仍絡繹不絕

               
                        夏日豔陽下的 國父紀念館

                             

                   從國父紀念館廣場看101大樓 ↑↓

                     

             從國父紀念館廣場看101大樓 ↑↓

 

                        

                  從國父紀念館廣場看101大樓 ↑↓

 

 

                     國父紀念館庭園的翠湖


                             從翠湖看101大樓 ↑↓

      

              

                  國父紀念館庭園的翠湖↑↓


 

                      

                翠湖的九曲橋,帶有濃厚的江南味。↑↓

 

           

             翠湖的九曲橋,帶有濃厚的江南味。↑↓

           國父紀念館庭園的翠湖↑↓

 

         

               從翠湖看101大樓 ↑↓

            

               從翠湖看101大樓 ↑↓

              

              翠湖上的荷花尚未開花

             

     翠湖上的荷花尚未開花

      從國父紀念館廣場看101大樓

 

                          國父紀念館衛兵交接儀式

 

                           國父紀念館衛兵交接儀式,吸引許多遊客。

 

                  文/圖:Allen Chang

 

 

Please don’t call me baby!我不是你的寶貝!

星期三, 七月 6th, 2011

說話表態方式有很多種。

”或許只是其中種表達方式,但只要不傷人、不難聽,何嚐不可?

 

回溯兩年前記憶片段,當時因公務到大直區某間酒店。(其實是飯店,不知為什麼要叫酒店就是了。)大廳佈置裝飾,天花板垂吊著許多小花束,這場景沒什麼弔詭,但小花下面用一根一根玻璃試管裝著,整片垂吊在天花板,一時鬼迷心竅自己,竟在當下對所有人說︰「你們看!這樣一片像不像滿清皇朝寶貝房,一個一個公公寶貝掛在那?」……還當人家酒店主管面前說。

 

OK!這段回憶到這,開始怪異的發展方向。(想了解詳情,請吞下口中的茶水,然後點這邊連結。)

http://tw.myblog.yahoo.com/reicospg/article?mid=24912&prev=25056&next=24755&l=a&fid=5

 

 

寶貝 Baby”這字,用在不同地方,會有不同結果。用在對地方,可能是甜蜜結果,用在不恰當地方,可能是人推自己到地獄去。寶貝可甜蜜,可地獄;寶貝可加分,可零分。

 

在下用自己當人體證明,舉例說明。(這是無心之舉,絕非刻意,但結果就是,唉~~~俗稱拿磚頭重擊自己腳,而且是連續很多下。)

 

那天,堪稱盛大場公務活動結束後,照慣例將所有道具、物品,通通上車統一壓運回公司,天色已黑。(其實該說根本是半夜,一片黑!哪來天色黑不黑,通通都黑黑。)一同回程的其他工作人員,東西一放,根本懶的再清點、核對,就各自回家去了。(心裡的OS都是︰很累了,早點回家好,其他隔天再說吧!)就這麼堆成一座小山東西,就扔在那自生自滅。

 

哀嚎傳出,往往是隔天後。開始有人找物品、不見東西,到處尋求失蹤品。

 

不斷地,無名物品一個接著一個,被失主領回,唯獨那閃燈反光板,一直躺在桌面最顯眼處,乏人問津。

 

一週過去了,兩週過去了,終於,到第三週…這天吃便當時,無意中與反光板四目交接。

開始思索︰『這東西是失主自己親手作的,既然是自己親手作的,理當相當寶貴才是?怎麼會過了三週了,還不會想到它呢?太奇怪了吧?難道…』盡管滿心疑問,失主還是遲遲未來領回他的“孤兒”。打了電話去,找不到人;寫了Mail去,沒有下文。

 

終於有天,在到別樓層樓梯交錯走道的當下,巧遇失主,一句寒軒後,因急著去會議,節省時間直接帶到主題︰「○○!很忙喔!忙的東西掉我那,發Mail很多次,都沒空過來拿喔?」

「啊?~你有發信給我喔?我怎麼沒看到呢?」

「有啊~發了兩次吧!我還在想,你怎麼都無動於衷,不理呢?」

「喔…有喔?可能信箱爆了!沒注意到吧!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再找時間去跟你拿!」

「好!那等你有空,來撿回去!」

「欸…那問一下,我掉什麼東西在你那?」

(內心OS︰這傢伙也太強吧!掉這麼重要東西都還會忘喔?親手作的耶!親手作的耶!)

「喔~你的~寶貝啊!~」鏗鏘有力聲音,我這麼答道。

 

此時,旁邊原本低頭在擦欄杆清潔阿嬸、阿姨們,瞬間“猛爆性”反應,不約而同抬起頭,一個個睜大眼,目不轉睛看著我們這方向。

接著更機車的是,在場面凝結幾秒後,這男人突然冷冷說︰「厚!~我的寶貝?愛說笑!!!我的寶貝還在我身上啊!怎麼會隨便掉呢!呵呵呵!!!~」(接著還相當故意,往他下半身望一眼,似乎是在確定什麼的表情,然後回頭望著我。)

「………………」

「………………………………」

 

懂了。

懂那些阿姨、阿嬸們,為什麼會放下手邊的工作,抬頭專心聆聽。

也懂了,不該隨便把人、事、物,拿“寶貝”來當形容詞。

 

接下來的畫面,他忍著狂笑著離開,我則是琅嗆走過那些,對我露出奇特眼神,行注目禮的阿姨、阿嬸們上樓。且堅信,在我離開後五秒內,她們所有人,會像哥倫布發現新大陸般,開始瘋狂說著剛剛的“Baby寶貝事件”。接著十傳百、百傳千、千傳一堆堆,然後,之後WC遇到,我就會是大家指指點點對象→『那個…就是…說著她當眾撿到男人寶貝的女人,嘖…嘖…嘖…』

 

 ̄_ ̄

 

『唉………』

 

該邊”跟“撿寶貝”,反正位置都差不多。

唉…誤會就誤吧!

 

集滿五個誤會,再一次開說明會澄清好了,比較環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