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自然之理~莊子寓言說明

道家自然之理~莊子寓言說明

    最佳解答

    • 發問者自選

    回答者:

    擅長領域:

    回答時間:

    孤帆 ( 大師 2 級 )
    生態 | 中國文學
    2007-11-10 21:17:10
     

    在道家有一套最為人所熟知的觀念就是清淨無為,順應自然,所以一般人以為道家所主張的是一套消極的避世觀,要別人什麼都不做,一切自然就好。同樣的,莊子認為命,為「自然之命」〈天運〉,正如「死生,命也,其有夜旦之常,天也」〈大宗師〉。生命是屬於自然的,其中的生死,自然也遵造著天道來流轉。而人的一生,正受到這種「命」的無形影響,就如「不知吾所以然而然』命也」〈達生〉。莊子認為人雖然可以改變命運,但卻不能瞭解生命本質的變化及事情因果之間的關係,也就是人不能隨意改變自己的命運,正如「日夜相代乎前,而知不能規乎其始者也」〈德充府〉,意思是天命的流行就像日夜的流轉更替一樣,有著自然的規律,而不是用智就能規範他的運轉。因為命是自有他的天道準則的,所以天運篇上對人的先天有說:「性不可易,命不可變」,像「子之愛親,命也,不可解於心」〈人間世〉。有些事是天生就註定好的,無法改變。而「知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唯有德者能之」〈德充府〉就是要人盡人事,聽天命。在不可奈何之下,才安之若命。既然天命的運轉不是我們能掌握的,那我們只好盡自己的努力,其他的就憑上天的安排。下面以《應帝王》篇寓言來說明莊子對道家自然之道

    《應帝王》 

    鄭有神巫曰季鹹,知人之死生存亡、禍褔壽夭,期以歲、月、旬、日,若神。鄭人見之,皆棄而走。列子見之而心醉。歸,以告壺子,曰:「始,吾以夫子之道為至矣,則又有至焉者矣。」壺子曰:「吾與汝,既其文,未既其實,而固得道與?眾雌而無雄,而又奚卵焉?而以道與世亢,必信夫,故使人得而相汝。嘗試與來,以予示之。」

    明日,列子與之見壺子。出而謂列子曰:「嘻!子之先生死矣!弗活矣!不以旬數矣!吾見怪焉!吾見濕灰焉。」列子入,泣涕沾襟以告壺子。壺子曰:「鄉吾示之以地文,萌乎不震不正。是殆見吾杜德機也。嘗又與來。」

    明日,又與之見壺子。出而謂列子曰:「幸矣!子之先生遇我也!有瘳矣!全然有生矣!吾見其杜權矣!」列子入,以告壺子。壺子曰:「鄉吾示之以天壤,名實不入,而機發於踵。是殆見吾善者機也。嘗又與來。」

    明日,又與之見壺子。出而謂列子曰:「子之先生不齊,吾無得而相焉。試齊,且復相之。」列子入,以告壺子。壺子曰:「吾鄉示之以太沖莫勝,是殆見吾衡氣機也。鮑桓之審為淵,止水之審為淵,流水之審為淵。淵有九名,此處三焉。嘗又與來。」

    明日,又與之見壺子。立未定,自失而走。壺子曰:「追之。」列子追之不及。反,以報壺子曰:「已滅矣,已失矣,吾弗及已。」壼子曰:「鄉吾示之以未始出吾宗。吾與之虛而委蛇,不知其誰何,因以為弟靡,因以為波流,故逃也。」

     

    這是莊子在應帝王篇上所說的一個故事,說鄭國有一個叫季鹹的巫,替人看像能知道別人的生死存亡禍福。列子看到了就很心醉,回去告訴老師壺子,壺子聽到了就罵他自認為已得到了道的真實,並引外道來何自己的道對抗。罵完就叫列子去請季鹹來給自己看相,於是列子將神巫請至。壺子先把大地上一種枯寂之象給巫看,神巫便以為他快要死了。第二天又把他履足天壤,無名的生機從根本中透露的榮象給巫看,神巫便又說他有生氣了。第三天壺子又把一己隨順太虛變化之道給巫看,於是神巫眼前出現了各種深淵的變化,時而有巨魚翻波,時而則一泓死水,時而又是奔流湍急,還沒看完,便認定壺子的精神太恍惚,這樣的向太難看。臨離開時,吩咐列子待壺子心緒寧靜後再通知他來看。但第四天再來時,神巫還沒站定,便吃驚的逃跑,列子追也追不及。原來這日的壺子,變的出奇的平靜,心無宗相直似不知有看相這回事。壺子對列子說:「我心中了無利害、禍福、貴賤、壽夭等意念的牽掛,我只有虛的迎納,就像草的隨風,波的逐流這令那從沒看過這種相的巫,在迷惘間不辯誰是真正的相者,一驚之下。連忙拔足就走由以上這則寓言,可知莊子不贊成將自己的命運交給別人來擺佈。受上天的作弄也就罷了,如果連別人都要來操作自己的命運,那實在太可憐。

     

    參考資料 自行整理~參考http://club.ntu.edu.tw/~davidhsu/New-Lao-Chuang-Lecture/CHUANG/discuss_n/report/chuang_discusspaper162.htm

    留言已經關閉.