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測的距離不對!

這夏天,開始游泳,不特定為什麼,單純覺得游泳很健康,就去游了。

 

「對!對!~對!~對!~妳就當自己是青蛙!~對~悠遊在水中的青蛙~游過來~游過來!啊~青蛙會發呆嗎~青蛙會遲疑嗎?妳不能停下來啊!!要往前游啊!啊~」

Kimo嚴厲的恐嚇與教導中,昔日的旱鴨子,終於有了蛙式的身影。(依小的淺見,這男人,大概錯把每個女人的肺活量,都當成跟男人一樣的強!)

 

假日這天的午後,我倆因熱的快暈攤過去,又跑到了游泳池游泳降溫。

換好泳裝,兩人極有默契的,先在池邊打量半天,觀察敵情、視察情況。為的是要挑出一區人較少,可盡情游的區域。

 

突然間,映入眼簾,是個極壯碩巨大女子的身影。說她是女生真實版的綠巨人浩克,真的不為過!(←聲明,在下沒有刻意歧視肥胖女性同胞。)她經過的同時,自己和Kimo不約而同,都小聲驚呼︰「哇~~~!」順著她行進方向望去,發現她經過泳池邊每一區,大家都自然而然地對她行注目禮。

 

 

Kimo說︰「如果今天人體以“材積”來計算!妳~叫作木筏小船一艘~那個~就叫做航空母艦!」在眾人的注目禮結束同時,這女子“乓噹!!!~”一聲,迅速進入水中,開始游著讓人不可置信的完美蝶式泳姿!

 

「哇靠~妳看~她游蝶式耶!~」Kimo說的同時,我目不轉睛的看著,她俐落的身手不停的打著漂亮的水花,游著嫚妙的蝶式!

「哇靠~她會游蝶式耶~是妳最想學會的蝶式耶~哇!~哇~!哇~!好厲害啊!~嘖嘖嘖~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啊!~」Kimo不斷發出讚嘆。

「…有志者!事竟成!我也要學會蝶式!哼!~」一個箭步趨前,我下了水,開始追尋著她游的方向過去。跟著上來的Kimo問︰「ㄟ!~妳游妳的範圍就好啊!幹麻看到人家會游蝶式,就跟著過去啊!」

「厚~我今天有戴隱形眼鏡在蛙鏡裡啦~下水看的很清楚啦!~我要來靠近她一點,看看她是怎麼游的啊~看清楚了才有機會偷學啊!機會教育耶~機會教育耶!」

 

划著划著靠近了她,打算潛下水中好好觀察一下她的動作。蝶式,本就是個動作極大的游泳招數。靠著靠著、貼著貼著,突然像香蕉船突然翻船,自己的臉龐,瞬間被她華麗且龐大的身軀給擊沉!

 

 

 

OUCH!~~~」天外飛來一擊,我被彈到一旁,好死不死A到了水道旁的分隔條邊!沒有受傷,只是被這麼突如其來的一個巴掌拍,嚇的驚恐不已!Kimo見狀,拉著我到更旁邊,開始數落︰「厚~我不是跟妳說了嗎~妳這艘小船!幹麻去靠近人家航空母艦啊!我剛剛看妳靠這麼近的距離,就知道危險啦!就想叫妳不要靠這麼近!唉~妳看~稍微一碰撞,就翻啦!我看啊~下次啊~距離稍微一個不對啊,妳整艘船都要滅頂啦~」

「………」

「…………………………」無言。

 

天旋地轉中,頓悟,距離的目測,應該算重要吧!

 

這天,在地下室停車場,再度巧遇那台撞了自己,卻連個道歉都沒有的車。

 

繞著這車,將臉貼近車窗想一探究竟,偏偏這傢伙不知是不是虧心事做太多怕?還是怎麼著?車窗貼的超級黑,黑的什麼都見不著。再繞著車晃了兩圈,也瞧不出什麼端倪,心想︰「難得又遇到這傢伙的車,不能這麼簡單放過他才是!撞了人!連個道歉都沒有的人!真該有個什麼天譴?還是責罰的?來警惕一下他才是!」

 

「計劃A!拿鑰匙刮兩條,破壞他的車?不!不!他這台車滿是刮痕,對他來說不痛不癢,意義不大!放棄!放棄!」

「計劃B!拿大鎖K他的車窗,不!不!他車這麼爛,要是K到一半,爛玻璃噴濺到自己不是更倒楣?損人不利己!作罷!作罷!」

「計劃C!嗯…那騎機車衝撞他的車好了!不!不!我的機車是用來衝撞豬頭老闆的!不要把最後一個秘密武器這麼早就用掉!不值得啊!放棄!~」

「哎呀…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發洩一下咧!」搖頭探了口大氣。

繼續繞著繞著,腦中一閃而過的是,那回Kimo用盡全身氣力吐出口水的模樣。

 

 

「…呃…好吧…既然深思熟慮的Kimo都覺得吐口水,是對這個傢伙最終極的懲罰了,那我也這麼做好了!」

「…ㄍㄡˊ~ㄍㄡˊ~ㄍㄡˊ~」奮力清了清喉嚨,將一大陀口水,積在口腔中,準備一口氣,將整陀的髒口水吐在這傢伙駕駛座的把手上,以示自己憤怒的報復行為。就像交戰中要射擊敵軍的砲彈,我原地調整“髒口水的量” ,整整調了五分鐘之久!心想︰「哼!哼!哼!哼!我這陀口水一定讓你印象深刻、此生難忘、回味無窮!哼!哼!以後撞了人,再不道歉啊!八尬!~」

懷著滿腔邪念,嘟著裝滿口水的嘴︰「呸~~~!!!(←拉長音)」我吐了一大口!

發洩完憤怒,理應當是滿心歡喜吧!實際上,接下來的狀況是…

「…」

「……ㄆㄨˋ!~」

「ㄎㄠˋ~」

「…哇ㄎㄠˋ~!(慘叫聲)」

「……」

「………………」

 

關了門回到家,Kimo抬頭說︰「…妳回來啦~疑?妳怎麼了?…走路一跛一跛的?怎麼?今天上瑜珈課又被老師“折”了嗎?…」

「…不是~瑜珈課不是今天上!…」低著頭,我沮喪的說。

「…那…那?是怎樣了?…」Kimo驚慌著問。

「……」

「…………」緩緩地我脫下鞋,眼睛瞬間四周濕潤了起來。

 

「…啊!~八尬鴨漏!!~剛剛…剛剛…在停車場又看到那傢伙的車,就想我要好好的報復他一下,我就在那用力積了很大陀的口水,要吐他的車!」

「…啊?然後呢?怎麼樣??他人在車上喔!」Kimo問!

「…不是!我看你吐很輕鬆啊!我就想教訓他一下啊!然後我……ㄆㄨˋ!~的一聲!口水整陀!就直接掉在我的高跟鞋上了啊!!!~」

「啊~~這雙鞋很漂亮耶~我很喜歡的耶~調貨調很多家店才調到的耶!嗚!!!~你看~現在沾滿了酸酸口水,會變臭了啊!啊!啊!(慘叫聲)~~~」

「…………」

「……………………」

「小姐!妳吐人家口水,是不會算好距離啊?我第一次聽到人家口水,還吐到自己腳的!~妳是哪個火星來的不明生物啊!」Kimo睜大了眼睛,用著極不可思議的表情說。

 

「…………」

「……………………」 我又再度無言。

「…算了…作虧心事的當下太容易慌張!亂了陣腳!我看我還是拿個罐子,一天吐一口口水累積,等罐子滿了,再一口氣拿去倒他的車好了!照你之前說的邏輯,口水一罐之後會臭的無以附加!哇!~哈!~哈!~哈!~哈!~」

 

「…………」

「……………………」Kimo無言了一會然後說︰「…唉~妳真是太不了解妳自己了!有個一罐無敵酸臭的口水罐!妳一定會拿暗殺妳老闆!怎麼會拿去報復那個撞人的傢伙呢?妳啊!真是太不了解妳自己了啊!!」

 

 

人心距離,難以丈量啊…

 

「……………………」 我又再度,無言。

 

 

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