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問你喔︰「台大機械所很屌嗎?」

這天接到同事的郵件,標題叫『高科技產業之高科技行為』。

 

【原始信件內容】—————————————————————————————————

這年頭,在所謂的科技大廠,當個總務應該都要研究所畢業!修個小便斗,連流體力學、化學都要懂得略知一二,這實在是…太優秀了!□達光電為何能成為面版龍頭的原因,皆於實在是太專業了,□達的總務比RD還厲害…!請看,□達□科廠【廁所小便斗阻塞報告】!

—————————————————————————————————————————

閱畢,除了大聲驚呼外,人人皆豎起大拇指,進而嘖嘖稱奇。果真是高科技產業,作的高科技事情啊!

 

為了印證這檔案的真偽?是否真為□達所流出?還是網路無聊份子刻意的行為?透過友人,與他男友打聽(←他本人於□達上班),這人是否真的存在?

 

友人在等男友查證的同時,輕描淡寫回應︰「厚!~妳不知道嗎?□達公司,他們員工的學歷都很恐怖的啊!去他們公司,隨便用石頭亂扔,就可以打到一打台、清、交的碩士!而且啊!我男友說啊!在他們那裡,碩士已經不稀奇了!他們現在的博士,越來越多了!嘖!嘖!嘖!~」

「是喔!都這麼高學歷喔!真驚人!」我回應說。

「對啊!我就說他們公司的人都很誇張!妳知道嗎?像我BF,他是台大機械所畢業的!看不出來吧…」

「是喔~呃…不過說真的,學歷很難從外在一眼透徹啦…」我這麼說。

恰巧她突然有事,交談中斷於此,記憶也中斷於此…

 

有天突然發難,開口問友人︰「問你們喔!ㄟ!台大機械所很屌嗎?」滿心歡喜,正等著他們回答解惑。只見他們幾個,只花1/2秒時間,睜大眼睛,閉起,再睜開,然後露出極其不屑之眼神,不斷揮著手,示意我開離開,接著異口同聲說︰「喂!~我們走遠一點~你看!那裡有個山頂洞人原始人在那晃盪耶~我們離她遠一點,免的被咬了,或是被傳染呆了!快走!~快走!~」然後,他們快速用著不斷回頭的鄙視眼神望著我,加速離開的腳步跟速度,依稀感覺,他們不時還私私竊語的交談著︰「看吶~~山頂洞人耶~山頂洞人耶~」

 

「………………」站在原地發呆的是,莫名其妙錯愕的自己。 (可惡!喂!話不說清楚就跑啊!台大機械所!是怎麼樣說清楚啊!)

 

 

回到家,吃完飯,滿臉疑惑問Kimo「…呃…那個○○的男友,不是在□達上班嗎?」

「對啊!我知道他在□達啊,怎麼?」Kimo說。

「沒啊!就看了那個廁所小便斗阻塞報告,我就想是不是□達的員工,都是高學歷的人?然後我就問了○○啊!結果她跟我說她的男友是“台大機械所”的!」

「我問你喔,台大機械所很屌嗎?」我轉頭說。

「○▽○!!!(驚)!謝小姐!妳覺得台大機械所不屌嗎?」Kimo提高了8度聲響說話。

「我沒有說不厲害,只是不懂!台大機械所很屌嗎?一問那些工程師,他們都不理我,直接走開!然後說我是原始人!土著!山頂洞人!」

「…………」

「………………………………」

「…當然不理妳啊!他們根本放棄跟妳溝通吧~台大機械已經是台灣理工類組的頂點耶!更何況是研究所啊!妳真的是從山洞裡出來的啊?知道頂點這兩個字代表的意義嗎??TOP!~TOPTOP~!啊!~~以妳這理性細胞幾乎是零的腦袋,去考個10年…我看連邊都沾不到吧?啊~~~~(接下來是一連串的慘叫聲…)」不到1分鐘光景,又在Kimo臉上,看到鄙視我的那些RD們,相同的眼神了…

 

「…呃…我知道臺大醫學院很厲害!也知道台大法律系很強!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機械所是幹麻的啊!不知者無罪啊!幹麻這麼激動咧!……」

Kimo抱著抱枕,又坐開了一大步繼續說︰「那是十萬中的前200耶!!!這樣妳總該懂了吧!頂端!TOP!…唉…山頂洞人!」

「喔!十萬中的前200喔!喔~這樣叫頂端喔~喔~」我陷入了深沉的沉思不語。

「等等~等等~我很好奇?不然妳一開始,以為機械所,是幹麻的?」Kimo說了。

「……………」

「喔!因為○○她男友蒐集了一堆高級“羅賴把”,還分門別類的排放好鑑賞!我就猜想他唸機械所,應該就是整天都在破壞機械!拆機械!修理維修東西的那種啊!我甚至聯想到他會爬到車子底下去,然後發出匡匡、啷啷聲響的那種咧!所以啊!我想這麼粗重的舉止,應該不是什麼熱門轟動的學系啊!哈!哈!哈!不知者無罪ㄇㄟ!~~」

 

「…你…這…個……山…頂…洞…人……………」Kimo又坐遠一步。

 

時間回到第一份工作當下。

 

有天公司召開擴大會議,即所謂的全員會議,南北兩地全公司的人齊聚一起開會,好不熱鬧。原本足夠負荷近三十人使用的廁所,一下因雙倍的人數,負擔變的沉重起來。開會休息時間,十分短暫,憋了近兩小時的光景,想當然爾的,一休息大家拼也似的衝去廁所解放!

 

恰巧這一循環是自己跟另一個業務同事要負責收拾上一場次的物品。(←類似小學生的下課擦黑板,加上整理講義。)一折騰,慢了近十分鐘,我倆才從會議區域,衝至廁所前方。

 

廁所大門緊閉,我倆憋了這麼久,尖峰時刻也已經過了,在門口等了半天,左晃腦、右探頭,裡頭的人,無聲無息、絲毫沒有動靜,隨著等待時間流逝,從一開始的有耐心,到不耐煩地刻意發出聲音指責。

「厚~到底是誰啊?~還不快點出來啊~」

「厚~對啊~誰啊~到底是是誰啊?佔著毛坑不拉屎是怎麼樣?~」

「厚~是有痔瘡是不是啊?」

「沒品耶~又不是同一場要輪值的~怎麼要拉這麼久啊!~」一開始我們僅只是小聲的犯嘀咕,接著因為膀胱壓迫到致口無遮攔使然,我們越說越百無禁忌。

 

 

 

「厚~剛剛有這麼多時間可以拉,不來拉!偏偏現在要跟我們最後的兩個搶!我最痛恨這種,要拉屎了才佔著糞坑的人了,缺德!」

「厚~現在是怎樣?還不出來?我要來朗誦古文囉!~多屎多尿多毒氣!屎尿滿缸多無力!」我倆已完全失去理智。

(以下近3分鐘的兩人瘋癲對廁所門發作,恕在下,直接跳過。)

 

『ㄆㄤˋ!ㄎㄨㄤˋ!(木門打開聲)』廁所門開了,迎面而來是大老闆!!!

 

………………」內心的OS→(ㄎㄠˋ~不要這麼巧吧!!)

我們兩個小丑,先是傻眼,接下來是驚恐,再來是結巴…

 

 

 

「妳們兩個,剛剛在外面說什麼啊?什麼多什麼多的?我聽不是很清楚,可以再說一遍嗎?」大老闆摸著鬍鬚說。

 

「…………………」

 

「…呃……」這當業務的同事,開始用他手肘撞擊著我的手肘,試圖壓低音量,用極細微的聲音說︰「…妳說點話啊…說點話啊……」

 

「…………………」

「老闆我們不知道是您在裡面上廁所!不知者無罪!不知者無罪!~剛剛我們說的是,祝福大老闆“多子多孫多福氣!子孫滿堂多如意!”!吉祥話!吉祥話啦!~」不斷搓揉著手,自己脫口而出了…這麼不堪的話。

老闆兩眼睜大,然後突然大笑︰「這麼會說話~我看妳才是當業務的料吧!哈!哈!哈!哈!~」他的每一聲大笑,都重擊著我極其脆弱的心臟!伴隨著他離去的笑聲,我倆全身無力的攤坐在廁所門外…

 

 

「巴尬!你以後不要在廁所門口朗誦好嗎?我有十顆心臟都不夠這樣玩咧…差點閃尿你知道嗎!」

「我也覺得妳應該當業務的,妳當業務說不定會是個TOP的頂尖業務!好個“大老闆多子多孫多福氣!子孫滿堂多如意!”啊~經典啊!」這業務說了。

 

「………………………」無言。

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