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成千古恨,一失誤成萬年糗

至美國已一段時間,除了物價高,最大驚奇還是,物價如此高!(原本在台灣,還覺得自己活得算順遂,還過得去。來到USA,才知自己是一級貧戶。)

USA如此大!(大!好大!USA真的好大!想唱歌!一眼看不完啊!~)

飛機坐的如此多!(轉機!候機!轉機!USA搭國內線飛機,等於搭Bus!)

 

其中經歷風風雨雨、大風大浪、顛沛流離,容在下等理段時日後,(該說活著返國後嗎?)再更新文章,一一娓娓道來。這回先說說,USA行其中一個失誤。

 

失誤,與股牌效應一般,一環節不對,之後連鎖反應,終將結果導致滅亡那面。莫非定律說:『當這件事一開始是失敗,最終究會是邁向失敗!』常看Discovery空中浩劫”節目的人應當都知。

 

事情是這樣的,千里飛來USA前,老早耳聞他們機場安檢,是全世界最刁難人的。脫!脫!脫!

還有啥什麼會讓人全身宛如裸露的新X-Laser!當然,所謂聽說消息,心裡總是會先打個折,不可盡信!所以,抱著真的天塌下來,一切應變再說吧的心態,就這麼胡裡胡塗到了USA。沒想到,親身感受後,只能用句話形容:「機車咧!~王八蛋!夠麻煩的!有夠沒尊嚴!」(請諒解一個每次過安檢Security,都要被整得七葷八素的女人,口出如此惡言!老天!我回台灣會乖乖當個好人,贖罪的!)

 

Idaho前,先飛趟Alaska。起因是好奇心作祟,加上腦子又突然“自燃”,就衝去體驗『所謂看到會有一輩子幸福的“極光Aurora”。』

 

飛越七千七百里的超麻煩轉機行程,如此展開。

先從台灣飛LA,花15小時飛抵LA國外線)。待一晚後,再轉機至鹽湖城Salt Lake City。(國內線)至鹽湖城,後再轉機到AlaskaAnchorage,待一晚後,再從Anchorage,轉機至Fairbanks

 

轉過機的人應當有極深體會。轉機是相當折損體力與耗損時間苦差事。行李繁重、程序繁瑣、

腦子跟身體反應又產生所謂“時差”,這種鬼東西,一連串折磨,真的戕害人心。(如果有人發明轉機可以一趟到底,然後啥都不用跑,不用擔心,我想他應該會變成民族救星,或古聖先賢之類的偉人。)

 

由於短時間內密集多趟轉機,已轉地天旋地轉、兩眼昏花。人類基本戰鬥力與注意力,已下降到極低點。加上Alaska氣候嚴寒,讓我這從亞熱帶“溫暖國度”來的“飼料雞”,在毫無防備狀態下,突然面臨到所謂的零下低溫,超級“爆冷”氣候。除了毛孔縮了,連腦子可能都跟著萎縮了。就像沒啥裝備路人,走在路上,突然被聖鬥士的冰河,給重重一擊“西伯利亞狂爆冷氣團”,給打成重傷,全身都在抖!(←請原諒小的在Idaho看太多古老卡通,聖鬥士星矢之後的瘋言瘋語形容詞!)Fairbanks等待極光其中一天,要到Top Of The World Barrow(巴羅)。當然,之前一串廢話,是在說明,UAS境內轉機跟過安檢,有多麼擾民!

 

 

 

Fairbanks好不容易慢慢的調節步驟,讓自己能勉強適應Alaska極寒氣候,結果這天要去BarrowOK!算是,適應了氣候對吧!台灣這麼溫暖地方,寒流來襲最多冷到個8度,大家都會哎哎大叫冷死了!Barrow沒事呢,是零下10度,不然就是零下20度,偶爾來個零下30度,也很稀鬆平常的。在Alasks看極光行程裡,有個達人陪著一起探尋極光。(來Fairbanks看了25次極光的達人)前一天,他耳提面命說了多次:「Barrow算冷,但只要沒有風過來,就沒這麼冷!但不要小看北極海的風,吹過來連睫毛都會結冰喔!所以,禦寒裝備要準備齊全喔!要面對的不是寒流,是北極海的冰冷空氣會結凍的風!」心理有個譜。

 

 

Alaska後,一直處於極度寒冷,壓根不想脫外套的處境,這天出門前不知哪根筋不對,竟突發奇想,想說既然要去世界盡頭,如此酷寒,一定也沒啥人,穿穿脫脫麻煩,乾脆今天內衣不要穿,直接毛衣、外套、外套就好了。反正達人都說:「北極海的風吹過來,會讓人冷得發狂!」不差那2塊小小布囉!所以,2件上衣,加2件羽絨外套下,就這麼出門!很夠了!去登山都沒人穿這麼多的吧!OKOK了!出門時,心裡還因為覺得自己冰雪聰明,暗暗得意著。

 

Alasks航空飛Barrow一天只有一班,早到機場,環顧了四週,沒什麼搭機的人。直接衝上樓,想說趁沒什麼人,較輕鬆,趕快過安檢Security這道煩瑣又討厭程序。好花不常開,這道理常伴我身邊。原本該輕鬆簡單的事,突然又變調。

 

USA機場安檢,多麻煩,容小的在這說明一下。以己為例,背個雙肩後背背包。如果有NB,得先把放好在包包中的NB,各別拿出來。不能裝在什麼保護包、保護袋中,要完全拿出放在他們準備好的塑膠盤上,供他們逐一檢查。如果有任何液體東西,超過100CC得當場拋棄。低於100CC,用透明夾鏈袋裝著,在一一放在塑膠盤上,一一檢查,連牙膏都要打開蓋子聞,確定那是不是真的牙膏。皮帶,要脫下,放塑膠盤。皮夾,拿出來,放塑膠盤。零錢,也得拿出來,放塑膠盤!鞋子,不管是球鞋、皮鞋什麼鞋都一樣,脫下來,放塑膠盤。狼狽穿著襪子或直接光著腳!最狠的,天氣不管冷不冷,身上外套、大衣、圍巾、手套,或任何他們覺得不該批掛在身上的東西,通通脫下來,放在塑膠盤上。要人幾乎只能穿件薄衣、薄褲,用最少的著裝,尷尬過金屬探測安檢門。

 

這天,發生慘劇了。以上程序,我通通都遵守了。(轉這麼多趟機,很熟。)該攤在塑膠盒中的,通通一個不差,全攤好,準備過金屬門。突然,前方Security官員,劈哩啪啦說一堆,就我比較拙劣的腦中翻譯機,翻譯出來意思是:「小姐!請在這條線等待!」下一句是:「小姐!請把妳身上那件夾克脫掉,放在盤子裡,人再走過來!」接著他揮手示意。

 

 

What?~!!!」這是我回答的第一句話。

第二句是:「ㄏㄚˊ!?~OHMYGOD!~!!!」

(沒穿內衣,脫了外套,會發生任何女人,都不想發生的嚴重悲劇,“凸點”!!!)

原本應該沒啥人的安檢區,一個回頭突然發現後面不知哪突然冒出來的三、五個人。他們都用急迫眼神盯著我看,就是明示!暗示!直視!!!要妳快一點不要拖後面人時間。『靠!~這下精彩了!外套脫了,只剩一件薄的只有1.5MMT上衣!』正當人還在跟羞恥之神,人神交戰,打的難分難捨時,Security官員不斷發出催促:「Hurry up!!!~Hurry up!!!~」

『現在是怎麼樣?不脫會有炸彈是不是?很冷耶!Alaska很冷耶!你們這些死官員,有沒有想過我這麼小一隻,冷死在美國,會引起國際糾紛的耶!』當然,這些OS只是內心話,真實的情況是,不過安檢門,就別想上飛機。囉囉嗦嗦、拖拖拉拉,還可能被抓去關。

 

百般不情願,千個不願意,脫下了唯一 “遮胸避恥”的唯一外套。吸了口氣,用著極度不自然駝背姿勢,躬著身軀要過金屬門。只見前方那官員,原本沒多加注意,看到我超不自然Pose後,反而開始特別注意。走到一半,眼睛餘光發現,Security官員,其實在偷偷笑,對!現場那條安檢線上,男男女女,不分老少,都對著我這半陀背又一臉蠢樣的女人竊笑!

「…………………………」

 

 

好吧!下一分鐘事,快速說完吧!過了金屬門,只花不到5秒時間,收光所有盤子上東西。再用不到3秒時間,把衣服、圍巾、鞋子、皮帶、包包、該穿戴的通通都穿好。然後,用一秒不到時間,奔跑逃離現場。接著,躲在最陰暗角落,不發一語的寧靜候機。(沒有暗自哭泣,真的!)

 

我想,那些官員,之後茶餘飯後話題,一定有這麼一段:「哈哈!那天有個台灣姑娘,激凸耶!好好笑喔!胸部不大,還敢不穿內衣“激凸”來機場耶!」

 

「…………………………」

「……………………………………………………」光想到要被鞭屍很多次,就想用力甩自己耳光。什麼要來為爭光,什麼光?光都沒爭到半點,面子先丟光光!

 

 

老天!以後不管天氣多寒冷,不要說北極圈,南極圈也一樣,我發誓!一定衣衫完整,該貼的貼好好,該穿的穿飽飽,抬頭挺胸,氣宇軒昂的走,不辱國門!!!不要讓嫦娥笑我沒貼胸貼喔!(干嫦娥什麼事?中秋都過了大半年!)

 

有個堅決不願意透露身分的謎樣男人,知道了後說:『妳啊!~什麼該貼的貼一貼?阿呆!我看妳整張臉貼起來,人家認不出來,就不會知道是妳在丟國家的臉啦!簡單多了吧!』

『再不然,其他國語言學好一點,作錯事的時候不要說中文,不就好了嗎?』

 

「…………………………」

「……………………………………………………」我,好無言。

 

不管什麼New X-Lay!什麼機車的Security官員!以後過機場安檢,我要學那些希臘雕像,在重點部位貼葉片?這樣就算不幸,要裸露,也可以很藝術吧?

 

白目!~ (遠方又傳來不知名的漫罵聲…)

 

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