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從 十月 30th, 2009

什麼叫可選擇的「選擇權」?

星期五, 十月 30th, 2009

那天,友人問︰「欸~那天我老闆問,說我們組裡兩個助理,只能留一個!她說她擔心她太獨斷,想參考大家意見看看!我一下子傻掉,不知道要怎麼回答?然後老闆說大家回去想一想,禮拜一跟說看法!我想半天!不知道該怎麼選?」

「我們業務單位要改組,其實就是被縮編啦!原本三個業助,剛好一個年底要結婚返鄉,所以順水推舟!另外剩下兩個業助,一個六年級阿姐,經驗老道,好說話、能溝通。但要她加班不太可能!要她出差不答應!上頭交代任何事情,都可以做好,不會出大包!但就是準時上下班,不太跟大家互動!事情點到為止,絕對不多作!另個草莓妹,年輕的七年級後段班,作事方法一般般,沒啥經驗,常出包,工作沒方法,老跟無頭蒼蠅一樣,窮忙、瞎忙弄半天!但她年輕、可愛!撒撒嬌,就討男生客戶喜歡!她每次傻呼呼道歉,然後大家喝喝飲料,有些人氣就消了!」

「…如果是妳,會選誰留下來?」

「那…我問妳,妳直覺會選誰?」我反問友人。

「欸~就是不知道該選誰,所以才問妳意見ㄇㄟ!阿姐有她能力,經驗豐富不太出包,可放心把工作交給她,但是她就是很閉俗、很神祕,不跟大家互動,公司活動也不太露面!問私人的事,她也守口如瓶,口風超緊!就工作是工作,其他是秘密!很難了解她到底是怎麼樣一個人!草莓小妹妹就剛好相反,什麼都跟妳說,什麼都不保留,連男朋友跟她約會去哪裡,吃了什麼,第幾個男友對她好不好,鉅細靡遺通通說,巴不得全辦公室都知道她一切點點滴滴!會製造氣氛,唱歌、跳舞都OK!有她在一定不會冷場!但工作能力就是不好,吸收就是差!進步速度就是慢!人家說啥也不聽、也不懂!埋頭就亂作,做錯了!就一直道歉!但是她很討人歡心!」

「…聽妳這麼說……妳心裡老早有譜,要選誰了,對吧?」

「哈…對啊…我會選那草莓妹!她跟大家比較好,之後相處會比較輕鬆!」

「如果是我,我選六年級阿姐!但我用“功能面”來挑的!」

「啥?功能面?什麼意思?」

「就是她的“產值”!她的“功能”!她的“價值”!她能讓其他人,少多少工作?能幫大家分攤多少工作?簡單來說,如果她倆今天薪水一樣,草莓妹常出包,是不是要花更時間去收拾善後?又要多花多少時間、精力、耐心,去教育她?等她成長?哪天成長到大家覺得能用?說真的妳們,又怎麼知道?等個天長地久嗎?還是等到天荒地老?」

「…呃…妳看過我滑鼠吧!」

「看過!很漂亮一個滑鼠!」

「我的滑鼠,不是贈品送的,或爛到會“脫肛”的那種便宜貨!當初我找遍市面上所有滑鼠,花時間精挑細選,才找合適、順手,又好用的!好的滑鼠,可讓工作品質提升,加快工作效率!所以我很堅持,要用好滑鼠!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同樣的,妳現在把妳們助理,當作滑鼠來想!她是來增進團隊工作效率!增加公司營收!創造更大利潤的!光用這樣想法去挑,妳應該知道結果會是什麼!但我想,妳還是會挑草莓妹!對吧?但大家都寧可要個會討歡心的,對吧?」

「(驚)妳怎麼知道?」

「唉~人很主觀啊!容我說句肺腑之言,草莓妹OK!可以期待、可挑她!但要在公司賺大錢、沒大事,歌舞昇平的年代!多個跳跳跳的東西,賞心悅目不是嗎?但現在時局低迷,景氣回溫步調緩慢!同樣花了錢,妳會買順手、好用、功能導向的滑鼠?還是花俏、華麗但是重要關頭會卡死的蝴蝶滑鼠?」

「………………」友人,沉默。

「我是實際的人,看事情都看現實面。只有裝飾功能的東西,放在太平盛世時,賺大錢時,才考慮添購!現階段都快餓死了,東西能不能用最重要,裝飾價值的東西放一邊就好啦!你家連屋頂都沒有的時候,妳貼亮晶晶巴洛可風格的華麗壁紙,要給誰看?下個雨,就爛了不是嗎?人在選擇時,有多種影響因素,但最重要的是,最終結果,是要什麼?什麼對妳最好,最有幫助!」

 

語畢,友人又陷入長長沉默。我答案不是她想聽的,所以她不知道該怎麼好。這,其實是簡單問題,端看你用“功能面”挑選,還是“裝飾價值”挑選?答案是妳最需要的是什麼?對妳效益最大的是哪一個!僅表達個人看法,認不認同?贊不贊成?個人觀點~

 

 

年前這小妹妹開口︰「問妳喔!~現在有個難題!我想好多天了,不知道選哪個!妳幫我出意見好嗎?」(內心OS︰⊙_⊙?什麼時候,我變成愛情旁聽顧問了?)

「現在有兩個男人,在同一週跟我告白,想跟我交往!」

「然後呢?」我問。

A君外在條件好,身高近180,高高又瘦瘦,外型不錯帥氣型!學歷不是很好!工作一般般,幾年內換了不少工作!但家裡有錢!沒啥負擔!他有台好車,可以接上載下!不用淋雨!對人風趣,會討女生歡心!會開著車帶著到處玩,也會買很多東西給我!如果跟他在一起,不用擔心什麼缺少浪漫、枯燥乏味的生活!也不太需要擔心金錢問題!不過他感情歷史很豐富,我會怕他身邊飛來的蝴蝶多!」

B君學歷腦袋好,外在差了一大截!不高!不帥!就是看過後,100%會馬上忘掉他長怎樣的凡人!而且,他身高不到170!肉肉的!屁股大大的!成天坐在電腦桌,假日坐在沙發上,不太運動那種!但他工作穩定,只要繼續撐,有機會升公司內小主管!車嘛!就一台破老爺車!跟一台摩托車!作風很保守,什麼上山下海?瘋狂玩樂,都不懂!甚至不懂年輕女生喜歡什麼!那天我生日,他送我一大個濃稠奶油超高熱量大蛋糕,那種遠古年代阿婆才愛的那種Low蛋糕!我看了又好氣,又好笑!但是有天刮颱風,我MSN才說,擔心風大雨大,下班回不了家,他6:30就在我公司外面等,笑的呆呆的說要載我下班回家!還說跟他在一起,要擔心的只有他太黏,不必擔心他會花心!」

「就我對妳的認識,100%會挑那個帥哥,對吧?」

「欸~哈哈!~對啊~帥哥!~跟帥哥出門才不丟臉啊…哈哈~」

「我還不了解妳嗎?帥哥帶出門風光、好看、賞心悅目!妳以前就喜歡人家呵護、捧在手掌心。帥哥怎麼樣都是幫妳加分,所以一定選他!要妳跟著阿宅出門,被投以奇怪眼光,以目前的妳,作不到吧?」

她只說︰「呃~我外貌協會的~外貌協會的~!挑外貌是對自己原則的基本尊重~!」

嘆了口氣我接著說︰「我講話實際!情人可這麼挑!挑另一拌,不能這麼挑!這些年,妳也吃了不少苦不是嗎?那些妳曾賭命愛的帥哥,在妳最需要他時,人在哪裡?在妳不光鮮不亮麗當下,人在哪裡?在妳需要人拉一把時,人在哪裡?人都需要光,誰也不想活在陰影下!動物都有“趨光性”,追隨著光亮而活!但人總是不完美,總有起落沉浮!要沾人家光,自己也得一直發光!妳的光能持續多久?一輩子嗎?哪天妳不再發光了呢?外在固然重要,但在需要幫忙時,能拉著陪妳一起走的手,就算怎麼醜陋,都比那些沾滿香水,卻隨意放開的手好吧!」

「妳老說妳不幸,妳愛的男人都不愛妳!但妳真的有想過,是哪裡不對了嗎?」說完該說的,換我沉默。

 

 

 

認識她,很多年了。她是個年輕、聰明、活潑、外向、外貌正的妹妹。她不壞,只是愛玩,但總是讓壞男人總圍著她打轉,吃乾抹淨後,一腳踢開!而她總哭哭啼啼︰「嗚…為什麼我都遇不到好男人?我哪裡做錯事?」

好幾次想對她說︰「別哭了~哭也沒用!妳沒有作錯事!只是挑錯人!妳挑男人的原則,外在、有沒有錢,佔了98分,其他只分配到2%!挑人眼光差!就像挑超市裡的蘋果,只會挑打過一堆臘,看起來光豔亮麗的。好不好吃這選項,對妳來說不存在!打了過量臘的蘋果,很難看的出來,裡面到底爛了沒,水份是不是不太夠!」

 

她有個前男友,談了一年多轟轟烈烈遠距離戀愛,最後發現自己是第三者!是那男人正牌女友不在時,排遣寂寞的另個玩具罷了!她為此哭了好幾天,失意了好幾個月!連工作都丟了!後來出現另個男人,她說他家世顯赫,也說出手闊綽,要什麼有什麼!不要說有房、有車,連海外置產,打不完的小白球都出來了!最後搓破了,都只是紙上談兵,隨便說說。且她再度成為第三者!對方早已有個交往多年,論及婚嫁的女友!又一段以第三者當角色的悲慘結局!

 

之後什麼“科技新貴”!什麼“超級菁英”!就像連續劇裡,偶爾出來跑跑龍套的串場角色般,出場個幾回,打打鬧鬧,煙霧彈放一放,然後就不見蛋!

 

「……………………」那天交談,終止在我倆的沉思和沉默裡。人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我不敢說她的選擇一定錯,也不敢說自己的觀點一定對,只希望她不要又狼狽的找我哭訴了…

 

後來這天收到她喜帖,裡頭附著張小紙條︰「親愛的小茹~≧≦(羞)~還好我當初聽妳話,決定跟○○在一起~呵呵!~我們明年初要結婚囉!妳一定要來參加喔!~我老公說要當面謝謝妳喔~要請妳當我們的嘉賓喔~」

 

信箱前,我笑了。這小妹妹,終於,不再挑打臘過度的蘋果了!

 

 

「呃…妳幹嘛把東西翻一地?」這男人,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在挑東西啊!」

「挑東西?挑什麼東西?要幹嘛?翻那些大陸亂的東西要幹嘛?」

「厚~最近煩躁到快被那些氣死人的傢伙氣死了!成天都在吵!不然就是在那跳!跳!跳!我真的很抓狂!他不上班沒關係,還要搞得其他人也難上班!」

「喔~然後呢?這跟妳東西翻一地有啥關係?」

「厚~我在選擇啊!你忘記了嗎?這些都是大陸買的山寨品啊!~你看看!這個!8-11商店買的詭異糖果!給他吃個半包,應該會拉到掛吧!不然這個!路邊攤販賣的奇怪點心糖!光摸就覺得怪,給吃個一串,夠拉個幾天!阿!~再不然,這過期餅乾~!你看它夾心都流出來了,好恐怖!這個一吃,一定狂拉吧!亨哼哼哼!~亨哼哼哼~!亨哼哼哼~!」

「………………………」這男人,一陣白眼後,也陷入沉默。

最後,他說出這麼一句︰「呃…我覺得啊~妳應該在公司活動時,假裝妳要表演中國功夫,在台上揮舞雙截棍,雙截棍裡面灌鉛。一個不小心,製造“人為失控”,讓雙截棍飛出去,直接打在臉上,然後再假惺惺道歉說【不好意思喔!我不知道這東西這麼容易壞!這道具是便宜貨!山寨貨!不好意思喔!】這樣不是更好,心裡更愉快?」

「………………………………………………」

「ㄎㄠˋ!!!~不早說!我馬上叫老弟,從少林、武當山、峨嵋山,搜刮個兩箱山寨武器回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