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從 三月, 2010

名猿與肥鼠 ——gif 動畫小圖4

星期三, 三月 31st, 2010

 

思考中的老鼠

 

 

03鼠_思考50.gif

 

 

 

03鼠_思考80.gif

 

 

 

 

思考中的猴子

 

 

03猴_思考50.gif

 

 

 

03猴_思考80.gif

 

 

 

 

 

他們兩在想什麼呢?

 

應該是在..諜對諜吧

 

最近很忙..疏忽這裡.實在抱歉啊

 

 

感情,受傷?

星期四, 三月 25th, 2010

這天,A男突然冒出來,連珠炮般,劈哩啪啦說一堆。說他壓力好大,大到想逃離地球、人間蒸發。問他發生什麼事?他說他被一個他沒感覺的女生喜歡,非常不開心。又說覺得目前一個人過生活,也沒什麼不好!煩惱只煩惱一個人份,負擔真的比較輕。

 

他說女生善變,情緒難控制,賀爾蒙會失調。目前的他,談戀愛總得圍著女生打轉,好辛苦,他不想談戀愛,不想要受傷。

 

「…………」一時間,我說不出話來。

原因不是那難纏窮追不捨的女生,是A男,他…根本沒談過戀愛。

 

 

隔沒幾天,B男MSN一樣劈哩啪啦敲著,小小抱怨,說什麼女人心、海底針。

 

B男說︰【女人心,好複雜…那我多嘗試幾個,別人會不會說我很花心?

謝小茹說︰【可能會!

B男說︰【所以要找外面的。

謝小茹說︰【看你抉擇囉!

B男說︰【好!

B男說︰【我去追公司外面28歲和25歲!公司追20歲的!

謝小茹說︰【呃…空口說白話,光說不練沒用,你還是先去談場實際的戀愛吧!人一生在婚前,最少要談兩次戀愛!不管成功不成功!總是要嘗試看看!

B男說︰【好!

B男說︰【等我成功,在甩掉她們!

謝小茹說︰【哇靠!~你…玩火太兇,會受重傷的!】

 

 

他們倆都沒談過真正“戀愛”!但總是期待,又怕被傷害!還不知道痛,就先預測痛有多深刻。像極了站在透明玻璃窗外,看人家室內舞台上表演的觀眾路人,窗外的一直不斷的比手畫腳,指責台上的該怎麼作,怎麼才好,吱吱喳喳說不停,好像他們才是專家,才PRO!等真正裏頭人把窗打開,歡迎他們進來上台表演,這幾個人又瞬間緊閉了嘴巴,極盡所能推托說“不要啦!”、“不好啦!你們表演就好啦!”空口白話,實際發生,兩碼子事。會說的,不見得說的頭頭是道,真實狀況就做的非常好。心理學兩性大師,也沒有保證一定幸福到永遠吧?嘴巴說說的戀愛與實際發生的戀愛,天高皇帝遠,風馬牛不相及。

 

我的戀愛經驗值不高,四次;(←跟那些情場老手比起來,這真的是極小經驗值了。)我的戀愛論調很怪,詭異;我的戀愛手段不難,喜歡要真心。如此而已,沒有其他。對於他們,找上我這心理變態的“姐姐”商量,說真的,還有點怪。

 

玩火可以,但要有滅火的本事再來玩。要玩自己玩,免的燒了無辜其他人陪葬,最終也燒傷了自己。任何一把火,玩的過兇,燒到的還是是自己!B男說,愛情是盲目的,沒有邏輯的。我說,盲目中,總要開通條路走下去,不是往下沉淪到眼皮低於地平線啥都看不到。盲目要是互相扶持,而不是相互拉著牽制對方,走不了半哩步。

 

 

他們理不理是其次,有說有安心,總是“老人個性”又上身,嘮叨念了念。

 

感情世界裡,沒有絕對,更遑論勝負,只有誰,挺的住。受傷,很正常,療傷,也很平常。

 

 

這天菁英外務,載著年輕妹妹出門。上車前,妹妹拎著NB大包小包,手邊還順勢拿了杯大咖啡。(菁英外務的帥氣和氣宇軒昂,已不是 一兩 個人稱讚而已,有口皆碑。若說女生有所謂的石榴裙可拜,那他就有所謂的亞曼尼可倒!)

 

一個不留神,妹妹粗心把手邊的大咖啡,整個打翻到駕駛座,直接灑滿菁英的下半身,重點不是灑了多少%,而是那咖啡,很滾燙,又大杯。

 

心慌的妹妹,嚇得花容失色,一時間還癡呆了好幾秒,才回神過來開始尖叫。邊叫邊拿著面紙胡亂沒頭緒地擦阿擦的。別說擦乾淨,反而忙亂越擦越大陀,散佈的面積越來越大塊。

只見菁英,面無表情,睜大眼目睹這一切。突然,菁英緩緩溫柔用手扶著妹妹,拍著她肩膀,拿走她的一坨面紙說︰「呃…沒關係~沒關係啦~○○~我來就好,我來就好,再這樣下去,我怕你會受傷,那就不好了~」

 

妹妹,當場眼珠就像漫畫裡的少女一般,巨大化且充滿了閃光的星星,對眼前這個男人動情不已,感動不已,她說她一瞬間,愛上菁英了,愛上這麼紳士的男人,掉入他的設好的溫柔漩渦裡。(←好漫畫的劇情 ̄_ ̄∥)

 

 

 

當她羞怯的低下頭,拉著裙襬才剛說出︰「呃…□□你人真好…我把東西潑了你一車,你還這麼體貼…我真的好感動,還怕我會受傷…」

妹妹話還沒說完,菁英放下面紙陀,用不急不徐的口氣,轉過頭抓著她說︰「對啊!~怕啊~」

 

「我當然怕你會受傷啊!我怕我等下打你,停不下來,一直打到你重傷,那怎麼辦啊?」

「王八蛋吶!你知道整個椅套要換要多少錢啊?你一週的薪水都不夠賠吧!剛剛就叫你不要喝這麼大杯,還給我喝兩杯,是怎麼樣?有優惠買一送一是嗎?好啊,那我揍你也買一送一,大拳頭送大拳頭一枚啊!混蛋!蛤!~※&#◎☆*※!!!」

 

 

當然,少女情懷總是詩。這邊…少女情懷,總是“”跟“”。

 

感情世界裡,沒有絕對,更遑論勝負,只有誰,挺的住。受傷,很正常,自己活該,也很平常。

(※真實事件,男女主角還是在下的好朋友,為保護汙點證人,就不要追根究柢啦!)

與程式設計師喝春酒

星期四, 三月 18th, 2010

這天,下班後春酒。

 

老闆一早就Call進小房間,交待些事後,再三叮嚀晚上一些小細節和流程,還有穿插的小驚喜要保密,時間到才可以公開等,一堆事。笑著笑著,我離開小房間,活動就這樣,反正時間到,該發生的會發生!就算上頭有交待,但High不High也不是個人吵熱烈的!程式設計師都比較悶,應該也不會有啥花俏花樣吧?

 

餐會,除了菜色可口不可口外,場面HighHigh也是個問題。最尷尬的是,部門餐會,常常以沉悶冗長收場。他們都是相當專業的程式設計師,雖不算極沉悶,但各個都是省話一哥,節話RD!熱場有這先天條件缺陷,讓人有點兒頭痛。

 

好吧!那就多要些禮品來摸彩,衝高人氣跟氣氛吧!~拉著厚臉皮,我到處與其他部門主管、長官們索討禮品,但再怎麼樣積極,這般的非全公司活動,總是沒啥人理睬。賣盡老臉,說破嘴後,只能募得一些詭異禮品!(一整大桶曼陀珠,晃一晃應該有個一百條吧!這摸到應該可以從元宵節一直吃到端午節還吃不完吧?一大桶醬油瓜子,拎著晃晃應該有個三斤裝吧!這摸到應該可以嗑到牙縫變大要整齒了吧!)

 

拎著一堆道具、東西,直奔餐廳!這晚的原本嚴謹氣氛春酒,就這麼開始。當瓜子與曼陀珠被新婚的○○摸走後,大夥氣氛似乎稍微“開朗”了些。(人性本惡使然吧?最不想拿到的獎被摸走後,就不怕自己淪陷吧!還好,我使詐!一開始就把自己名條直接摸走,藏進牛仔褲背後口袋裡。叫我拿著這麼大桶瓜子回家,應該會被那個男人強迫吃光吧!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接下來像刻意安排好的橋段般,D君真的摸到大夥起鬨要他們在一起的女生。當然,這種人多場合,很多事情盡在不言中就好。臉紅的!害羞的!起鬨的!瞎攪和的!一人一張嘴,多人鬧哄哄!致於,該不該?怎麼延續,就是“會後再議”的個人問題啦!

 

原本中規中矩場面,上菜結束後,開始所謂“大搬風”。換位置的,跑來跑去的,交際應酬活動,紛紛出籠。我始終保持中立,看著大夥喝酒嘻鬧,喝著烏龍茶。『…嘿嘿…不要想到我,大家盡量喝,不要想到我就好!…』持續自我安慰。這種場面,不要強出頭。大夥開心就好,沒必要拉著一起下海喝。

 

「欸~!小茹!你很會閃喔!我發現你都叫人家喝,自己都不喝耶!這樣對嗎?安ㄋㄟ肝ㄉㄧㄡˇ蛤~??」糟糕!這群微醺的人裡,竟然有個清醒的人發現問題所在!(⊙-⊙∥)

「對ㄇㄟ!對ㄇㄟ!你整晚都沒喝,一直在那瞎攪和叫別人喝!這樣對嗎?蛤?」糟糕!竟然有第二個清醒的人發現事實的真相。 (⊙-⊙∥∥)

「厚!~你這樣差勁喔!暗算別人自己開心吶!」糟糕!第三個清醒份子出現!(⊙-⊙!!!)

群眾的力量是可怕的,尤其一群Tone調、Style都很接近的團體會更團結!他們左一句、右一句,這個數落一下、那個ㄎㄠ  ㄙㄟˋ一段,我…全無招架之力。

ㄟ!那個…呃…不是啦…那個我不是不喝啦…只是…呃…我…呃…那個…喝酒會失態…不太好啦!」這話還沒結束,D君整杯酒突然拎到前方說:「厚!~喝啦!公平點!要喝大家喝!」

「怎麼都是你叫人家喝?你自己一口都沒喝的啊!這樣對嗎???蛤?~(高八度音量)」

 

我…不是酒量差,也不是愛害人。只是這天騎機車,萬一有酒味,回家路上被臨檢,這頓就真的價值非凡。十萬一頓,這不是我這等階級玩的起的。

但群眾力量相當恐怖,尤其當你連自己都無法說服、立場完全站不穩時。

 

「……………………」拎著酒杯,我躊躇半晌。這與要不要孤注一擲,往懸崖跳般難決定。

『跳吧!~~~』偶爾為之,不為過。

 

幾杯下肚,酒精助性,大夥更High,自然而然分成多個小團體。趕著回家,的先走了;說不喝酒的,堅持坐著;用感冒爛理由尿遁的,大有人在。

 

當然,到底喝了多少,想不太起來,可以確定的是,自己沒有醉。但真的不該喝混酒,混酒的酒精揮發起來,感覺會強烈許多。(←第一份工作時代,跟著業務大哥趕場吃廠商尾牙、春酒N場下來,訓練的酒量還不差。只是經過這些年“荒廢”,到是不太確定自己底限到了哪?)我真正醉,會盯個東西猛看,為的是要確定自己中樞神經,是否已經離棄我。如果這東西,一直固定在固定座標裡,那表示自己還保有判斷能力與行動能力,沒事的。萬一這東西開始分身,那就該叫Taxi好好回家了。

 

這晚沒看到任何東西分身,只是突然覺得七年級後段班的男生,真的好能喝。怎麼撂,都不會倒!推測他該差不多了,結果又來個大反擊!跟Game裡死了,會一直不斷復活的魔物般難纏。

 

最後,滿桌啤酒瓶已堆出個“驚悚數量”,該散場了!我們幾個墊底的最後離開。一到街道上,冷風吹來,已50%酒醒了。大呼了口氣,驚覺:『糟糕!有酒味!這下不能騎機車了!臨檢過不去咧!』

 

望見旁邊家便利店,只好買咖啡來醒酒。怎奈何喝了桶超濃咖啡後,還是無法去除酒味。同團裡,L君開口說:「好唄!前面有個小公園,我們去那醒酒坐坐吧!」眾人又移動到了暗夜小公園,很怪異的,看著一堆陌生阿伯、阿公下著無意義的相棋。

 

 

醒了好久酒後,終於大夥決定回家!為了再徹底去除口中殘存酒味,跟O君拿了口香糖。(自己是不吃口香糖的人,是因常咬道舌頭,變成血香糖!!!)

 

確定自己相當清醒後,跨上機車開始回程。忠孝東路這晚騎來特別順暢,沒啥阻礙。一個紅綠燈閃過,拉了煞車要停車,可能是裝了防寒手套抓不太到正確位置,“磅啷!”一聲,我驚覺車前輪A到東西。『糟糕!這個車牌,是M君!阿!!!~是M君耶!』結果,這下真咬到舌頭。

 

當然,不能被他發現自己其實沒抓好距離,所以A到他。所以當機立斷,舉起手親切的跟他打招呼:「Hi!~M君!真巧你也停紅綠燈啊!」他滿臉措愕的回頭瞪著,嘴裡還嘟噥些什麼,說真的也聽不出來!但確定他皺了很多次眉,且一直唸唸有詞。紅燈結束,分道揚鑣,各自回家。

 

 

返家後,這男人開口:「欸!你們春酒今年有喝酒喔?你今天有喝喔!那有沒有被臨檢到啊?要小心啊!橋下很多條子喔!現在被贓到一張,就很慘囉!」

「哈哈!!我沒喝醉啦!只喝一點點,而且我醒了酒才回來的!沒事!沒事!」我說。

這男人也沒多說啥,逕自做自個的事,沒多理睬。

 

自己習慣會把東西整理好才休息。拎著包包,要把相機歸位放回防潮箱。拿著相機摸摸摸,要開始卸東西,突然發現:「啊?~我的記憶卡咧!!!」

我的記憶卡咧!!!半夜,這音量有穿透樓板很多層的能力!

 

 

 

『看到鬼了,相機中記憶卡憑空消失了!』

這問題很嚴重,絕對嚴重!一、有可能我一開始就沒帶出門,拍了一整天當傻子,那真的自己該撞牆了!糟糕!二、有可能剛剛路上掉了,但是這麼小的記憶卡還掉,表示我包包底部應該開了個大洞,該掉的都掉光了!糟糕!!三、遇到鬼了!在三月天裡!很糟糕!!!

 

當然這個驚嘆號,直接敲醒腦門。瞬間酒全醒的我,竟然無法在幾分鐘內,回想出今晚時間軸內,發生的所有事的細節!『糟糕!~今晚有幾不少張喝得滿High的照片,萬一流出去,這下就身敗名裂了!100% 成為人家的待宰肥羊!』

 

L君、M君根本沒玩過單眼相機,不可能是他們,他們連記憶卡的插槽都不知道在哪!放棄!F君根本沒來,更不可能是他!!H君跟D君都在喝酒,根本沒機會靠近相機!N姐不可能,她除了拿酒杯,根本沒時間碰相機!那?到底還有誰???

 

 

我抱著頭攤在沙發上擂沙發:『到底是誰?~A走我的記憶卡?~

「啊!!!~O君!!!~」

 

終於,在半夜,想起來,唯一會抽走記憶卡,就是對那台相機相當熟悉的O君!果真,莫非定律又來了,看起來最不可能的嫌犯,就是兇手,看起來最乖的人,下手最是重!

 

我破了自己大忌,在半夜打電話給人。

O君!是不是你,A走我記憶卡?剛剛我開相機發現,記憶卡不見了!」電話這頭的我,頭皮發麻,驚悚不已。但又礙於不能怎麼樣,只能刻意壓低音量,緩緩的說完話語。

「喔~~~記憶卡喔!~~~」電話 那頭O 君,輕描淡寫,音量無抑揚頓挫,猜不出是否。惡魔上身,就是這樣吧!

 

『呃~糟糕了!~糟糕了!~~』瞬間,往事又開始歷歷在目,一段一段飛奔出來。開始出現以前拿著人家不勘、不雅照片,得意洋洋威脅別人的場景!這就是傳說中的,風水輪流轉嗎?

 

終於知道,有把柄在別人身上,有多麼坐立不安了!那是種被不公平審判後,無止盡等著上刑場要斷頭的長時間煎熬。踹人一腳後,被相同的方式踹回來,記憶會最深刻!

 

 

我錯了!不該讓這種事發生在自己的身上!不該讓東西,在沒意識的狀態下消失還沒自知!不該為惡多端,到處做壞事。不該,跟看起來乖乖牌、人很好的程式設計師喝春酒!不該,讓相機消失在視線範圍中…

 

「要喝點涼的嗎?大師?」臣惶恐………

 

 

 

 

      後記1M君隔天是搭公車上班,他說他機車被某個女人撞壞了。是這樣嗎?他應該醉了吧?

      後記2:不久後,記憶卡原封不動回來了。但是!有人說,有種格式叫拷貝

職場裡的“朋友關係”

星期四, 三月 11th, 2010


之前,友人歐洲渡蜜月,送了盒“狗迪瓦”巧克力(←※不打廣告) ,精美包裝讓人不捨拆。

 

終於這天拆了,望著種類繁多,又包裝花俏的巧克力,我遲疑半晌。

「怎麼?」這男人開口。

「呃…花樣這麼多,不知道該吃哪一顆?」

這男人繼續敲著NB緩緩開口︰「妳啊~會吃邊邊那顆黑的!」

「疑?為啥你會知道,我要吃哪一顆?」

「呵~這是簡單邏輯,慣性會挑妳常吃的口味!我說的~對不對?」

「…………」他真的,說對了,手裡拿的,就黑色那顆。

「慣性問題!~慣性問題!~」

「人都有慣性,在挑選時,往往會挑自己習慣條件內固定選項!一點都不難猜!~」

「妳看妳鞋子,買來買去差異都不大,外型、輪廓線都是差不多!對不對?~」

「呃…因為我喜歡的型很固定啊!我很執念!!!」

「那就對啦!~慣性問題~妳會在固定範圍條件中作選擇~」

 

「………………」一時,我沉默。

選固定項,是慣性。我,連交友邏輯,朋友條件,都很固定。

 

 

馬屁精太危險!誰知哪天會為自身利益出賣你,讓你頭斷了還要幫他數鈔票;皇親國戚太恐怖!誰知哪天會為了已無實質能力捅你一刀,讓你血流滿地還要幫他提包包!居心叵測陰人鬼太陰森,誰知哪天發現你沒利用價值直接開槍,讓你血濺五步還不得善終。職場中的朋友,得來不易,所以慎選,絕不要妄想有永遠,除非永無利益交集關係。這,如精美巧克力盒打開般,誰知每個華麗外表下,內餡是否藏著辣椒膏?朋友,當然找真心對待的才是。

 

曾有個主管說過︰「上班不是來交朋友的,能遇到朋友算你幸運!」當時不懂,該說懵懵懂懂。現在能懂。堅持所謂“你不犯他,他就不犯你!”這般邏輯有點“自我感覺良好”跌倒了都不知哀嚎,怎麼慘叫。職場路是條見血見骨血淚路,一路跌跌撞撞是正常,趴著被踩也合理。因你是在地上走,人家搭著轎子走,立足點不同是合理,出發點不同也正常。重點是,怎麼保護自己,生存下來。職場裡的“朋友”,能當盟友,也可能會是劊子手,能幫你拿拐杖,也能一把推你進地獄。

 

低調是我原則,不張揚是我信念,畢竟職場路,風雨飄搖,步履維艱,鬆懈不得。

 

 

 

 

「小茹~我聽說妳們部門那個F君要離職囉?」

「呃…是啊!唉…他要走了!」

「發生什麼事嗎?這麼突然?他跟我們案子配合的不錯啊!很認真!很乖啊!發生什麼事嗎?」

「呃…他時間到了,國防役約滿了,就離職了!我也很難過!他是個好咖!他走我也很傷心啊!」

「那他老闆沒有留他嗎?」

「呃…細節我不知道,不過好像跟老闆談時,老闆沒多談什麼,所以他就不打算留了…唉…唉…」

「呃…那叫老闆留他啊!這麼認真的人不留,要留啥呢?妳私交跟他不錯,去跟他說看看,叫他不要走,好不好?」

「………」自私的我也希望,他不要走,能留下來。以後大家還是歡歡樂樂吃飯、哈拉、聊天、工作、作瘋狂的事。但,並我不是老闆,更不是他的誰,我沒有權力,替他作任何自私的決定。傷心,難過,僅止於我,無力影響他。

 

 

 

大老闆問︰「唉~為什麼國防役約滿都不會留下來,都一定會走?」

其實,這跟情侶交往基礎類似。對方滿意就有情,也有義;對方沒感覺了,屁股拍拍一拍兩散,你走你的路,他過他的橋。你喜愛他的好,也要他會喜歡你的好。互相吸引要兩情相悅,不單是單面的“自我感覺良好”。

 

 

另個女生在她遞了辭呈這早,第一時間敲來︰「親愛的!~有件事我要跟妳說!我要離職了,到下週五…我最捨不得是妳跟○○!~但我心意已決,而且老闆已經准了!好姐妹吶!我會想妳的!~」我的早餐,含在嘴裡,我的眼淚,轉在眼眶裡。自稱抗壓性極強的自己,最怕離別的悲傷,那是終極的死穴…

 

她的狀況我早知道,以己之力,無從排解。她主管曾說:『妳們年齡差異不大,可幫我跟她聊聊嗎?我知道她一直很不快樂!不快樂這工作,不快樂這環境!但我已經慢慢改善這些問題了,請她再等等一些時間嗎?』她主管有點小嚴格,但他絕對是公正、公平且阿沙力的好上司。當下承諾,會幫忙想辦法,給點時間讓我去GO

 

但時間追不過悲傷,哀大過於心死,在好不容易排除掉,年前積壓一堆工作後,時間較寬鬆餘裕後,她在這天,閃電遞了離職單,用最快的速度,跑了流程。人在無法一把拉起已掉落的貴重物品時,會認清自己能力很有限。職場中,我的力量渺小且無力!唯一能做的是,把最後場公務活動辦完,讓她無後顧之憂離開,還有歡送趴上陪她喝個爛醉,抱著她大哭宣洩。

 

場裡交到一個能談的來的好朋友,比老闆想到你曾表現優良,接著好心幫忙加薪還來的難。

 

同事,是不情願的關係;朋友,是兩廂情願的關係。一個好同事剛好又變成好朋友,是微乎其微的難能可貴。通訊錄百個朋友,需要人家援手時,會真正出手的有幾個?朋友要挑選,“質量”比數量來得更重要。只為了撈本吃太多,往往伴隨而來的是消化不良拉肚子。

 

 

那同事離職後,投入其他產業。

她還在公司年代,算頗有交情,也聊的算開。那天她開心報喜訊,說她的烘培小舖開張了,歡迎多給她捧場。就算不是實體店面,自己當老闆,總是件好事。

 

困擾的是,與熟人做生意,來的快,去得也快。捧場結束後,甜頭用盡後,就是血淚的真實商業行為。

 

一段時間後,找我抱怨起來。她說怎麼大家都自己人還這麼小氣,買個小東西還東殺西殺,殺的她連成本都虧了。又說,本以為越熟的朋友,會越好說話,越幫忙,結果小氣巴拉,嫌東嫌西。

 

她說,她們打來是︰「欸!我只要半箱!我自己去拿,不用幫我叫快遞,這樣價格可以再打折嗎?」她垂頭喪氣說︰「小茹!欸!~妳說我該怎麼辦?該怎麼推掉她們?作那些根本就是虧本,超虧的!我該怎麼拒絕這些打著“友情”的幫忙?」

「………………」沉默半晌,我接著說︰「這樣吧!她們幾個再打來,妳就說“好啊!給妳們打折!絕對沒問題!”」

「啥?還打喔!」

「打啊!怎麼不打?用盡力量打啊!!!」我加重語氣說。

「啥?」她驚呼。

「妳就輕描淡寫說→“打折喔!好啊!OK啊!朋友一口價!我打到妳們骨折!包準要幾折有幾折!”」

 

「………………………………」

「………………………………………………………………」

 

當然,這友人突然,又說我不是她好友,她想走溫馨居家良家婦女路線~

 

職場裡的“朋友關係”,真是詭譎多變吶…

各位我回台灣囉 ~~~~~

星期六, 三月 6th, 2010

親愛的各位 哈哈哈 我終於回來了啊

可惜一回來就生病了 發燒外加皮膚過敏~~~

今天我先好好清理部落格     等病好了就好好上來聊聊囉

 

回~~~~家~~~~~~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