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從 十月 23rd, 2009

秋景隨筆:花卉作物篇

星期五, 十月 23rd, 2009

 

                    秋景隨筆:花卉作物篇

 

連日陣陣的雨,明顯帶來秋的涼意。春耕、夏耘、秋收、冬藏,這是農村的四季景象。日前與老友到山區郊野賞景,好一片秋收景象。檸檬和甘蔗熟了、木瓜和柳橙果實纍纍、玉蘭花開了散發出迷人的香味、楓葉紅了,好美的秋景,Allen Chang 用鏡頭紀錄了下來。

 

                   含苞待放的玉蘭花

           含苞待放的玉蘭花

                  玉蘭花開了散發出迷人的香味


                 玉蘭花開了散發出迷人的香味


                              韭菜花

                       

                        南瓜花


                               花草之美

                    花草之美

                                    花草盆栽之美


                     玉蘭花開了散發出迷人的香味


                            楓葉紅了

 

 

                       楓葉紅了


                     花草之美

                            花草之美


                           花草之美

                               蔓藤盛開的花


                              蔓藤盛開的花


                                             蔓藤盛開的花


                         
                     蔓藤盛開的花

                                

                 柳橙果實纍纍

                                檸檬成熟了


                      

                           柳橙果實纍纍

                          

           柳橙果實纍纍

                             

柳橙果實纍纍

                 

           柳橙果實纍纍

            木瓜果實纍纍

                                    甘蔗成熟了

 

/圖:Allen Chang

一閃一閃亮晶晶,衛生間招牌滿天星

星期五, 十月 23rd, 2009

這趟青島遊,著實開了眼界、見了世面。

不對!更正!該說︰「唉~我的~ “小菊花”見了很多人一面!」

 

大陸待很久這大哥說︰「厚~不要覺得怪啦!大陸什麼都有!最沒有的就是“隱私”!~屁股每天給人家看個幾次,沒什麼啦!不過就是屁股咧!光個屁股,認不出妳是誰啦!~想想啊!妳不也看了人家的屁股很多次?互相啦!互相啦!」

「…呃…可是…很難接受,屁股光溜溜的,讓大家看啊!」我反駁。

「看就給她看啊!最多妳看回去就好啦!」

「…………」內心想問他,看這麼多別人的屁股,意義在哪裡?

單純的直覺告訴我,除非將來不走政治路,不然成天露屁股,留下的話柄,真的,難收拾…

出發前,雖說心理已有番建設,知道那邊衛生條件,不比台灣來的自在,且有落差!但真的去了後,大開眼界!

 

 

第一天中餐結束,大哥說一定要上完廁所再出發,接著要去山區,要廁所可能沒這麼方便。跟著人群走,到了女廁!接下來這幕真是驚人吶!『哇賽!~這了不起!』女廁的門,只有人的一半高!就是門只有一半,剛好遮住下體到腰,剛剛好!不多也不少! (←身高高一點的人可就麻煩了!)

 

大都是蹲式廁所。(除了飯店,不太有坐式廁所)如廁結束,一起身,就大咧咧面對著門外等候的人,然後穿褲子或擦屁屁!外面等候的,就得眼睜睜、鉅細靡遺,看著妳如廁所有動作,聞著裡頭傳出來的任何氣味!

 

「這真的…讓人頭皮發麻!~」首日中午這半扇門,扎實上了一門廁所文化差異的震撼教育!

 

 

 

當日下午,到了山區、風景區遊覽。結束後,怕之後車程過久,中間需要憋尿,大夥又衝著去廁所。望著門口斗大招牌寫→【文明場所︰2星衛生間】!心想︰『都叫文明場所了!這廁所應該不會太詭異吧?』這趟出來,腦門再度被重重轟了一槍!

 

雖說沒滿地黃金那般離譜,但整間廁所濕答答,積水到處是。怎麼跳高?如何閃躲?拖地牛仔褲管,就是很容易沾到水。開始還抱持︰『靠!!捲褲管好俗~!那是阿巴桑才有的行為~!打死不捲~!』後來同行前面這阿姨,邊走出來邊念說︰「厚~!臭摸摸~驚死人~哩ㄇㄟ小心喔~!後面地板上的水都有尿喔!青菜巄ㄟ弄到咧!臭摸摸~!」望著前方超過3公尺滿地積水,自知自己非金牌奧運選手,可一跳幾十呎!當機立下,馬上蹲下,一秒捲好褲管,放棄一切堅持!

 

這麼作是對的!如廁結束,緩緩出來時,看到同行另個大姐,滿臉愁容說︰「糟糕!好糟糕!我褲管剛剛應該沾到東西!怎麼這麼臭!好糟糕!明明很小心了啊!怎麼還會…?!」看到她牛仔褲,從鞋跟最後方,吸飽了水,延伸到1/2小腿肚!牛仔褲顏色深,看不出她到底沾到了什麼?

 

只知道,後來小巴行駛中,大夥紛紛開了窗戶,不然真的會整車嘔吐到下一站!

 

隔天,不管到風景區、觀光區、市區、郊區,同行的幾個女生,不管是喇叭褲、靴型褲、直筒褲、

垮褲…所有褲管在進廁所前,不約而同、自動自發捲個半天高! (醜陋沒關係!不要再吸了一些奇特的“特產”就好了。)

 

 

有天歷經千辛萬苦,爬了嶗山所謂“九潭十八水”後,拖著Kimo要死不活的下了山。要返回搭車地方。行經最驚險那段搖擺鐵吊橋時,我倆不約而同,突然睜大了眼,開始嘖嘖稱奇!眼前這小女生,(最多國小一二年級歲數!)當眾毫不遲疑“啪啦!~”拉下褲子,在吊橋上尿了起來!當時吊橋呈現著搖擺、搖晃狀態!一旁還不間斷的有遊客來回走著、穿梭著!但大夥都不以為意,很正常的繼續走著吊橋。

 

「哇賽!她…她…她…有這麼急嗎?非得在這麼驚險吊橋上,當場尿起來嗎?風很大耶!」

「哇賽!這個真的~猛!」

「這~這~這~!這真的太強了!這是一般人走,都會害怕的吊橋上耶!哇賽!她還可以泰然自若、若無旁人的蹲下去尿尿啊!這真的太強了!嘖…嘖…嘖…」連大陸跑了很多趟的Kimo,這下也睜大了眼,不停張望著。那天的觀光活動,除了山河美景,還有真正的“看光光”!與天地自然融為一體的脫光光如廁…

 

 

 

隔天去電視塔!剛好大陸十一長假,自己境內觀光客,也是多到讓人害怕!花了長時間排隊,好不容易,走到電視塔門口台階前!我感動說︰「好多人啊!~都特意早起出門了,怎麼人還這麼多啊?不是說早起鳥兒,有蟲吃嗎?怎麼光要排隊進門口,看來都得再花上半小時啊??」此話還沒說完,前面冒出一隊父子公然插隊!(他們就很自然走到,已排了很久的我們前方插隊!)

當充滿正義感的Kimo要出面制止他們時,大夥突然愣住、定格下來!不是那父親出手打人,也不是小孩哇哇大哭吵鬧!是大夥原本注視前方的眼,通通掉了下來!這小男孩,突然大方的拉下褲子,當大家面前小便起來!不偏不倚對著我原本將要踏上的那階階梯,“啪啦!啪啦!”神態自若尿著!這天氣溫不低,但卻整個人打冷顫!

 

 

「靠喔!~真有這麼急喔~!」所有人通通縮回了腳,唯恐自己鞋子太出去,成了尿尿小童的祭品!我們當中有人低聲罵、有人開始皺眉,當然也有人拍拍大家肩膀說︰「見怪不怪!見怪不怪!~這裡是大陸ㄇㄟ!」

 

這天穿直筒褲,褲擺不大,還好沒沾到什麼。不然這趟回程小巴,又是大夥拼命開窗,瘋狂熱暴與暈車交雜的一天了。

 

 

最後一天行程安排知名葡萄酒莊。對酒沒大興趣的自己,走馬看花,唯一駐足欣賞較多的是,那些百年大橡木酒桶!參觀結束後,照例移動到下區前,大夥紛紛又到廁所報到!

酒莊廁所門口,貼著斗大閃亮金屬招牌,上頭寫著4星級衛生間★★★★》!看到這東西,同行所有女生紛紛張大了眼︰「哇!~這廁所4星的耶!是這幾天以來,最多星星的了!一定很乾淨!」大夥進去後,真的好很多!地板沒有滿地水,褲管也不需捲個半天高!還有台電風扇,不斷的吹乾著地板的濕氣!

 

 

『終於…有上到個像樣的廁所了!果真,四顆星廁所有差!有差!』一整個感動,讓我在洗手臺前駐足半天。

 

如廁完洗完手,正找放擦手紙的廢紙簍。一位打扮入時的女性,拎著小男生衝進來!(真的是拎著)當下正在想︰『這媽不對吧!小男生應該上男廁!都這麼大了!』不料,驚恐事發生了!

 

原本一旁裝擦手紙的紙簍,被她用力一拉到一旁,接著她扒開小男生雙腿斥責︰「快!~快!~快!~快點啦~!」接下來,請容這邊快轉跳過,實在太過驚悚,不方便在這詳述!○□○~簡單來說,那媽媽,把裝擦手紙的紙簍,當成小孩糞便池,盡情撇完大條,然後拍拍屁股走人!

 

經歷過此驚悚階段後,請不要質疑為什麼我們沒有去制止她,如此跳脫現實的情況,沒半個人來的及反應與應對!大夥只能狼嗆走出廁所,沒多說半句話,只是個個表情呈現不同程度的驚恐與錯愕。

 

「怎麼了?妳們怎麼從四星級的廁所出來表情都很凝重?」

「……………」當然,我舜間失去語言能力…

 

 

 

恰巧路邊有小販,天熱,Kimo衝著去買雪糕,說要解渴。

買完,Kimo剛好要從背包拿水出來。發現裡頭有好幾張濕答答的紙,滿臉狐疑問︰「ㄟ!妳幹嘛撿一堆濕濕紙巾在包包裡?裡面有相機耶!妳不怕會碰到相機嗎?」

「沒辦法啊~!剛剛沒辦法丟啊!不想從廁所出來,手裡拎著濕答答紙出來,很怪咧!所以就放進背包裡!」

「妳很怪耶!~剛剛酒莊的四星級廁所裡不是有很大的廢紙簍嗎?沒看到嗎?扔那就好啦~幹嘛帶出來?弄濕自己的包包?」

「有啊!我有看到啊!」

「怎麼不扔那就好?那廁所已經是這幾天最乾淨的了!還有香味咧!」

「我知道啊~!四星級廁所!沒有積水!門都好好沒有壞!但是!但是…剛剛…裡頭…廢紙簍被裝了其他東西,所以我不敢丟啊!~」

「啥?什麼?那是怎樣?被打掃的拿去裝漏水喔?還是怎樣?」

「…………」

「…呃…強烈建議你…先把手上那雪糕類東西先放下,然後好好聽我說……」

「…啊?啥?……」這男人藉機又舔了雪糕幾口。

「…因為…剛剛…有個媽媽,帶著小孩衝進來!然後,就在那廢紙簍裡,盡情擠“小男孩牌~巧克力雙淇淋”!擠完就閃,也沒收!也沒處理!所以紙簍裡有堆東西…所以…呃…我丟不下去…那形狀就像一坨巧克力冰淇淋被攤在大筒子裡…」

 

「………………………………」

「………………………………………………………………」

 

當然,這男人,吃到一半的雪糕,不幸的是“巧克力口味”!

更不幸的是,跟剛剛廢紙簍中的東西顏色很接近,最~不幸的是,他放棄繼續吃他的雪糕!

然後開使用他惡狠狠的惡毒眼神,一路瞪著我回青島…

半夜裡,不斷大聲嚷嚷說要去飯店對街“8-12”便利商店買東西,一起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