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從 十月 4th, 2009

網際網路40年/宅男翻身

星期日, 十月 4th, 2009

網際網路40年:生活篇

未來的網路史家也許會這樣記載:在二十一世紀末葉,人類終於達到「四海一家,網路大同」的境界……

宅男什麼時候翻身的呢?九○年代的小故事 –
男人的船遇到大風暴被打沉,他九死一生漂流到荒島。想不到島上住了一位漂亮的女人,也許是探險家,或許是氣象專家,也可能是作家,總之是個辣妹就對了。女人便邀請男人到她住的地方用晚餐,煮活龍蝦和蛤蜊白酒義大利麵請他吃,又開了一瓶香檳慶祝。顯然這位辣妹雖然住在荒島,該有什麼她都有。餐後,女人請他稍候,換上薄如蟬翼的睡袍出來,一身雪白的肌膚若隱若現。她對一旁呆看的男人說:「這樣好了,為了慶祝你死裡逃生,我送給你一個願望。你現在最想做什麼?」

男人吞吞吐吐說:「我……我可不可以借用妳的電腦,看一下我的伊妹兒?」

這是九○年代在網路上流行的小故事。換上今天,我們準知道那位傻瓜蛋叫什麼。他叫宅男,是二十一世紀初葉最最吃香的新新人類。

宅男,是日本人發明的新詞。因為哈日,所以像宅男、達人、熟女之類的新詞在台灣都大大流行,成為很有趣的「轉口詞」。原來都是漢文,到日本轉了一圈,重新排列組合成日文,再輸入台灣可就八面威風,連最反對中國文化的死硬台獨都琅琅上口。從前魯迅說梅蘭芳反串旦角是「男人看了扮女人,女人看了男人扮」,所以人人愛看皆大歡喜。現在的轉口詞可以說是「台獨看了扮日文,統派看了漢文扮」,所以也是人人愛用皆大歡喜。當然我這樣說並不大公平,因為哲學、派出所等等也都是轉口詞,所以轉口詞不自今日始。但為什麼許多新詞、新觀念必須從日本轉進口?這倒是值得文化學者研究討論的題目。

宅男從前叫作書獃子,美國人稱他為難弟(nerd),不管在小說、戲劇或電影裡,都是最不受人歡迎的角色。我年輕時是個小胖子(現在也並不瘦),只愛躲在家裡看書,也算是宅男,那時候並不吃香,從來無法因此贏得任何女性青睞。可宅男什麼時候翻身的呢?

不能不說是拜網路之賜!有句網路名言說:「在網路上沒有人知道你是一條狗。」一語道破網路真相。網路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隱藏你的真面貌。尤其在網路進入多媒體時代之前,一切全靠你用鍵盤輸入。宅男/書獃子/難弟儘管別的不在行,賣弄文字倒是他的看家本領。所以在網路時代來臨後,略知舞文弄墨的宅男/書獃子/難弟突然發現他在網路上具有攻城掠地的戰略優勢!

未來社交圈裡的活躍人物 –
我寫過一系列的網路恩仇記,都收在《神交俠侶》一書,這裡且說個真實的網路愛情故事吧。歐洲國家裡我獨鍾情義大利,每年都找機會去講學,因此來跟隨我的博士生特多,幾十年下來桃李滿義大利。過去的學生,後來就成為好友,例如在南義大利一所大學當教授的G。G的遭遇很具傳奇性。他到匹茲堡大學念書前,原來有個女友。但是到了匹大不久女友就拋棄了他,所以有一陣他情緒非常低落。耶誕節快到了,我問他為什麼不回義大利過節。G說他寧可不回去。歸去來兮這一念之間,G的一生起了極大的轉變。

就在耶誕夜,G窮極無聊在網路上閒逛,到了康乃爾大學的網站,突然發現一個女子的名字很像義大利人,就上去搭訕。以這位宅男的害羞性格,如果是在真實世界,一定不敢和陌生女子講話。但因為是在網路上,他變得大膽而主動,就這樣認識了M。認識三個月,G就在網路上向M求婚。

請注意這還是在沒有多媒體網路的時代,既沒有YouTube,也沒有FaceBook。他們兩人都不知道對方的長相,就憑著一封封的電子情書他們心心相印。M接受G的求婚之後,終於坐長途汽車從康乃爾大學到匹茲堡大學來會見G。據他們日後說,兩人第一次見面都幾乎昏倒,因為都和對方想像的不一樣。但是一旦開始交談,心心相印的感覺就回來了。他們在義大利結婚時我特別趕去觀禮。最可驚異的是,兩人雖然在網路上認識,在義大利他們兩家的距離竟在五十公里內,兩人的父親一個是郵差、一個是火車機關長,真可說門當戶對。從此G和M兩人快快活活過日子。

未來的網路史家也許會這樣記載:在二十世紀末,網路讓世界各地的宅男/書獃子/難弟大量翻身。到了二十一世紀初網路進入多媒體時代後,網路上使用文字的機會減少,文字的重要性大幅度降低。但是各地的宅男/書獃子/難弟的氣候已成,因為宅男們已經找到一條他們敢走的路。

《紐約時報》推薦的2007年暢銷書《微趨勢》(MicroTrends)是本有趣的趨勢報告,因為它介紹了八十多個微趨勢。見微知著,正是作者的用心,所以《微趨勢》和奈思比的《大趨勢》可以兩本書對照著讀。《微趨勢》就指出多虧網路,宅男變成最吃得開的新人類。他們在網路上如魚得水,甚至通過各種社交網站,成為網路社交圈非常活躍的人物。文首介紹的小故事裡那個荒島宅男,不敢面對真實世界的美女,寧可選擇伊妹兒,可伊妹兒正是網路的另類社交方式。正如《微趨勢》的作者所說,宅男大搞社交在過去簡直不可思議,但是現在已蔚為風氣。

宅男不出門,能看天下病 –
宅男得道,雞犬昇天,例如專拍正妹的台灣攝影達人徐聖淵。根據《聯合報》的報導,徐聖淵打敗來自全球八十五國上千名攝影師,拿下法國巴黎攝影展(P3)第四名,為台灣爭光。但徐聖淵至今仍是從未交過女友的「阿宅」,他說,每次拍完正妹,就看著她們的男友來接她們,格外心酸。宅男雖心酸,讓宅男拍照的正妹卻因此揚名四海。

宅男雖在網路出頭天,但宅男畢竟不是彼得潘,他們也會長大。到了二十一世紀,過去的年輕宅男一個個逐漸老去,變成「熟宅男」或者「宅熟男」,他們的生活需求也逐漸變化升級,從「宅男不出門,能知天下事」變成「宅男不出門,能交天下友」、「宅男不出門,能吃天下菜」到「宅男不出門,能看天下病」等等。好在網路的功能也不斷進步,他們這些需求都不難滿足。

「宅男不出門,能知天下事」和「宅男不出門,能交天下友」都不必再多解釋,這就是瀏覽器、電子信和各類社交網站提供的功能。「宅男不出門,能吃天下菜」比較新鮮。你可以在網路上訂購你喜歡吃的菜,再請宅急便送到家裡,更省錢的辦法是送到家門口的7-11店,你自己去取。台灣在這方面非常進步,我最欣賞的是可以在網路訂購書,然後到鄰近的7-11店去取,連美國都沒有這麼方便。

世界各國人民逐漸老化,養老院供不應求,但是獨立慣了的宅男都害怕進養老院任人擺布。他們認為與其進養老院,還不如就地取材在家養老。因此「宅男不出門,能看天下病」會成為下一個大熱門應用(行家所謂的Killer Application)。《微趨勢》這本書也指出此一趨勢,DIY醫生(DIY就是Do It Yourself,我譯為自作孽)會越來越多!將來宅男住在家裡,自作孽利用網路點菜、看病、交友,等於在家裡設置了餐館、醫院和俱樂部。家的生活機能越好,宅男的壽命越長,人活過百歲是常事,活不到百歲算夭壽。

四海一家,網路大同 –
不僅是宅男,宅女的數量也逐年增加,遂出現大批「熟宅女」或者「宅熟女」。有趣的是既然有熟男和熟女,熟男加熟女不就等於熟人?普天下都成了熟人,自然而然實現了「四海之內皆兄弟」或「四海之內皆姊妹」的理想。未來的網路史家也許會這樣記載:在二十一世紀末葉,人類終於達到「四海一家,網路大同」的境界。

網路大同並不是美國歷史學家福山所說歷史的終結。相反的,這可能是新世界、新天地的開始,但這將是個詭譎的新世界。前面提到的G,後來成為我的好友,有一年我又去義大利講學,G和M邀請我到他們家吃飯。快要開飯了,M在廚房裡面忙碌,G卻自顧自上網。我不能不調侃他:「你已經找到理想對象,現在不必上網冒充單身漢了吧?」

「誰說我冒充單身漢?」G笑道:「誰說我非是男人不可?」

我正想說:不是男人,難道你是女人不成?突然我明白G並不是在開玩笑。內向的G,卻敢在網路上大玩變性的遊戲!我再度記起那句網路名言:「在網路上沒有人知道你是一條狗。」的確,在網路上沒有人知道你是一條狗,也沒有人知道你是男人還是女人,或是雙性人、變性人、可塑性人。你可以變成任何你想像的人物,過你想像的生活。這就是網路的致命吸引力。 【聯合報╱張系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