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從 八月, 2008

一份喜帖三樣情

星期四, 八月 28th, 2008

手中不斷的包裝著公司活動所需之公關贈品,這天年輕妹妹,嘟著嘴說︰「…那個…我聽說啊~女生要三十歲之前把自己嫁掉,是不是在二十五歲之前,就要開始計劃?才有機會炸人家?」

 

猶豫了一會,摸摸頭我答道:「…呃~這個我不清楚耶!前幾天新聞上,好像有聽到這麼一句話喔!不過,炸不炸應該不是絕對吧?」

「是~喔~~~~~(拉長音)」並不清楚,這年輕正妹問這問題的用意;也不了解,她這問題的下一步該是如何?或許以目前的思維模式,她有計劃目標,積極的要在三十歲前,順利把自己嫁掉吧?…這…除了當事者…真的…不得而知了?

 

身邊,不乏年過三十,依舊還選擇單身的人。套句友人超級熟女A所說的話︰「婚姻啊~不過一張紙~能保障我什麼樣的未來?」她們說,單身最大的好處,就是只要對自己負責!自由自在、隨心所欲!一人飽,全家飽!聽來也不是全無道理!

 

前陣子,日本流行【勝犬】和【敗犬】論調,這些熟女友人,莫不嗤之以鼻,說那是大日本沙文主義,鄙視女性的“污名化”名詞。

 

笑笑地,當下自己沒多作評論,謹是淡淡說︰「真是不公平啊!~這社會!男生年過三十不結婚,大家會說他忙於事業,專心工作,以至於蹉跎了青春,紛紛投以憐憫的眼光!反之,若是女人年過三十未婚,街坊鄰居、親朋好友、同事長官,莫不私私竊語,閒話滿天,蚩言蜚語接踵而來!甚至會說那個女人一定哪裡哪裡有問題……」

 

「唉~對啊~超不公平~不過…姑且不論婚姻對於當事者的價值,以投資報酬率來說,一直以來我都在送紅包,一直遭受紅色炸彈轟炸,不結個婚反炸回來,真的有點不划算!我看我來個“假結婚、真詐財”好了!隨便找的男生,叫他陪我演個一天戲!小茹~妳幫我設計美美的喜帖要不要?哈~哈~哈~」熟女開心的說。

 

「(驚)…呃…這個…妳…當真???」被她突如其來的話,給嚇了一跳。

「哈!哈!哈!跟妳鬧著玩!開玩笑的啦…」

「唉…當個獨立的女人…真的…辛苦啊……」她說。

 

「唉………」MSN這頭,與這熟女A,同聲嘆了口大氣。

「…唉… “紅色炸彈”,威力不容小覷啊!不管是炸人的炸彈客,還是被炸的無辜路人,只要炸彈飛過來,通通遭殃,運氣好的躲掉,留著半條命歹活!運氣差的,這輩子都有陰影啦!!」語重心長的我說了。

 

原本,九月有著兩攤,連續密集發生的婚宴。如今,一攤如火如荼繼續延燒著,另一攤似乎陷入僵局,即將不了了之…悲劇收場…

 

「…嗚…小茹…九月…我…不辦婚禮了…!」加班時刻,Msn這頭,這個妹妹急速說著。

「啊???」

「啥?什麼???!!」晚上九點,被她Msn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震攝了半晌。

「…就…我男朋友他家裡…很機車啊!!!」

「…搞得大家很不愉快啊!」

「…啊?怎麼會?」我說。

「我爸媽現在都很生氣啊!說不結了!」她說。

「我媽說,他家裡根本沒有誠意要談結婚的事情,那~就不要辦了!!!」

「哇咧!不會吧!」我說。

「…我跟妳說!他家人真的很惡劣!!」

「他們想要這個、那個、怎樣怎樣的一堆,我爸媽怕我以後嫁過去被欺負,一開始什麼都答應他們!他們說要傳統的結婚儀式,我們二話不說,就照辦!」

「然後?發生了什麼事情?…」我說。

「但是後來,我們發現,他爸媽根本就沒有誠意,連來我們家吃飯,邊吃邊談一下細節都沒有過!」

「拖拖拉拉的拖半天後,我們這邊都照他們的意思了!現在他爸又說,如果要叫他找媒人來我們家提親,他要開條件!」

「那條件很離譜,我爸就叫我不要結了!去把小孩拿掉!」她憤憤地說。

「連我媽也說不要辦了!沒誠意不要辦了!」

「…啊…天啊…這樣很難堪了…」我說。

「對呀!!大家都說他爸就是故意刁難的,很明顯不喜歡我!覺得我不夠格當他們家的媳婦!」

「…故意?…刁難?…這滿扯的…真的…滿扯的…」

「而且還要談條件,我們是女方,都沒有說要什麼了!聘金!什麼禮的我都可以省略了,還要我們拿錢出來辦!」

「好扯!…」

「我同事說,他爸就吃定我有了小孩,一定沒話好說,不能不嫁、也不能拒絕,就大敲我們一筆!問題是,我家沒什麼錢啊,我爸媽就我在養,哪來的一大筆錢啊?」

「唉…」開始回憶著自己記憶中,螢幕的那頭的這個妹妹,當初相識時她十八歲,天真清純的模樣。

X的~擺明了就欺負我們,也不尊重我們家人!氣死了!(髒話一段,以下略。)」她越說越激動,光看文字,可感受她敲鍵盤時是何等的情緒激昂。

「這樣子就算妳真的嫁過去了,妳應該也會被欺負,沒什麼好日子過吧…」語重心長的我說了。

「對啊!他們就說我嫁妝要多少多少,不要兩手空空的,然後什麼以後我賺的錢,一毛都不能少拿的要給他們,當我賺錢的奴才嗎?我爸媽以後誰養?X~~~我真的很生氣啊!~」

「真的欺人太甚了,妳好好想清楚,這個狀況下,妳要怎麼決定,決定權在妳,不是別人!」

「…唉…我原本歡歡喜喜的打算結婚,現在搞成這樣,大家都扯破臉了,這下,可是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處理!」

「…唉………」我又嘆了口氣。

「那…妳現在打算怎麼做?」我問。

「我爸說,這禮拜去把小孩拿掉,餐廳退掉、餅也退掉!婚紗不要去拿了,拿回來佔個位置,看了也生氣!混蛋!王八的一家人!(又是髒話一段,以下略。)」

「…唉…說真的…我不知道…該說什麼話…來…安慰妳…」一時之間,我語塞。

「小茹!最離譜的是什麼!妳知道嗎!婚紗跟禮服的所有錢~是我刷卡的!!!花了我好幾個月的薪水!混蛋~~~(髒話又一段,以下再略。)」

「……………」這下,自己真的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陪著她恣意謾罵近30分鐘後,她說她發洩完了,好累,要休息了,Msn一秒失去蹤影,離線去了。被她這麼慘烈的情緒影響,自己倉促的收拾了家當,下班回家。

 

望著櫥櫃中原本已準備好要送她的禮品及特別設計好的喜帖樣板…這下,它們沒機會出場了…

 

「呃~妳在幹麻?」

「…喔…作作稿子,緩和一下心情啊!」

「…緩和心情?妳那個朋友婚沒結成,妳還在跟著難過喔?」這男人開口說。

「對啊!喜帖都設計好了,沒機會用到!好浪費!我就想說,好歹拿來改一改、弄一弄,看看有沒有其他的用途啊?」

「其他的用途?妳要幹麻??」

 

 

「………………」(瞬間,我陷入了沉思。)

「哇!哈!哈!哈!~我剛剛想到啊~我乾脆拿來改成我老闆的喜帖算了!反正他們都還沒結婚,公司裡突然出現他們的喜帖,大家也不以為意!再弄盒詭異過期的喜餅去公司,放在那公共印表機旁的桌上,貼上斗大的“○○文定的餅,請大家分享他們的喜悅”!我跟你說喔,百分之百,不到半天,就會被大家分食而盡,然後大家都會食物中毒,通通掛急診!~身體的疼痛,會換來心靈深沉的恨念,最後就不只我一個人想暗殺老闆了,他被暗殺的機會,就大大的提昇!哈~哈~哈~哈~你不覺得我真的是天才嗎?」

 

 

 

「………………………」這男人肩膀垂了半邊,無言。

「唉~我看~妳真正想弄的是告別式吧!哪國的喜帖是白色啊???什麼喜帖不喜帖的?當我色盲嗎???」

「………………………」

「告別式?不要啦,那太狠毒了!我看起來像是那麼惡毒的員工嗎?當然要辦喜事!要辦喜事啊!風風光光的辦喜事啊~更何況,一時之間,去哪裡生這麼多條毛巾來給那些討厭他的職員們?然後叫他們由笑轉哭啊???」

「………………………………」

「我想…哪天妳那幾個機車老闆真的壽終正寢了,妳絕對可以升任他們治喪總部的超級總幹事,真的,妳有那樣的才華!」



我的新婚紗照~~~~~

星期五, 八月 22nd, 2008

這是我跟宇哥為了歡喜來逗陣所拍的婚紗照~~~~~

對宇哥來說挺特別的 因為他沒有拍過婚紗照……所以這是他的第一次呢

而我呢 因為幾乎每拍一部戲就得穿一次    所以 我想我結婚是絕對不會穿婚紗的

因為穿婚紗真的好累好累喔~~~~~~~~~    

一開始的拍攝 哈哈哈 還在揣摩一般婚紗照的感覺……

哈哈 最開心的是 這次的意外的瘦真的有瘦到手臂呢…..開心!!!!

兩個把華視大門當公園拍攝的小傻蛋~~~~

哈哈哈 這真的是在學一般婚紗照…..

好了 搞笑版開始慢慢出現囉~~~~~

這張是我們公認最喜歡的 好口愛的兩個人~~~~~~

拍到一半 有過敏性鼻炎的我突然鼻子癢了 ..哈哈哈

我們的宗教明顯不同 哈哈哈 還有花絮喔 盡請期待….

關於毛的問題

星期四, 八月 21st, 2008

這天,凝視著自己微微懺抖的手,絞盡腦汁、左思右想、百思不得其解後說︰「…為…什麼…呃…這根捲曲的毛?會出現…在廁所…把手的這個…地方?」

 

『女廁的門版把手上?為什麼會有著這麼一根毛???』是當事者如廁後掉毛,順著手抓到了門版,導致毛卡在那門閂上?還是怎麼?脫褲子時,毛飛了出來,毛這麼輕的東西,可以飛這麼高嗎?如同謎一般,此題無解,無從得知…

 

女廁是女性同胞一天中,滯留時間不算短之處,身為女生,應當好好維護、保持潔淨。之後使用的人,心情也比較愉悅,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但最近的女廁,多了噴賤四處的恐怖血跡;新增了怎麼擦也擦不完,踩上馬桶蓋的骯髒鞋印;當然也多了些不明黃色液體,加上某些捲曲的毛,殘留在馬桶蓋上!…女人啊!~何苦為難女人?

 

在公司新人越來越多之後,女廁的潔淨,似乎變成是一件極度奢求之事了。這是女性同胞,上廁所時的“ㄑㄧ ㄇㄛ”(←註︰心情)問題…

 

公司裡有位年輕的程式設計師,大家稱呼他為“裝熟魔人”(為了方便稱呼,這裡簡稱他叫“魔人”)。魔人也有著關於“”的問題。

 

因用腦過度,導致頭髮開始有點稀疏,讓他的外在,比實際年齡看起來大很多。他,長相並不算十分老摳摳,談吐也絕對七年級,但總被新進的新人,當成老一輩的長輩對待。

 

「魔人哥~我要下班了喔~掰掰!~」

他們那Block來了個新人後,有天新人這麼對他道別。

 

「靠妖咧~他比我大耶~還叫我魔人哥~現在是怎樣?~蛤~&^%$@~*&^%!(因為是髒話,此略!)」魔人這天終於發了飆!因這個新人其實年紀反而比他大很多!被一個比自己大很多歲數的人叫哥哥,對他來說是奇恥大辱!

 

不知情的同仁,不會以為他是年輕的七年級程式設計師,而把他當作資深的專案經理之類的人對待。不斷的、不停地,外貌一直讓他處於劣勢。

 

有天當自己也懷疑著他的年齡時,魔人終於抓狂!迅速跑回座位,掏了皮夾,信心滿滿,挺起胸膛,亮出他的身分證對著我說︰「看啊!看清楚啊!我是正港的七年級啦!看清楚了嗎?七年級喔!我跟那些五年級!四年級的老伯伯不一樣喔!!!我七年級喔!!」

 

看著他身分證出生年那欄,『…真的是七年級咧!…』一時之間,百感交集,不知如何回答,話在腦中轉轉了兩圈,脫口而出的︰「哇靠!你真的是七年級咧!啊~你長這樣!是想說先老起來,等大家迎頭趕上你喔?~」

 

「………………」他無言。只是不斷晃動著他的身分證,證明年紀不如他的外在那般老成。

 

七年級,卻有著讓人誤會的五年級外貌,任誰都會沮喪吧?這是關於一個年輕男人,與他的“頭毛”間的…一個大問題…

這天下了班,背了游泳專用包包,就直接殺到了泳池去。

 

原本與Kimo約好下班之的7:00去游泳,因事多加班,無法即時趕上。

 

到了泳池,Kimo已游太久,整個人呈現半虛脫狀態。他厭厭一息說︰「我游了好久…快掛了…這樣吧…我要起來先回去了,我會幫妳買晚餐…妳慢慢游…妳同事應該今天都有來游,妳慢慢游……」語畢,Kimo先行離去。

 

在泳池待了一小時後,差不多該回家。拎著大包小包進了盥洗區,可能因時間也晚了,今天盥洗區人數比以往多上許多!隨意挑了間有空檔的一間去,開始盥洗。

 

盥洗間放置衣物的架子為了不讓水噴賤到,刻意作的很高。花了好大功夫才把東西全都放上去。清洗結束後,準備著裝穿回一開始的衣服。頂著濕漉漉的頭,睜著半開的眼睛,高舉雙手在高高的架上搜尋著要穿的衣物。

 

「啪答!!!~」突然一閃而過,是個突如其來的黑影。反射的閉眼動作後,猛然發現自己正要穿的內褲,正躺在自己腳邊充滿了水的地面上!

「⊙ˍ⊙ ㄎㄠˋ~

沒錯!純棉的內褲吸水能力一級棒!就這麼一兩秒的時間,那件小內褲,完全吸收了地面的污水,飽滿的躺在那個地方。

「這…下…該怎麼辦才好咧?…」撿起內褲,我用力的扭轉了它,試著想把溼透的內褲,用擰乾的方式處理,看看是否有轉機!

 

「唉…不行了!太濕了!且沾滿了各間流來流去不知名的污水,唉…也不敢穿了…」


「…………………………」人在遭遇突發狀況的時候,總有無限之應變能力。

 

背著包包,開了門,大步走出游泳池女性盥洗區,上下樓梯時,擦身而過,兩個貌似學生的年輕人,對著自己指指點點低聲說︰「你看!那個女生走路的樣子好奇怪喔…!」

 

 

加速離開泳池的腳步,跨上了機車,開始狂飆。上氣不接下氣,沒命似的回到了家。

Kimo見狀︰「回來啦!妳的晚餐在冰箱喔!自己去拿!!!」

沒多回應,放下包包,抓著褲檔我開口說︰「你~覺得我哪裡奇怪嗎?」

「…………」Kimo打量了一會,說「…奇怪?沒有啊?~妳哪裡奇怪?哪裡不一樣嗎?沒有啊!~」

「……仔細看!~」驅前一步我說了。

「……………」

「沒有啊?~哪裡不一樣?不要叫我猜了,妳就直接說吧!~」

「…喔,好吧!」

「哈!哈!哈~我沒穿內褲唷!~我剛剛沒穿內褲就從游泳池直接回來喔!!哇!~哈哈哈!~沒穿內褲就直接穿短褲喔!哇!~透心涼咧!~整路騎機車都覺得涼意颼颼咧!我總算知道男生小時後穿開擋褲的感覺了!」

「…啥??」Kimo先是睜大了眼,之後態度突然驅於平淡說︰「…那妳的內褲咧?~為啥不穿內褲回來,意義何在???」

「喔!我內褲在盥洗的時候,掉到髒水裡,弄不乾啊!我也不敢穿!就只好直接把牛仔短褲穿上回來啦!不然,難道我要赤裸下半身回來嗎?那會上電視的吧!!」

「仔細想想!我還是滿聰明的啦!~懂得以不變!~應萬變!!~雖然走路的樣子怪了點,不過我想應該沒有半個人發現,我沒有穿內褲衝出來~哈!~哈!~哈!~」抬著頭,我得意的笑了。

「……………」

「………………………………………」

「…呃……那這位冰雪聰明的小姐,回到家了~可以把衣服換下來了,開始吃妳的晚餐了嗎?」

「喔!~好!」

啊!~~~~~~~~~~~~~~~~~~~~~~~~(淒厲的高分貝慘叫哀鳴聲)」

 

「⊙_⊙!怎麼了?」Kimo探頭往這個方向。

「啊!~~~~~~~~~~~拉~拉~拉鍊夾住毛了啦!好痛啊~好痛啊~一拉就扯到毛了啊~啊~~~好痛啊~~~~~~(又一回,淒厲的高分貝慘叫哀鳴聲)」

 

「………………………」

「……………………」本來作勢要過來幫忙的Kimo,瞬間停下已前進中的腳步,搖著頭嘆氣︰「唉~天才跟白痴往往只有一線之隔……為什麼有人?~連自己的毛的問題,都搞不定…?」

 

「啊!~~~~好痛啊!~~~~~(第三回,更加淒厲的高分貝慘叫哀鳴聲)」

我問你喔︰「台大機械所很屌嗎?」

星期四, 八月 14th, 2008

這天接到同事的郵件,標題叫『高科技產業之高科技行為』。

 

【原始信件內容】—————————————————————————————————

這年頭,在所謂的科技大廠,當個總務應該都要研究所畢業!修個小便斗,連流體力學、化學都要懂得略知一二,這實在是…太優秀了!□達光電為何能成為面版龍頭的原因,皆於實在是太專業了,□達的總務比RD還厲害…!請看,□達□科廠【廁所小便斗阻塞報告】!

—————————————————————————————————————————

閱畢,除了大聲驚呼外,人人皆豎起大拇指,進而嘖嘖稱奇。果真是高科技產業,作的高科技事情啊!

 

為了印證這檔案的真偽?是否真為□達所流出?還是網路無聊份子刻意的行為?透過友人,與他男友打聽(←他本人於□達上班),這人是否真的存在?

 

友人在等男友查證的同時,輕描淡寫回應︰「厚!~妳不知道嗎?□達公司,他們員工的學歷都很恐怖的啊!去他們公司,隨便用石頭亂扔,就可以打到一打台、清、交的碩士!而且啊!我男友說啊!在他們那裡,碩士已經不稀奇了!他們現在的博士,越來越多了!嘖!嘖!嘖!~」

「是喔!都這麼高學歷喔!真驚人!」我回應說。

「對啊!我就說他們公司的人都很誇張!妳知道嗎?像我BF,他是台大機械所畢業的!看不出來吧…」

「是喔~呃…不過說真的,學歷很難從外在一眼透徹啦…」我這麼說。

恰巧她突然有事,交談中斷於此,記憶也中斷於此…

 

有天突然發難,開口問友人︰「問你們喔!ㄟ!台大機械所很屌嗎?」滿心歡喜,正等著他們回答解惑。只見他們幾個,只花1/2秒時間,睜大眼睛,閉起,再睜開,然後露出極其不屑之眼神,不斷揮著手,示意我開離開,接著異口同聲說︰「喂!~我們走遠一點~你看!那裡有個山頂洞人原始人在那晃盪耶~我們離她遠一點,免的被咬了,或是被傳染呆了!快走!~快走!~」然後,他們快速用著不斷回頭的鄙視眼神望著我,加速離開的腳步跟速度,依稀感覺,他們不時還私私竊語的交談著︰「看吶~~山頂洞人耶~山頂洞人耶~」

 

「………………」站在原地發呆的是,莫名其妙錯愕的自己。 (可惡!喂!話不說清楚就跑啊!台大機械所!是怎麼樣說清楚啊!)

 

 

回到家,吃完飯,滿臉疑惑問Kimo「…呃…那個○○的男友,不是在□達上班嗎?」

「對啊!我知道他在□達啊,怎麼?」Kimo說。

「沒啊!就看了那個廁所小便斗阻塞報告,我就想是不是□達的員工,都是高學歷的人?然後我就問了○○啊!結果她跟我說她的男友是“台大機械所”的!」

「我問你喔,台大機械所很屌嗎?」我轉頭說。

「○▽○!!!(驚)!謝小姐!妳覺得台大機械所不屌嗎?」Kimo提高了8度聲響說話。

「我沒有說不厲害,只是不懂!台大機械所很屌嗎?一問那些工程師,他們都不理我,直接走開!然後說我是原始人!土著!山頂洞人!」

「…………」

「………………………………」

「…當然不理妳啊!他們根本放棄跟妳溝通吧~台大機械已經是台灣理工類組的頂點耶!更何況是研究所啊!妳真的是從山洞裡出來的啊?知道頂點這兩個字代表的意義嗎??TOP!~TOPTOP~!啊!~~以妳這理性細胞幾乎是零的腦袋,去考個10年…我看連邊都沾不到吧?啊~~~~(接下來是一連串的慘叫聲…)」不到1分鐘光景,又在Kimo臉上,看到鄙視我的那些RD們,相同的眼神了…

 

「…呃…我知道臺大醫學院很厲害!也知道台大法律系很強!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機械所是幹麻的啊!不知者無罪啊!幹麻這麼激動咧!……」

Kimo抱著抱枕,又坐開了一大步繼續說︰「那是十萬中的前200耶!!!這樣妳總該懂了吧!頂端!TOP!…唉…山頂洞人!」

「喔!十萬中的前200喔!喔~這樣叫頂端喔~喔~」我陷入了深沉的沉思不語。

「等等~等等~我很好奇?不然妳一開始,以為機械所,是幹麻的?」Kimo說了。

「……………」

「喔!因為○○她男友蒐集了一堆高級“羅賴把”,還分門別類的排放好鑑賞!我就猜想他唸機械所,應該就是整天都在破壞機械!拆機械!修理維修東西的那種啊!我甚至聯想到他會爬到車子底下去,然後發出匡匡、啷啷聲響的那種咧!所以啊!我想這麼粗重的舉止,應該不是什麼熱門轟動的學系啊!哈!哈!哈!不知者無罪ㄇㄟ!~~」

 

「…你…這…個……山…頂…洞…人……………」Kimo又坐遠一步。

 

時間回到第一份工作當下。

 

有天公司召開擴大會議,即所謂的全員會議,南北兩地全公司的人齊聚一起開會,好不熱鬧。原本足夠負荷近三十人使用的廁所,一下因雙倍的人數,負擔變的沉重起來。開會休息時間,十分短暫,憋了近兩小時的光景,想當然爾的,一休息大家拼也似的衝去廁所解放!

 

恰巧這一循環是自己跟另一個業務同事要負責收拾上一場次的物品。(←類似小學生的下課擦黑板,加上整理講義。)一折騰,慢了近十分鐘,我倆才從會議區域,衝至廁所前方。

 

廁所大門緊閉,我倆憋了這麼久,尖峰時刻也已經過了,在門口等了半天,左晃腦、右探頭,裡頭的人,無聲無息、絲毫沒有動靜,隨著等待時間流逝,從一開始的有耐心,到不耐煩地刻意發出聲音指責。

「厚~到底是誰啊?~還不快點出來啊~」

「厚~對啊~誰啊~到底是是誰啊?佔著毛坑不拉屎是怎麼樣?~」

「厚~是有痔瘡是不是啊?」

「沒品耶~又不是同一場要輪值的~怎麼要拉這麼久啊!~」一開始我們僅只是小聲的犯嘀咕,接著因為膀胱壓迫到致口無遮攔使然,我們越說越百無禁忌。

 

 

 

「厚~剛剛有這麼多時間可以拉,不來拉!偏偏現在要跟我們最後的兩個搶!我最痛恨這種,要拉屎了才佔著糞坑的人了,缺德!」

「厚~現在是怎樣?還不出來?我要來朗誦古文囉!~多屎多尿多毒氣!屎尿滿缸多無力!」我倆已完全失去理智。

(以下近3分鐘的兩人瘋癲對廁所門發作,恕在下,直接跳過。)

 

『ㄆㄤˋ!ㄎㄨㄤˋ!(木門打開聲)』廁所門開了,迎面而來是大老闆!!!

 

………………」內心的OS→(ㄎㄠˋ~不要這麼巧吧!!)

我們兩個小丑,先是傻眼,接下來是驚恐,再來是結巴…

 

 

 

「妳們兩個,剛剛在外面說什麼啊?什麼多什麼多的?我聽不是很清楚,可以再說一遍嗎?」大老闆摸著鬍鬚說。

 

「…………………」

 

「…呃……」這當業務的同事,開始用他手肘撞擊著我的手肘,試圖壓低音量,用極細微的聲音說︰「…妳說點話啊…說點話啊……」

 

「…………………」

「老闆我們不知道是您在裡面上廁所!不知者無罪!不知者無罪!~剛剛我們說的是,祝福大老闆“多子多孫多福氣!子孫滿堂多如意!”!吉祥話!吉祥話啦!~」不斷搓揉著手,自己脫口而出了…這麼不堪的話。

老闆兩眼睜大,然後突然大笑︰「這麼會說話~我看妳才是當業務的料吧!哈!哈!哈!哈!~」他的每一聲大笑,都重擊著我極其脆弱的心臟!伴隨著他離去的笑聲,我倆全身無力的攤坐在廁所門外…

 

 

「巴尬!你以後不要在廁所門口朗誦好嗎?我有十顆心臟都不夠這樣玩咧…差點閃尿你知道嗎!」

「我也覺得妳應該當業務的,妳當業務說不定會是個TOP的頂尖業務!好個“大老闆多子多孫多福氣!子孫滿堂多如意!”啊~經典啊!」這業務說了。

 

「………………………」無言。

給小甜甜~~~~~~~~~~~~~~~~~~~~~~

星期二, 八月 12th, 2008

給我親愛的甜甜    你啊是我拍歡劇以來最擔心的妹妹

因為你最單純最傻 依你的個性就容易在工作環境裡受傷

你說      你最渴望的家庭溫暖在這裡你找到了

你說       你想要的爸爸媽媽 兄弟姐妹在這裡 你也都有了

是啊       這也是我拍這麼多戲以來            最讓我感覺真的是個家的劇組

這個劇組從上到下沒有謾罵    沒有指責    只有愛    歡樂 跟互相關心

見你從剛進這劇組的生澀     到後期的發自內心的用心對待 

見你從殺青前兩天每拍完一場就哭一次    看你的妝花了又補 補了又花

大姐知道那是你在倒數   也知道你是捨不得大家    更知道那是發自內心純粹的眼淚

雖然我一直在旁邊叨叨著你真愛哭          但大姐同樣也捨不得你……

甜甜 我們換個想法想吧    就當你已經茁壯           你要到外面的世界闖闖了

但不管你之後碰到什麼樣的困難     都記得回來家裡走走     讓家人抱抱妳

也記得打電話回來給家裡的每一個人   大家都會願意聽你說話    給你力量的

因為你是家裡的一份子      今後        不管你在哪又或我們到哪了        別忘了

我們都會與你同在的!!!  不要害怕外面的世界…………要勇敢…

在工作上       你有無人可以取代你的那一塊    要有自信

就像賽跑一樣   用盡全力的往前跑     別回頭看       不要害怕別人追上來

但只要你一回頭看     速度就會慢下來        這樣別人就有機會追過你

我們不跟別人比     我們跟自己比         付出全力去跑就對得起自己

記得 在工作崗位上    我們不要去傷害別人    只要對的起自己就好了

至於在愛情裡     我想       在愛情的面前     大家都是盲目的

但千萬別委屈了自己     當你有任何的遲疑    都請聽聽你心裡的聲音

因為那是它在提醒你     該愛自己多一點的時候了….

人是有溫度的動物     人是有感覺的動物    同樣的     人也是互相的

當你對他是好是壞是虛是實    你們自身都清楚       不要忽略他對你的任何回應

也不要忽略妳的心想對你說的每一句話     一路走來 我知道"被支持"是我們很需要的力量

所以大姐不會阻攔你做任何事    大姐也支持你的每一個決定     但請記得….

這一切都必須建立在你覺得不委屈…..只要你不委屈 我們也就不會過分心疼

受了傷 就回來坐坐    休息一下再出發      沒什麼大不了的!!!   相信你是勇敢堅強的!!! 

大姐祝福你      傘外的世界 有一片蔚藍…….

 

                                                                                                                           愛你的大姐!!

 

 

 

 

 

目測的距離不對!

星期四, 八月 7th, 2008

這夏天,開始游泳,不特定為什麼,單純覺得游泳很健康,就去游了。

 

「對!對!~對!~對!~妳就當自己是青蛙!~對~悠遊在水中的青蛙~游過來~游過來!啊~青蛙會發呆嗎~青蛙會遲疑嗎?妳不能停下來啊!!要往前游啊!啊~」

Kimo嚴厲的恐嚇與教導中,昔日的旱鴨子,終於有了蛙式的身影。(依小的淺見,這男人,大概錯把每個女人的肺活量,都當成跟男人一樣的強!)

 

假日這天的午後,我倆因熱的快暈攤過去,又跑到了游泳池游泳降溫。

換好泳裝,兩人極有默契的,先在池邊打量半天,觀察敵情、視察情況。為的是要挑出一區人較少,可盡情游的區域。

 

突然間,映入眼簾,是個極壯碩巨大女子的身影。說她是女生真實版的綠巨人浩克,真的不為過!(←聲明,在下沒有刻意歧視肥胖女性同胞。)她經過的同時,自己和Kimo不約而同,都小聲驚呼︰「哇~~~!」順著她行進方向望去,發現她經過泳池邊每一區,大家都自然而然地對她行注目禮。

 

 

Kimo說︰「如果今天人體以“材積”來計算!妳~叫作木筏小船一艘~那個~就叫做航空母艦!」在眾人的注目禮結束同時,這女子“乓噹!!!~”一聲,迅速進入水中,開始游著讓人不可置信的完美蝶式泳姿!

 

「哇靠~妳看~她游蝶式耶!~」Kimo說的同時,我目不轉睛的看著,她俐落的身手不停的打著漂亮的水花,游著嫚妙的蝶式!

「哇靠~她會游蝶式耶~是妳最想學會的蝶式耶~哇!~哇~!哇~!好厲害啊!~嘖嘖嘖~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啊!~」Kimo不斷發出讚嘆。

「…有志者!事竟成!我也要學會蝶式!哼!~」一個箭步趨前,我下了水,開始追尋著她游的方向過去。跟著上來的Kimo問︰「ㄟ!~妳游妳的範圍就好啊!幹麻看到人家會游蝶式,就跟著過去啊!」

「厚~我今天有戴隱形眼鏡在蛙鏡裡啦~下水看的很清楚啦!~我要來靠近她一點,看看她是怎麼游的啊~看清楚了才有機會偷學啊!機會教育耶~機會教育耶!」

 

划著划著靠近了她,打算潛下水中好好觀察一下她的動作。蝶式,本就是個動作極大的游泳招數。靠著靠著、貼著貼著,突然像香蕉船突然翻船,自己的臉龐,瞬間被她華麗且龐大的身軀給擊沉!

 

 

 

OUCH!~~~」天外飛來一擊,我被彈到一旁,好死不死A到了水道旁的分隔條邊!沒有受傷,只是被這麼突如其來的一個巴掌拍,嚇的驚恐不已!Kimo見狀,拉著我到更旁邊,開始數落︰「厚~我不是跟妳說了嗎~妳這艘小船!幹麻去靠近人家航空母艦啊!我剛剛看妳靠這麼近的距離,就知道危險啦!就想叫妳不要靠這麼近!唉~妳看~稍微一碰撞,就翻啦!我看啊~下次啊~距離稍微一個不對啊,妳整艘船都要滅頂啦~」

「………」

「…………………………」無言。

 

天旋地轉中,頓悟,距離的目測,應該算重要吧!

 

這天,在地下室停車場,再度巧遇那台撞了自己,卻連個道歉都沒有的車。

 

繞著這車,將臉貼近車窗想一探究竟,偏偏這傢伙不知是不是虧心事做太多怕?還是怎麼著?車窗貼的超級黑,黑的什麼都見不著。再繞著車晃了兩圈,也瞧不出什麼端倪,心想︰「難得又遇到這傢伙的車,不能這麼簡單放過他才是!撞了人!連個道歉都沒有的人!真該有個什麼天譴?還是責罰的?來警惕一下他才是!」

 

「計劃A!拿鑰匙刮兩條,破壞他的車?不!不!他這台車滿是刮痕,對他來說不痛不癢,意義不大!放棄!放棄!」

「計劃B!拿大鎖K他的車窗,不!不!他車這麼爛,要是K到一半,爛玻璃噴濺到自己不是更倒楣?損人不利己!作罷!作罷!」

「計劃C!嗯…那騎機車衝撞他的車好了!不!不!我的機車是用來衝撞豬頭老闆的!不要把最後一個秘密武器這麼早就用掉!不值得啊!放棄!~」

「哎呀…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發洩一下咧!」搖頭探了口大氣。

繼續繞著繞著,腦中一閃而過的是,那回Kimo用盡全身氣力吐出口水的模樣。

 

 

「…呃…好吧…既然深思熟慮的Kimo都覺得吐口水,是對這個傢伙最終極的懲罰了,那我也這麼做好了!」

「…ㄍㄡˊ~ㄍㄡˊ~ㄍㄡˊ~」奮力清了清喉嚨,將一大陀口水,積在口腔中,準備一口氣,將整陀的髒口水吐在這傢伙駕駛座的把手上,以示自己憤怒的報復行為。就像交戰中要射擊敵軍的砲彈,我原地調整“髒口水的量” ,整整調了五分鐘之久!心想︰「哼!哼!哼!哼!我這陀口水一定讓你印象深刻、此生難忘、回味無窮!哼!哼!以後撞了人,再不道歉啊!八尬!~」

懷著滿腔邪念,嘟著裝滿口水的嘴︰「呸~~~!!!(←拉長音)」我吐了一大口!

發洩完憤怒,理應當是滿心歡喜吧!實際上,接下來的狀況是…

「…」

「……ㄆㄨˋ!~」

「ㄎㄠˋ~」

「…哇ㄎㄠˋ~!(慘叫聲)」

「……」

「………………」

 

關了門回到家,Kimo抬頭說︰「…妳回來啦~疑?妳怎麼了?…走路一跛一跛的?怎麼?今天上瑜珈課又被老師“折”了嗎?…」

「…不是~瑜珈課不是今天上!…」低著頭,我沮喪的說。

「…那…那?是怎樣了?…」Kimo驚慌著問。

「……」

「…………」緩緩地我脫下鞋,眼睛瞬間四周濕潤了起來。

 

「…啊!~八尬鴨漏!!~剛剛…剛剛…在停車場又看到那傢伙的車,就想我要好好的報復他一下,我就在那用力積了很大陀的口水,要吐他的車!」

「…啊?然後呢?怎麼樣??他人在車上喔!」Kimo問!

「…不是!我看你吐很輕鬆啊!我就想教訓他一下啊!然後我……ㄆㄨˋ!~的一聲!口水整陀!就直接掉在我的高跟鞋上了啊!!!~」

「啊~~這雙鞋很漂亮耶~我很喜歡的耶~調貨調很多家店才調到的耶!嗚!!!~你看~現在沾滿了酸酸口水,會變臭了啊!啊!啊!(慘叫聲)~~~」

「…………」

「……………………」

「小姐!妳吐人家口水,是不會算好距離啊?我第一次聽到人家口水,還吐到自己腳的!~妳是哪個火星來的不明生物啊!」Kimo睜大了眼睛,用著極不可思議的表情說。

 

「…………」

「……………………」 我又再度無言。

「…算了…作虧心事的當下太容易慌張!亂了陣腳!我看我還是拿個罐子,一天吐一口口水累積,等罐子滿了,再一口氣拿去倒他的車好了!照你之前說的邏輯,口水一罐之後會臭的無以附加!哇!~哈!~哈!~哈!~哈!~」

 

「…………」

「……………………」Kimo無言了一會然後說︰「…唉~妳真是太不了解妳自己了!有個一罐無敵酸臭的口水罐!妳一定會拿暗殺妳老闆!怎麼會拿去報復那個撞人的傢伙呢?妳啊!真是太不了解妳自己了啊!!」

 

 

人心距離,難以丈量啊…

 

「……………………」 我又再度,無言。

 

 

我的新刺青~~~哈哈哈

星期六, 八月 2nd, 2008

今天我出了外景 由於太熱 所以 我整個拍到頭暈目眩……

 

但因為昨晚跟了幾個朋友相聚唱歌喝點酒…所以當我頭暈目眩時…..我以為是宿醉…

 

大家也都這麼認為 因為我還吐了(可見我的身體也在騙我的腦    再度發現自己很好騙)

 

但後來越來越不對   我的脖子額頭全都降溫到不行 但我的哈氣卻熱到最高點!!!

 

於是 明導猜我是中暑了   我也突然這麼認為…  可後來上了車吹了冷氣我也就好多了

 

(何止好多了 我的中餐是"小放牛牛排"   我全部吃光光耶)  所以我也就沒再理我自己..

 

結果進棚錄完影後我沒直接回家   留在棚內上網   但人就是有點"纖纖"…

 

後來工作人員提議刮痧       我也想知道我今天倒底是中暑還是宿醉~~~~~

 

答案揭曉……………………..我多了個新大刺青喔……………

自己覺得自己很COOL       中暑耶~~~~~~~~哈哈哈

不過 也太紅了吧 整個嚇到大家…………   很像被家暴耶…….

其實 也不是很大力              但某些範圍真的有點痛~~~~~~~

小小硬幣 效用無窮啊……它改善了我的中暑      不過也讓我多了一雙小翅膀……

但由於尺度太大 礙於這裡是"普通級"     小翅膀就不讓大家分享了啊~~

 

附贈一張婚紗照    其實這件禮服"小大"    穿的時候還怕自己"撐"不住呢~~~

明導說 我這樣的"薄"身材   愛我的一定都是"真愛 "    哈哈哈 我整個蹲在地上笑翻了

好了不多說 該去睡了       晚安各位

萬事皆可達,唯有情無價

星期五, 八月 1st, 2008

公司裡,以小金城武自稱的這程式設計師,這天在外頭上課。利用上課空檔,MSN這頭他問:「ㄟ~聽說今天公司有大事發生啊!

呃~你人在外面上課,竟然還知道公司發生什麼事情咧~真強!~

ㄟ~我厲害啊!毫不掩飾,他驕傲地說著。

 

起因是公司公告了批重大過失的懲處名單。

 

牽連層級有員工、中階主管、有高官!依往例,被公告周知懲處罰則的,已是嚴重的大事件等級!接著下來,或許伴隨著是丟官、解職、畢業、無法升遷等…!總之,是很慘的狀況!

 

以致於公告公開後的整個下午,整個辦公室裡沸沸揚揚、喧騰不止…

 

職場生涯本就步履維艱,許多時候,檯面上冠冕堂皇的說詞與真實的情況,南轅北轍、令人匪夷所思!小金城如同鯊魚般靈敏,嗅到血腥之味。MSN這頭他說下了課,會馬上趕回公司探尋真相、了解一番!他也說,從上課地點回到公司,以他騎機車的速度,約20分鐘內可回到公司!下了課,他跳上機車,順著忠孝東路騎回南港!

 

530下課,一直到630,都沒有看到小金城出現在公司裡的任何一個角落!

 

嚴厲的逞處公告,加上網路斷線的週五下午,整個公司鬧哄哄,片刻不安寧。直到超過630,聽到了他嘹亮的謾罵聲!

「靠!!!你們台北人都欺負我啦!!!

「…警察!!!開我罰單啦!可惡!有夠衰啦…

 

啪啦啪啦…他罵了好一陣子。原來,他跳上車,要回南港來釐清八卦,結果搞錯方向,往其他方向騎。除了方向徹底錯誤外,他說夕陽西下,光線很強,看不清楚路那方的標示,就循著路一直騎,接著騎到了忠孝西路,被條子伯伯給攔了下來,條子伯伯對他曉以大意:「啊!你不知道忠孝西路禁行摩托車嗎?你還騎啊!!!!」

「……………………………」

 

八卦,值600元。

 

 

 

這假日,Kimo一早出門去參加【多益】考試。

 

這考試對他來說相當重要,已折騰了好幾週。前一天,Kimo直嚷嚷:「…啊…準備了這麼多週,要是有什麼臨發狀況導致考不好,我真的會腦溢血!…」

 

過中午,Kimo回來

「呃…你考的怎麼樣?有到達你要的成績嗎?我開口。

「…」

「…………

「………唉~~~」Kimo先是沉默,接著搖頭,然後嘆大氣。

 

「…怎麼了嗎?…題目很難嗎?」

「…不是!…跟題目無關!…」

「…還是你忘記帶准考證?遲到?手機響起?我接著說。

「…唉…不是!都不是!…」

這回的題目難度比較高,所以一拿到考券,大家振筆疾書,拼命狂寫,唯恐時間不夠!我當然也是霹霹啪啪的拼命寫,結果妳知道嗎?在這麼安靜的考場中,我被陰了!!!

………徹徹底底的被陰了!

「啥???」

「…然後呢?被陰,什麼意思?被誰陰?」

「唉!唉!我就埋頭寫著考卷啊!突然就一股惡臭襲來!哇靠!!妳知道嗎!就是那種很臭!很臭的陰屁!漫天蓋來,臭的讓人想抱頭大叫!問題是,在考試啊!不能出聲!也不能說話對吧!我就被那個混球的一記陰屁,給陰了!!!可是又不能怎麼樣啊,連哀嚎都不能!最後,我只能用手摀著,滿臉扭曲,靠著微弱的氣息…繼續寫著考卷!」

 

 

「…………哇靠!這個厲害!殺人於無形,100%置人於死地!」

「妳知道嗎!這陰屁“強”的是什麼!奇臭無比!味道還堵在鼻孔裡,濃郁跟本化不開!窄窄的教室裡,我坐的那一區,每個人都被陰到了!然後都皺著眉頭,心裡咒罵不斷的繼續寫著!」

「這渾球的陰屁!寂靜無聲,普通人再怎麼壓低聲音,再怎麼控制菊花,都會有個極小的“戚”一聲,或是小小的“ㄅㄨˊ”一聲對吧!!沒有!他沒有!!完全沒有,這傢伙完全沒有!就這麼一坨恐怖的地獄惡息襲來,侵襲著大家!摧殘著大家!!」

 

「所以…你沒考好的原因是,你被一個無妄之災給陰溝裡翻船了是嗎?

…………………

 

這濃郁的氣體,值1500元!(重考!—▽—)

 

 

 

這颱風天,白天風強雨大煞是恐怖,在家躲了一整天後,等風雨漸歇雨勢小點後,兩人準備出門覓食。開著小車在街上驚險的晃蕩。隨意吃了家老字號餛飩果腹,恰巧旁邊一店家正大聲吶喊著香濃咖啡特賣,順手買了杯奶茶捧捧場。

 

回程路上,那該死乳糖不耐,又開始折磨著自己的腸子!(世上就有這麼自虐的人,老愛用身體挑戰人體的反應極限!)

 

「呃,我想放屁耶………」

 

或許Kimo前一天被那記陰屁給【】的太深刻了,這下他連罵都懶得罵,火速停了車,開了車門,打開傘說:「妳!給我下車去放!放完了記得拍一拍屁股,再敲門跟我說妳可以上車了!…」

 

被他這麼絕情的舉動嚇了半晌

呃…外面下大雨颳颱風、淒風苦雨的,你竟然要我一個弱女子下車出去送死?哇靠!你有沒有一點良知啊!………

 

「呃…外面下大雨颳颱風、淒風苦雨的,妳竟然要我一個無辜的男人,在車上吸屁慘死?哇靠!妳有沒有一點良知啊?………」

 

 

「不知情的!看到我昏厥的狀況,說不定以為我引汽車廢氣自殺咧!!!!!………」

 

廣告說,愛情,有時,無價!

 

萬事皆可打,唯有己無價!淒風苦雨中,這時,愛情,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