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從 十二月, 2010

生了一場病

星期三, 十二月 29th, 2010

 

                                                                 生了一場病

 

Allen Chang已有十年未接受健康檢查,20107月間,格主參加社區健康檢查時,胸部X光檢查結果發現有異狀,被安排轉介到地區某大醫院,進一步胸部電腦斷層掃瞄檢查,結果發現左肺上葉有1.7公分的腫塊,門診醫師說應立即動手術切除。消息傳來 格主及家人如晴天霹靂,驚恐不已。

 

格主從未抽煙、酗酒、嚼檳榔,此種惡疾怎會找上我呢?格主及家人都不能接受。為慎重起見,格主接受家人建議,又另找一家大醫院,進一步做正子斷層造影檢查(PET)等,主治醫師告知左肺上葉有1.5公分的腫塊,需傳統手術切除。

 

此時有以前退休單位同事,另介紹台大醫院胸腔外科團隊精於胸腔內視鏡手術,該同事也於200912月在台大醫院胸腔外科完成內視鏡手術,至今恢復情況良好。因採用胸腔內視鏡手術時,病人可有較好的生活品質,身體恢復也較快。

 

因此格主毅然決然,將先前在另兩間醫院的CTPET等檢驗報告攜帶到台大醫院胸腔外科,決定由台大醫院胸腔外科 陳XX 醫師開刀治療。 陳XX 醫師曾寫了一本書:【英雄為何氣短?肺與肺病】,看了 陳 醫師的著作後,增進了對肺部手術的了解,也消除了一些手術前的恐懼感。

 

201010月間轉到台大醫院胸腔外科 陳XX 醫師看診兩次, 陳XX 醫師很親切、有耐心、詳細看了從他院copyCTPET等檢驗報告,並安排於2010.11/10住院,2010.11/11手術。

 

手術前格主為消除一些疑慮,曾打電話及E-Mail給 陳 醫師, 陳 醫師也親自接電話及回覆E-Mail。手術進行前、中、後也親自向家屬說明手術情況。

由於 陳 醫師的巧妙技術、親切、盡職使格主手術後第六天就出院了。現在傷口、體力已逐漸恢復。在此深深向台大醫院胸腔外科 陳XX 醫師領導的醫療團隊致上最大的謝意!

 

出院後台大醫院個案管理科等行政單位,曾兩次打電話到格主家關心出院後恢復狀況,真是周到。

 

格主為了專心治療,201010月起暫時停止在部落格發表照片、文章,此期間感謝格友們的關心病情、健康狀況,使格主溫暖在心,謝謝您們!

感謝我的家人、親友等在格主住院期間,為了照顧我,耽誤了工作,到病房陪伴、探視所付出的一切,今後格主會更珍惜保重自己的健康。

 

祝福大家

 

身體健康!

 

新年愉快!

 

                           文/圖:Allen Chang

 

很無理的,請求。

星期一, 十二月 27th, 2010

我是個不孝女

 

謝貝克突然離開,對謝老爸來說,等於重重在他心頭打了一拳。力道大的,足以毀掉他這些年來的一切。

 

不孝女兒,千里迢迢趕回,終究還是沒能幫上他老人家什麼忙。

 

人說傷心情感,得用很長時間療傷。但就我看來,謝老爸這悲傷很難痊癒,很難…很難…很難。而且我們都很怕,傷無法痊癒!隨著時間,還會不停淌血。

 

在家,謝老爸他,鉅細靡遺訴說著謝貝克生前最後那三天。我強裝鎮定,頭也不敢回的聽完,一滴淚都沒飆出。我怕一飆淚,老人家他淚的水龍頭,會整個失控,然後“淚崩”。

 

謝老爸說著說著,一直也故作鎮定,想將話通通說完,但怎麼個停頓,他淚像失控水流,整個爆發。

 

一個老人的淚,真的叫哀痛。任何人看的都會於心不忍。

 

我直說:「老爸…不要再說了。好傷心…不要再說了!」但他堅持,要把所有細節,一字一句,一分一秒,通通都說完。所以,言語和著淚,哽咽和著低語,我清楚詳盡地知道,那最後三天的事。老人要承受一次又一次的生離死別,不堪。孤獨老人這四個字,真的很殘忍。

 

熟悉的人都知,其實我是個低調的人。

雖總有人說:「喔!她喔!她就是那個罵老闆,罵得相當有名聲的布洛客!作事情很方便吧!登高一呼就好啦!」或總有人揶揄:「唉呦!~妳是有點知名度的Blogger耶!總能凹點什麼好處吧?」

老實說一直以來,從來不作“要求什麼”,或太超過之事。

 

寫寫文章,罵罵發洩,得到大家不棄嫌回響或支持鼓勵,就心滿意足,覺得開心了。這是肺腑之言,非違心之論。

 

但今天,自私地想拜託大家,幫這個小小要求。

 

因為已無計可施。除了嘆氣,不知道該怎麼,去安慰一個這麼孤獨老人,失去生活重心、失去了魂魄的老爸。

 

想遍方法,找尋一切能讓能忘記傷痛的計畫,通通被他婉拒。他寧願孤獨,也不願面對,走出來。他甚至放棄了“希望”這兩個字存在,讓我這女兒,不知該如何是好?

 

想請有養過寵物的格友們,能不能寫幾句話。安慰的!罵我不孝的!或是什麼都好!

我想給謝老爸看看,除了他,還是有人經歷過一樣悲痛事,雖然難熬,或許要走很久,但還是有人能夠慢慢的走出來的。

 

這要求很自私,且無理,我…知。但卻是目前想到,很有幫助的方法。藉由其他有經驗、經歷的人,讓他知謝貝克不是永遠離開,只是暫時去了另個世界。讓他心寬一點,淚少一點,眉頭開一點,孤獨老人不能孤獨的連話都不肯開口說。那樣不只他傷心,連我們的心都糾著化不開。

 

本想帶他參加家族狗聚,想說多少看到其他狗狗,會好過一些,在大家責罵聲中,放棄了這行動。她們說:「妳瘋了嗎?看到其他狗狗,會觸景生情,然後崩潰吧!」(不是想衝人氣,或玩什麼花俏事。只想拜託有寵物的格友們,能不能幫這樣個忙?我才能粗淺,會的事不多,能讓他歡心的事,能力所及,都願意去作。謝老爸總很驕傲跟親戚、鄰居說:「謝貝克不是沒沒無名喔!我女兒有幫他加入狗家族喔!他有一點點、一點點的名氣喔!不是無名狗喔!他在網路有朋友喔!」)

 

或許鼓勵,能幫他稍微走出來,那我這不孝女兒,也算做對了一件事,對老人家來說…

 

這般請求,很難啟齒,懇請能幫忙的格友們,可幫這個忙。

 

謝謝。

謝謝…謝謝。

↑牆壁上還張貼著前年過年,特別去印的謝老爸跟謝貝克合照的大春聯,看了真的讓人鼻酸。


↑小G妹抱著謝貝克在老家門口拍照,記得我邊拍邊唾棄:「哪來的猛犬?謝貝克這麼孬!哪來的猛犬???」。

↑謝老爸在謝貝克走了之後,幾乎喪失了說話的能力,他真的將自己封閉在一個悲傷的漩渦裡。

↑看到以前歡樂的照片,眼淚真的會一直噴一直噴的掉不停!

↑真的,無計可施…

聖誕節快樂

星期五, 十二月 24th, 2010

 

                                                      聖誕節快樂

 

                                       叮叮噹!  聖誕節快樂,

 

                   我把溫馨的祝福,化成一道溫暖的訊息傳送給各位好友!

 

                                祝平安幸福快樂及心想事成,萬事如意!

 

       全哥~角色扮演聖誕老人,在平安夜,把滿滿的祝福送到各位好友家去。

 

 

                          有人要嗎?~~要的~~~推~~~~~推~~~~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