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喜帖三樣情

手中不斷的包裝著公司活動所需之公關贈品,這天年輕妹妹,嘟著嘴說︰「…那個…我聽說啊~女生要三十歲之前把自己嫁掉,是不是在二十五歲之前,就要開始計劃?才有機會炸人家?」

 

猶豫了一會,摸摸頭我答道:「…呃~這個我不清楚耶!前幾天新聞上,好像有聽到這麼一句話喔!不過,炸不炸應該不是絕對吧?」

「是~喔~~~~~(拉長音)」並不清楚,這年輕正妹問這問題的用意;也不了解,她這問題的下一步該是如何?或許以目前的思維模式,她有計劃目標,積極的要在三十歲前,順利把自己嫁掉吧?…這…除了當事者…真的…不得而知了?

 

身邊,不乏年過三十,依舊還選擇單身的人。套句友人超級熟女A所說的話︰「婚姻啊~不過一張紙~能保障我什麼樣的未來?」她們說,單身最大的好處,就是只要對自己負責!自由自在、隨心所欲!一人飽,全家飽!聽來也不是全無道理!

 

前陣子,日本流行【勝犬】和【敗犬】論調,這些熟女友人,莫不嗤之以鼻,說那是大日本沙文主義,鄙視女性的“污名化”名詞。

 

笑笑地,當下自己沒多作評論,謹是淡淡說︰「真是不公平啊!~這社會!男生年過三十不結婚,大家會說他忙於事業,專心工作,以至於蹉跎了青春,紛紛投以憐憫的眼光!反之,若是女人年過三十未婚,街坊鄰居、親朋好友、同事長官,莫不私私竊語,閒話滿天,蚩言蜚語接踵而來!甚至會說那個女人一定哪裡哪裡有問題……」

 

「唉~對啊~超不公平~不過…姑且不論婚姻對於當事者的價值,以投資報酬率來說,一直以來我都在送紅包,一直遭受紅色炸彈轟炸,不結個婚反炸回來,真的有點不划算!我看我來個“假結婚、真詐財”好了!隨便找的男生,叫他陪我演個一天戲!小茹~妳幫我設計美美的喜帖要不要?哈~哈~哈~」熟女開心的說。

 

「(驚)…呃…這個…妳…當真???」被她突如其來的話,給嚇了一跳。

「哈!哈!哈!跟妳鬧著玩!開玩笑的啦…」

「唉…當個獨立的女人…真的…辛苦啊……」她說。

 

「唉………」MSN這頭,與這熟女A,同聲嘆了口大氣。

「…唉… “紅色炸彈”,威力不容小覷啊!不管是炸人的炸彈客,還是被炸的無辜路人,只要炸彈飛過來,通通遭殃,運氣好的躲掉,留著半條命歹活!運氣差的,這輩子都有陰影啦!!」語重心長的我說了。

 

原本,九月有著兩攤,連續密集發生的婚宴。如今,一攤如火如荼繼續延燒著,另一攤似乎陷入僵局,即將不了了之…悲劇收場…

 

「…嗚…小茹…九月…我…不辦婚禮了…!」加班時刻,Msn這頭,這個妹妹急速說著。

「啊???」

「啥?什麼???!!」晚上九點,被她Msn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震攝了半晌。

「…就…我男朋友他家裡…很機車啊!!!」

「…搞得大家很不愉快啊!」

「…啊?怎麼會?」我說。

「我爸媽現在都很生氣啊!說不結了!」她說。

「我媽說,他家裡根本沒有誠意要談結婚的事情,那~就不要辦了!!!」

「哇咧!不會吧!」我說。

「…我跟妳說!他家人真的很惡劣!!」

「他們想要這個、那個、怎樣怎樣的一堆,我爸媽怕我以後嫁過去被欺負,一開始什麼都答應他們!他們說要傳統的結婚儀式,我們二話不說,就照辦!」

「然後?發生了什麼事情?…」我說。

「但是後來,我們發現,他爸媽根本就沒有誠意,連來我們家吃飯,邊吃邊談一下細節都沒有過!」

「拖拖拉拉的拖半天後,我們這邊都照他們的意思了!現在他爸又說,如果要叫他找媒人來我們家提親,他要開條件!」

「那條件很離譜,我爸就叫我不要結了!去把小孩拿掉!」她憤憤地說。

「連我媽也說不要辦了!沒誠意不要辦了!」

「…啊…天啊…這樣很難堪了…」我說。

「對呀!!大家都說他爸就是故意刁難的,很明顯不喜歡我!覺得我不夠格當他們家的媳婦!」

「…故意?…刁難?…這滿扯的…真的…滿扯的…」

「而且還要談條件,我們是女方,都沒有說要什麼了!聘金!什麼禮的我都可以省略了,還要我們拿錢出來辦!」

「好扯!…」

「我同事說,他爸就吃定我有了小孩,一定沒話好說,不能不嫁、也不能拒絕,就大敲我們一筆!問題是,我家沒什麼錢啊,我爸媽就我在養,哪來的一大筆錢啊?」

「唉…」開始回憶著自己記憶中,螢幕的那頭的這個妹妹,當初相識時她十八歲,天真清純的模樣。

X的~擺明了就欺負我們,也不尊重我們家人!氣死了!(髒話一段,以下略。)」她越說越激動,光看文字,可感受她敲鍵盤時是何等的情緒激昂。

「這樣子就算妳真的嫁過去了,妳應該也會被欺負,沒什麼好日子過吧…」語重心長的我說了。

「對啊!他們就說我嫁妝要多少多少,不要兩手空空的,然後什麼以後我賺的錢,一毛都不能少拿的要給他們,當我賺錢的奴才嗎?我爸媽以後誰養?X~~~我真的很生氣啊!~」

「真的欺人太甚了,妳好好想清楚,這個狀況下,妳要怎麼決定,決定權在妳,不是別人!」

「…唉…我原本歡歡喜喜的打算結婚,現在搞成這樣,大家都扯破臉了,這下,可是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處理!」

「…唉………」我又嘆了口氣。

「那…妳現在打算怎麼做?」我問。

「我爸說,這禮拜去把小孩拿掉,餐廳退掉、餅也退掉!婚紗不要去拿了,拿回來佔個位置,看了也生氣!混蛋!王八的一家人!(又是髒話一段,以下略。)」

「…唉…說真的…我不知道…該說什麼話…來…安慰妳…」一時之間,我語塞。

「小茹!最離譜的是什麼!妳知道嗎!婚紗跟禮服的所有錢~是我刷卡的!!!花了我好幾個月的薪水!混蛋~~~(髒話又一段,以下再略。)」

「……………」這下,自己真的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陪著她恣意謾罵近30分鐘後,她說她發洩完了,好累,要休息了,Msn一秒失去蹤影,離線去了。被她這麼慘烈的情緒影響,自己倉促的收拾了家當,下班回家。

 

望著櫥櫃中原本已準備好要送她的禮品及特別設計好的喜帖樣板…這下,它們沒機會出場了…

 

「呃~妳在幹麻?」

「…喔…作作稿子,緩和一下心情啊!」

「…緩和心情?妳那個朋友婚沒結成,妳還在跟著難過喔?」這男人開口說。

「對啊!喜帖都設計好了,沒機會用到!好浪費!我就想說,好歹拿來改一改、弄一弄,看看有沒有其他的用途啊?」

「其他的用途?妳要幹麻??」

 

 

「………………」(瞬間,我陷入了沉思。)

「哇!哈!哈!哈!~我剛剛想到啊~我乾脆拿來改成我老闆的喜帖算了!反正他們都還沒結婚,公司裡突然出現他們的喜帖,大家也不以為意!再弄盒詭異過期的喜餅去公司,放在那公共印表機旁的桌上,貼上斗大的“○○文定的餅,請大家分享他們的喜悅”!我跟你說喔,百分之百,不到半天,就會被大家分食而盡,然後大家都會食物中毒,通通掛急診!~身體的疼痛,會換來心靈深沉的恨念,最後就不只我一個人想暗殺老闆了,他被暗殺的機會,就大大的提昇!哈~哈~哈~哈~你不覺得我真的是天才嗎?」

 

 

 

「………………………」這男人肩膀垂了半邊,無言。

「唉~我看~妳真正想弄的是告別式吧!哪國的喜帖是白色啊???什麼喜帖不喜帖的?當我色盲嗎???」

「………………………」

「告別式?不要啦,那太狠毒了!我看起來像是那麼惡毒的員工嗎?當然要辦喜事!要辦喜事啊!風風光光的辦喜事啊~更何況,一時之間,去哪裡生這麼多條毛巾來給那些討厭他的職員們?然後叫他們由笑轉哭啊???」

「………………………………」

「我想…哪天妳那幾個機車老闆真的壽終正寢了,妳絕對可以升任他們治喪總部的超級總幹事,真的,妳有那樣的才華!」



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